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一代圣君最新章节 - 第二十四章 鬼迷心窍

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二十四章 鬼迷心窍

作者:阿极要变白书名:红楼之一代圣君类别:玄幻小说
    建元帝虽没能从玉真道人这里得到更多,但也试探出了不少,心中也安定不少,要说他对仙人没有忌惮那是不可能的。

    既然鱼与熊掌不可得兼,那么对他这个帝王而言,长生与皇权两者,还是后者更靠谱一些。

    更甚者玉真道人的遭遇也让建元帝很是清醒,连自家老祖宗说最有仙缘的小叔父都折腾了这么些年,可见这长生根本不是好求的。

    所以建元帝先前的话多半只是试探,这点怕是小叔父也心知肚明,要不然不会轻易把那些不该普通人知道的关窍告诉自己,就是怕是真的心生妄念,徒劳伤神不说,也会祸害了天下。

    有了这点作为前提,建元帝诡异地心情变好了,只是瞧着眼前还沉浸在求道无门的小叔父,建元帝悄悄把嘴角的笑意给抚平,生怕刺激了对方。

    玉真道人当然不知道建元帝竟然有这样的想法,要是知道了怕是要忍不住下手了。

    东宫

    万氏急匆匆的跑到了太子妃的寝宫,连衣服都没有换,一路上让人侧目。只是最近一段时间,万氏在东宫作威作福,着实威慑了不少人,所以也没人敢在万氏面前说什么,只是瞧着万氏离开的背影,难免有人私下里嘀咕。

    万氏可一点也不在意那些在她看来无关紧要的人,她此刻心中十分忐忑,说到底,那马道婆把她赶了出来,只能说她这次其实是无功而返了,所以当务之急是如何哄好太子妃,不然的话,恐怕等不到太子妃出事,太子妃先把她给处置了。

    让万氏惊讶的是,她见了太子妃之后,发现太子妃丝毫看不出先前她离开时的疯狂模样,平静了许多,但这并没有让万氏安心,万氏身为太子妃的奶娘,如何不了解太子妃,太子妃如今越是表现的冷静,越是不正常。

    万氏战战兢兢地把自己与马道婆的对话都一一托盘而出,不敢有一丝隐瞒,但为了自己的处境着想,万氏话里话外对马道婆没什么好话。

    太子妃在听到马道婆似乎有办法解决是,紧握着的手松了松,但听到万氏好似惹怒了马道婆,看向万氏的眼神里带着刀子般。

    太子妃其实对那马道婆的说辞有些将信将疑,但她眼下已经没有了选择,厉声问道:“那马道婆在那?”

    万氏闻言一愣,但不敢耽搁,连忙说道:“启禀主子,那马道婆在京城一家八卦观栖身。”

    太子妃想了许久,才下了决定,道:“你去本宫娘家,找本宫的祖母,让她想办法带马道婆入宫,本宫要见这个马道婆一面!”

    万氏一听,便有些迟疑地问道:“主子,这不太好吧!那马道婆谁知道是不是胡说八道呢?”

    太子妃看着万氏忍不住运气,怒道:“那你以为普通人能为本宫求来一个子嗣吗?”

    太子妃本以为自己此生再无生下儿子的机会,所以一直装作贤惠大度,对东宫的侧妃庶子也避其锋芒,可太子妃终究是忍不了了。

    在从心腹那里得知那马道婆手中还有这等秘术之时,太子妃心动了。让太子妃欣喜的是,才用了那秘术,效果就立竿见影。

    那次太子妃为了保证生下嫡子,甚至不顾脸面与忌讳,给太子用了那种上不得台面的药,让太子对她彻底厌恶了,如今即使怀了嫡子也被太子冷眼相待,太子妃就知道肚子这个孩子是她唯一的指望,若是这一胎出什么问题,太子对她如此厌恶的情况下,她几乎没可能再有一个儿子了,这如何能让太子妃心甘呢?

    如今太子妃已然不愿意顾忌这么多了,她指着万氏喊道:“还不去?要本宫请你吗?”

    万氏被吓得一个哆嗦,不敢违逆,连忙应道:“是,主子,奴婢这就去!”

    万氏此时也不敢耍什么心眼子,连忙又拿着出宫令牌到了太子妃娘家,找太子妃的祖母帮忙。

    太子妃祖母身为首辅夫人,这么些年也算是受人尊重,身上自有一番威仪,让万氏不禁想到当初在府中时,对首辅夫人手段的惧怕。

    即使如今与太子妃入了宫,万氏对首辅夫人骨子里的惧怕不是这么容易消除的。

    万氏如同往日一般,给首辅夫人行了一礼,说道:“奴婢是奉命来找老夫人您帮忙的,太子妃如今身子大了,心里有些担心,听说宫外有一个婆子还算精通医术,便让奴婢找来,想请老夫人您想想办法,把那婆子送进宫里,给太子妃瞧一瞧,您也知道,这宫里的太医有些地方还是不太方便。”

    万氏没有说清楚真相,她当然清楚这等用所谓秘术求子最为人所忌讳,昔年还有巫蛊之祸,那马道婆的手段与以往听过的巫蛊之祸中还要诡异些,因此当时太子妃与万氏用那秘术实际上是瞒着所有人的,所以太子妃对万氏唯一一个知情的人才会这么倚重。

    万氏早就得了太子妃的嘱咐,不准告诉任何人此事,包括太子妃的娘家人。

    万氏也知道,这位老夫人十分精明,太子妃就是由她教养长大的,所以早先与马道婆接触时,也只说那马道婆医术还算不错,对妇道人家的病症有几分精到之处。

    所幸马道婆平日里并不会把那些法术秘术之类的宣之于口,毕竟马道婆平日里干的都是那种替别人扎小人,做邪法的事情。

    其他用过马道婆的人也不会把自己算计别人的事情说出口,导致这位老夫人还真以为马道婆是个对医术还算精通的人。

    其实也就是这位老夫人年老事高,只一心在内宅里修养,对外界的消息知晓的不多,不然的话,马道婆这种人如何能瞒过老夫人的眼睛?

    老夫人显然对宫里的孙女十分担心,忙问道:“不知太子妃是哪里不适?这宫里的太医都没有说法吗?”

    万氏赔笑着说道:“老夫人莫要着急,主子她有些病症也不好与别人知晓,再加上原先听说过这马道婆的名声,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便想着召马道婆入宫瞧着,免得出了什么事故。”

    首辅夫人不是一点东西也不知道的,难免觉得自家孙女这行为有些蹊跷。

    再加之首辅夫人本就是要强的性子,对仆下算不得十分宽仁,因此即使万氏已经是进了宫,言辞还是有些不客气地道:“这什么马道婆不是你从哪寻摸的鸡鸣狗盗之辈吧!你可别觉得太子妃身子重了,就敢欺瞒主子?”

    万氏一听觉得脸面上火辣辣的,心里暗骂一声‘老虞婆’,面上却只能陪着笑说道:“奴婢是瞧着主子长大的,哪敢在这个关头弄鬼?那马道婆在大户人家里还有些名声,老夫人尽避派人打听打听,再说主子好歹在宫中,怀着皇上的嫡孙,哪里需要马道婆一个婆子操心,还不是奴婢见主子忧心,便想着安安主子的心吗?”

    首辅夫人微微点了点头,道:“这才是正经话,太子妃年纪轻不懂事,你也不能不知道事理,那马道婆进宫便进宫吧,即使有些名声也比不过宫中太医,不过若是能让太子妃安心也是好的。”

    说着首辅夫人打发了身边的老嬷嬷,说道:“你去找那个马道婆过来,让老身过一过眼,不然老身可不放心!”

    万氏一听急了,连忙说道:“老夫人啊,这太子妃在宫里急着等人呢?”万氏可真的不想让首辅夫人见马道婆,她实在不太放心那马道婆,担心露出了马脚。

    首辅夫人一听,忍不住怒目而视,道:“怎么,难道你还真弄鬼了?”

    万氏连忙喊冤枉,面上看不出一丝破绽,首辅夫人紧紧盯着万氏的表情,没发现什么才勉强说道:“既然太子妃急着见,老身便不见了,到时那马道婆便以府上的名义送到东宫,你回去吧!”

    万氏听了心里松了口气,面上也笑道:“既然如此,那奴婢也不多留了,宫里太子妃还等着奴婢复命呢!”

    很快万氏便跟着人离开了,身后首辅夫人眯着眼问心腹,“你说太子妃为何忽然要找这个马道婆?难道真像万氏说的那样?”

    身边心腹心里觉得自家老夫人管的有些太宽了,那万氏好歹是代表着太子妃,自家老夫人还这么不客气,可真的不给人面子啊!

    但面上不显恭维道:“太子妃最是孝顺您了,怎会瞒着您呢?奴婢瞧着,太子妃是不忍劳动您进宫,才这么做的!”

    老夫人一听,脸色也舒缓了很多,道:“唉,太子妃是老身教养的,老身也舍不得太子妃,只可惜老身这把老骨头,没法进宫看望太子妃。”

    说到这老夫人想起了一贯看不上的儿媳妇,冷声哼道:“在这个节骨眼上,钱氏那个上不得台面的还与太子妃置气,也不说经常探望一下太子妃,这哪是做母亲的?幸好老身没把太子妃留在她跟前教养,养的一身小家子气!”

    心腹听到这话眼观鼻口观心的装作听不到,心腹当然清楚太子妃的母亲这个儿媳妇当得可不好受,不过她是老夫人的心腹,自然不会给太子妃母亲抱屈。

    在首辅夫人的安排下,马道婆这里终于给安排入了东宫。且不说马道婆心里如何忐忑,在见到太子妃的那一刻起,马道婆心中把所谓的不安抛在脑后,反而心里的贪婪之心慢慢升起,甚至是有了野望。

    马道婆会的法术不过是半吊子,但不妨碍马道婆知道一些事情,比如这大周的开国太祖便是一位白日飞升的仙人。这点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算是少了,但凡修道者中,只要有传承的都有风闻。

    而马道婆的师傅便猜测过,是不是那位开国太祖是不是借助了龙气修炼,才有了飞升成仙的好事。只是这种猜测更多人都觉得是无稽之谈,毕竟修道者都知道,龙气对一般修道者不但无益,还有害处,据说当年太祖迫不及待的诈死退位就是为此,果然之后没多少年,太祖的修为蹭蹭往上升,后来也得道飞升。

    当然这与马道婆没什么关系,谁都知道,这世间的修道者的路都被堵上了,在凡间修行都不易,更别奢求得道飞升了。

    马道婆其实是想的另外一个途径,如今修道者中一类人是被朝廷承认的,虽修为几乎不得寸进,但仰仗着王朝气运也能长寿无忧,富贵也唾手可得。

    马道婆只是野路子,不如朝廷册封的道观佛寺出来的弟子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没有这样的途径攀上皇室,如今眼前的太子妃却让马道婆眼前一亮。当然此时的马道婆到底还是有些年轻,见识的不多,又被富贵蒙住了眼睛,要是再让马道婆多活几年,她就知道师傅说的皇室最好不要沾染这话,是有血的教训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马道婆心中有了野心,对太子妃自然热情了不少。一见太子妃,便把自己研究了一段时间的一个办法说了出来。

    “说来也是道婆有眼不识泰山,竟不知求子的贵人是您,要是早知道,贵人这胎也不会这样的岔子,幸好还能补救,不过…”马道婆突然迟疑道。

    太子妃已经忍不住了,连忙问道:“不过什么,道婆您不管需要什么,本宫都可以给!”

    “诶,”马道婆故作无奈的说道:“能为太子妃效力,是道婆的福分,道婆哪敢收,只是道婆这个法子略,有些麻烦,若是太子妃同意,道婆自然会为太子妃您做法,若是您不愿意的话,道婆只能劝您,早点想办法把这胎儿流了,不然拖久了对太子妃没有丝毫益处。”

    太子妃连忙说道:“本宫选救这个孩子,道婆有什么办法,您快说?”

    马道婆叹了口气,道:“既然太子妃说了,道婆也不瞒您,说实话,此乃道婆师门的禁术,若非为了太子妃您这等尊贵人,道婆也不会拿出来。”

    说到这马道婆左右瞧了瞧,太子妃见了指挥万氏,“你去门口守着!”

    万氏满脸不愿,她可不愿在马道婆跟前丢脸,马道婆见了,嘿嘿一笑,道:“不用劳烦万夫人了,道婆自有办法。”

    说着马道婆从袖中拿出了一道与那日万氏走后一模一样的黄符,嘴里念念有词,忽然,那黄符无风自燃,端的神异。

    目睹这一幕的太子妃与万氏目瞪口呆,马道婆得意的笑了笑,只是心里也有些肉痛,这样的黄符师傅只留给她了五枚,包括刚才用的已经用了两枚,只剩下三枚,不过如今也算是物尽其用了。马道婆安慰自己。

    太子妃见此对马道婆更是信服,马道婆这才神神秘秘地在太子妃耳边说了一番话。

    太子妃眼神里明明灭灭,终于下定了决心,对马道婆道:“麻烦道婆先布置一番了,您需要的东西,本宫会尽快让人准备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