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掌欢最新章节 - 第518章 酒肆的人

掌欢 第518章 酒肆的人

作者:冬天的柳叶书名:掌欢类别:玄幻小说
    雷大都督这话不是随便说的。

    在统管禁卫军三大营之前他管过卫所,卫所士卒逃亡是常有的,甚至是大规模逃亡。

    在他看来,两百追兵不见回来显然是跑了啊,总不能是迷路了。

    永安帝听了这老实的回答,语气微妙:“凭经验?”

    雷大都督心头一凛,忙道:“只是微臣大胆猜测……”

    永安帝揉了揉眉心,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守城的人跟着蒙混出城的人跑了,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所有叛逃之人,家人统统推到菜市口斩首示众。”

    冷冰冰的话说出,兵部尚书虽早有心理准备,此刻还是浑身发寒,双腿发软。

    永安帝目光凉凉落在杜尚书面上:“杜宁,再闹出这样的乱子,你这个兵部尚书就不要干了。”

    杜尚书伏地,颤声应诺。

    永安帝看向雷大都督:“雷鸣,你速调集骑兵把骆驰那个逆臣给朕追回来!”

    雷鸣刚要应诺,永安帝冷冷道:“或是就地解决,总之不能让那个逆臣逍遥在外,他的女儿也不能放过。”

    “臣领旨。”雷鸣准备退下时想起了苏曜,“皇上,苏状元——”

    永安帝眉头一皱,不耐烦道:“带走。既然哑了,翰林院就不必去了。”

    一个朝廷命官被个小泵娘抢到府上当面首,别说成了哑巴,就算好好的他都懒得再瞧见。

    三年出一个状元郎,以为他缺状元用吗?

    一名内侍随着雷大都督出来,向苏曜传达了圣谕。

    苏曜白着脸听内侍说完,眼前阵阵发黑。

    这样的结果虽早在预料之中,可真的从内侍口中听到,不甘与痛苦的情绪还是如恶兽啃噬着他的血肉。

    那种疼痛又说不出口的感觉,足以逼疯一个人。

    苏曜失魂落魄走出了皇城。

    天已经大亮了,整座京城从沉睡中苏醒,重新变得热闹。

    石焱站在院中,伸了伸懒腰。

    春日的清晨总是透着美好。阳光是明媚的,鸟儿在枝头唧唧喳喳叫,风吹到身上凉爽又惬意。

    “石三哥。”少年软糯的声音响起。

    石焱低头,对负雪呵呵一笑:“负雪也起了啊,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负雪递过一封信:“姑娘昨天交给我这个,说如果今早大都督府没人过来,就要我把它交给你。”

    石焱接过来,嘀咕着:“姑娘昨天白日不是还来过酒肆,怎么不直接交给我呢?”

    负雪想了想,很认真猜测:“是不是怕石三哥偷看?”

    抽出信正准备看的小侍卫手一顿,嘴角猛抽:“负雪啊,你石三哥是这种人吗?”

    负雪眨眨眼,体贴没点头。

    快速把信看完,石焱犹如泥塑,久久没有反应。

    石燚走出来,看到呆若木鸡的兄长暗暗皱眉。

    三哥大清早的怎么就开始犯傻?

    听到脚步声,石焱如梦初醒,扑过来拽住石燚手腕:“四弟,出大事了!”

    负雪睁大眼睛,被石焱这突然的举动弄愣了。

    “什么事?”石燚看起来还算镇定。

    “你看!”石焱把信递过去,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大男人,此刻手却微微颤抖。

    石燚接过信看完,平静的神色转为凝重,转身就往外走。

    石焱一把拉住他:“四弟,你去哪儿?”

    “去大都督府!”

    石焱松开手:“那你快去打听一下情况,我们在这等你。”

    石燚把信塞给兄长,快步离去。

    石焱捏着信,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信上骆姑娘说如果顺利,他们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京城了,让他与四弟照顾好留在酒肆的人。

    骆姑娘一家就这么反了?

    还连夜逃离京城?

    还把他和四弟甩下了?

    小侍卫突然觉得十分委屈。

    负雪见石焱神色变换不停,小心翼翼问:“石三哥,出什么事了吗?”

    石焱回神,看了少年一眼。

    哦,这倒霉孩子也是一起被甩下的。

    “负雪,前日你不是带着大白回了一趟大都督府,有什么异常吗?”

    “异常?”负雪想了想,有些伤心问,“姑娘把明烛哥哥他们都送回了公主府,算是异常吗?”

    石焱一拍大腿:“当然算啊!”

    负雪轻声提醒:“可石三哥不是知道么,当时听了还很高兴呢。”

    石焱:“……”

    能不高兴么,当时他以为骆姑娘为了主子改邪归正了,主子回来发现骆姑娘身边清净了该多快活啊。

    现在好了,骆姑娘遇到这么大的事都没对他们兄弟提前透露半个字,可见是把他们当外人。

    把他们当外人,不就是把主子当外人嘛。

    看来主子在骆姑娘心中的地位还没秀姑高呢。

    想到秀姑做的一手好菜,石焱默了默。

    理智来说,他竟然有点理解骆姑娘的选择……

    “石三哥,到底出什么事了?”负雪虽单纯,却不傻,石焱的反应令他惴惴不安。

    石焱叹口气,把信上的内容简单说了说。

    负雪脸色苍白,快要哭出来:“姑娘不要我了?”

    这时急切的脚步声传来,是石燚去而复返。

    “如何?”石焱忙问。

    石燚一脸严肃:“还没到大都督府就听外头的人议论了。骆大都督带着家眷半夜出城,雷大都督率兵去追了……”

    石焱越听脸色越难看:“不行,我要给主子传信!”

    大堂的方向突然传来女掌柜的喊声:“你们这是干什么?”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快步赶去大堂。

    酒肆大门被踹开,一队官兵涌了进来,领头官差喝道:“把酒肆里的人都带走!”

    女掌柜起来后就在整理账册,尚不清楚外头发生了什么事,见官差气势汹汹,好脾气提醒道:“差爷,咱们酒肆是骆姑娘的。”

    领头官差冷笑:“叛臣之女开的酒肆,爷当然知道!来人,先把这掌柜的抓起来。”

    一道冷冷声音传来:“把谁抓起来?”

    领头官差闻声望去,就见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咦,兄弟咱们见过啊。”石焱盯着领头官差,挑了挑眉。

    领头官差认出石焱兄弟的身份,立刻转了态度:“咱们奉命来酒肆抓人,还望石兄行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