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掌欢最新章节 - 第516章 恩

掌欢 第516章 恩

作者:冬天的柳叶书名:掌欢类别:玄幻小说
    骆大都督眨眨眼,干咳一声:“为父当了这么多年的锦麟卫指挥使,自是知道不少隐秘。笙儿是怎么知道朱雀卫的?”

    骆笙眉梢微扬。

    这是不想对她透露了。

    她不是强人所难的人,特别是这个人是她现在的父亲。

    骆笙很快回道:“因为弟弟知道的。”

    骆大都督脸色顿变,猛烈咳嗽起来。

    骆笙倒了一杯茶递过去:“父亲喝口茶缓缓。”

    骆大都督接过来咕咚咕咚把一杯茶水饮尽,却没尝出半点滋味。

    此时的他,内心受到极大震动。

    什么叫因为弟弟知道的朱雀卫?笙儿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缓了好一会儿,骆大都督目不转睛盯着骆笙:“笙儿啊,你是因为辰儿知道的朱雀卫?”

    骆笙淡然颔首:“朱雀卫统领找上了弟弟,说他是镇南王幼子——”

    骆大都督腾地站了起来。

    “父亲?”

    骆大都督缓缓坐下,忍住心中的惊涛骇浪,板着脸道:“笙儿,你们年少单纯,莫要被乱七八糟的人骗了。这种胡话你也信?辰儿若是镇南王幼子,京城镇南王府那孩子又是什么?”

    “是假的呗。”

    骆大都督:“……”

    好一会儿后,骆大都督才缓过来,正色道:“为父的意思是那都是瞎话,你不要信!”

    骆笙嘴角一抽。

    若不是她对镇南王府忒了解了,看骆大都督这么严肃险些信了。

    “可暗中相助的人就是朱雀卫。”

    骆大都督又想咳嗽了。

    骆笙接着道:“弟弟随舅舅他们南行,也没有回金沙,而是去了河阳。”

    “什么?”骆大都督只觉这短短一会儿工夫受到的冲击比深夜惊心动魄的逃亡还大。

    稳了稳神,骆大都督追问:“去河阳干什么?”

    “河阳是朱雀卫的藏身地,弟弟去接管了。”骆笙笑呵呵提议,“父亲,咱们南下就直接去找弟弟吧。”

    骆大都督神情瞬间扭曲了一下,对着女儿还得和风细雨:“笙儿,现在不是去不去河阳的问题,哦,当然河阳必须要去,你弟弟在那呢。”

    这么一想,骆大都督又胸闷了。

    两个倒霉孩子这是先斩后奏啊,气死他了!

    冷静了一下,骆大都督皱眉问:“朱雀卫是怎么找上你弟弟的?”

    “弟弟整理旧物时弄破了一只拨浪鼓,发现里面有一块令牌,觉得有意思就随身带着了,然后被兴叔看到了——”

    “就是那个账房先生的叔叔?”

    骆笙点头:“兴叔正是朱雀卫统领,就认了出来,并拿出另一半令牌对证,两块令牌严丝合缝对上了。”

    骆大都督脸色不断变化,再维持不住平静。

    账房先生的叔叔是朱雀卫统领,笙儿的酒肆里都是什么人啊。

    “弟弟已经接受自己身世了。”

    骆笙平静一句话,打消了骆大都督想要继续否认的念头。

    他沉默许久,望着骆笙哑声问:“笙儿也接受了?”

    骆笙莞尔一笑:“无论身世怎么变,对我来说骆辰都是弟弟啊,所以父亲不必因为考虑这个否认。”

    骆大都督苦笑:“也不只是因为考虑这个,而是你弟弟的身世太过惊人——”

    “父亲,咱们现在这种处境,还要顾虑这个吗?”

    骆大都督一愣,反应过来。

    对啊,这么多年来,要把辰儿身世死死瞒住的念头深入骨髓,令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有否认。

    可现在本就逃出了京城,还有什么可顾忌呢?

    辰儿终究是镇南王的孩子,如果有认祖归宗的机会,他乐见其成。

    骆大都督长长叹了口气:“不错,辰儿确实是镇南王遗孤。”

    “那他为何会在咱家?父亲能给我讲讲吗?”

    看着眼中闪动着好奇的爱女,骆大都督心情说不出的复杂,思绪则回到了多年前:“当年为父奉皇命围杀镇南王府,受镇南王托孤救下他的幼子悄悄带回了家中。那时恰逢你母亲生产,便与你那早夭的弟弟以孪生子的名义留了下来。”

    骆笙听得心酸,忍不住问:“我那个弟弟——”

    骆大都督苦笑:“为父没有有儿子的福气,你弟弟胎里弱没有撑过去,你母亲也因为伤心太过走了……”

    骆笙轻声安慰:“父亲还有我们啊。”

    今日挑明之后,骆辰从此成了镇南王幼子宝儿。

    那她就永远做骆姑娘吧。

    骆大都督抬手揉了揉骆笙的头:“是,为父还有你们。”

    骆笙等骆大都督缓过情绪,问道:“父亲为何冒着天大的风险接受镇南王托孤?”

    这是她发现骆辰就是宝儿的秘密后一直想要知道的。

    骆大都督沉默片刻,开口道:“有一年为父南行办事,遇到了你母亲……你母亲出阁时为父亲自去金沙迎亲,途径南阳时她突感身体不适,只好在南阳住下。没想到你母亲的病越来越重,短短数日竟到了性命垂危的地步。为父重金请来方圆百里的名医诊治,却丝毫不见起色……”

    回想着那段短暂时光,骆大都督沉重之余又有些甜蜜:“后来为父听闻神医住在镇南王府,便悄悄去求镇南王。本想着以双方的身份镇南王不会轻易答应,没想到镇南王不但痛快答应,还在神医给你母亲诊断后提出需要罕有药材时慨然相赠。”

    骆大都督望着骆笙,语气严肃:“受人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镇南王曾经这般帮我,我却不得不领兵围杀他全家,能保下他的血脉也算是还了这段恩情……”

    骆笙静静听着,眼中藏了泪。

    原来骆姑娘的母亲曾在南阳小住,还有这段秘辛。

    仿佛冥冥中自有安排,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句话成了最美的语言。

    “父亲,咱们去河阳找弟弟吧。”把泪意压下去的少女笑着道。

    骆大都督笑了:“当然要去找辰儿,一家人总是分开像什么样儿。”

    大船在江上疾行,天快要亮了。

    此时的京城,发生在大都督府中的这场厮杀已经过了最惨烈的时候。

    扫了一眼遍地尸体,雷大都督冷声道:“给我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