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掌欢最新章节 - 第422章 大白于天下

掌欢 第422章 大白于天下

作者:冬天的柳叶书名:掌欢类别:玄幻小说
    守门婆子与喜嫂子面对面坐着聊八卦,正好是背对着的方向。

    而喜嫂子仿佛还沉浸在对男人无情的感慨中,眼见杨氏冲向院门口一时没有反应。

    还是守门婆子听到动静一扭头,猛地跳起来:“太太,你不能出去——”

    这时杨氏已经冲到了院门前,正用力拔下门栓。

    守门婆子眼前杨氏要跑出去,拔腿往院门口狂奔,却被后面一股大力撞了个趔趄。

    喜嫂子揉了揉发麻的鼻尖,拉了守门婆子一把:“哎呀,没事吧?”

    原来撞上来的正是喜嫂子。

    守门婆子这时哪顾得计较这个,甩开喜嫂子的手就追了出去:“太太,太太您赶紧回来啊——”

    眼见守门婆子追出门去,喜嫂子眼底飞快掠过得逞的笑意。

    让杨氏跑出去可是她这次来最重要的任务,只要顺利完成,后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微微松口气后,喜嫂子快步追出去,高声喊道:“太太,您不能乱跑啊,侯爷知道了可不得了——”

    巷子虽长,守门婆子这么一耽搁,杨氏已经跑到了街上。

    正是一日中最好的时候,街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突然从小巷跑出来一个妇人,登时吸引了无数目光。

    身后,是守门婆子与喜嫂子此起彼伏的呼喊声。

    脚步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快。

    那种急迫感逼得杨氏不得不拼尽全力,发疯般往长春侯府大门的方向跑。

    尽避理智近乎崩溃,杨氏却明白不能从后门进,要是那样等不了靠近就会被悄无声息拖回去,从此永不见天日,甚至没了性命。

    她不甘心啊!

    就算是死,也不能这么窝囊地死。

    只要一想她如华阳郡主那样死去,而那个薄情狠毒的男人再娶新妇继续过逍遥日子,她就恨得心头滴血。

    杨氏被困在那个破旧阴冷的宅子里太久了,一口气跑出来这么远力气渐渐用尽,腿一软险些栽倒。

    后面的人立刻拉近了距离

    杨氏觉得下一瞬就会被那只手抓住,把她拖回那条不见天日的巷子。

    这一刻,名为理智的那根弦终于崩断。

    杨氏放声高喊:“你们不要过来!我要去问问长春侯,当年掐死华阳郡主还不够,现在还要杀了我吗?”

    这话一出,犹如平地惊雷,在驻足瞧热闹的人群中炸响。

    长春侯?

    掐死华阳郡主?

    有年纪轻的问一旁大婶:“大婶,这疯婆子是谁啊?”

    大婶神秘一笑,掩饰不住得意:“这可不是疯婆子,这位原是长春侯的夫人,去年底犯了事被休了……”

    少年不耐烦听大婶后头唾沫横飞的长篇大论,忙问重点:“那华阳郡主又是什么人?”

    大婶更来劲头了:“华阳郡主是长春侯的原配夫人啊。”

    “原来这位是续弦啊。”少年看着被守门婆子追上后不停挣扎的杨氏,面露惊疑,“她怎么说长春侯掐死了华阳郡主——”

    大婶自诩消息灵通生出的得意转为了惊吓,音量不自觉拔高:“是呀,这是怎么回事,当年明明听说华阳郡主是病死的呀!”

    随着杨氏喊出那番惊心动魄的话,短短时间看热闹的人已经理清了来龙去脉,再看拼命把杨氏往巷子里拖的守门婆子与喜嫂子,眼神就不对了。

    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原本小老百姓惹不起高高在上的侯府,但长春侯府有点不一样。

    去年,骆姑娘扛着长春侯府大公子上门闹腾的情景他们还记着呢。

    还是去年,几个混混跑来长春侯府讨要赌债的情景他们也记着呢。

    也是去年,长春侯府遭了弹劾受到皇上责罚的事他们更记着呢。

    许是有关长春侯府一波接一波的热闹看多了,好像对高高在上的侯府没有那么害怕了……

    小老百姓也是有正义感的,也会出壮士的啊!

    一名汉子就高喊道:“住手!扁天化日之下,你们是要当街行凶不成?”

    拽着杨氏胳膊的守门婆子一愣,下意识去寻出声的人。

    喜嫂子本就出工不出力,也跟着看去。

    没看到人。

    好在汉子周围的人十分有默契后退一步,把汉子给显了出来。

    汉子:“……”这些人怎么这样呢!

    看都看到了,那就没法躲了。

    汉子干脆大步走过来,壮着胆子道:“你们把人放了,有什么话去官府说清楚。”

    守门婆子见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哪敢争论,当下加大力气去拉杨氏。

    喜嫂子啐了一口:“哪来的泥腿子,是不是灌了几口泔水就不认得东南西北了,侯府的闲事也敢多管!”

    众目睽睽之下,汉子伤了自尊登时忘了胆怯,喝道:“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侯府就能青天白日杀人放火吗?”

    汉子这么一喊,人群中顿时传来声声附和。

    喊喊又没事,反正枪打出头鸟。

    杨氏从这些声音中得到了鼓励,声嘶力竭喊着:“街坊们救我啊,长春侯杀了原配华阳郡主,如今还要杀我——”

    守门婆子忙捂住杨氏的嘴,急着催促:“喜嫂子,快帮我把她拉回去!”

    这时一队官差走来。

    “怎么回事儿?”领头官差冷着脸问道。

    守门婆子僵在当场,暗道完了。

    看热闹的人七嘴八舌,把来龙去脉说了。

    来的是西城兵马司的官差,正是去年当街抓住长春侯府家丁的那一队。

    领头官差也很无奈。

    他也不想次次与长春侯府过不去,奈何骆姑娘不答应啊!

    杨氏一见官差来了,用力挣脱守门婆子冲了过来:“差爷救命,长春侯杀人啦——”

    凄厉的喊声冲破云霄,传出老远。

    不过半日的工夫,京城上下就全都知道了:长春侯的发妻华阳郡主原来不是病死的,而是被长春侯掐死的!

    原因?

    还有别的原因吗,就是因为镇南王府出事了,长春侯怕被发妻连累呗。

    还记得当年事的人齐齐叹气。

    当年可不是这么说的,据说华阳郡主提出合离,长春侯府还不答应呢,说既然嫁进来了就是侯府的人,无论娘家怎样都不会变。

    为此还得了不少称赞。

    啧啧,真是黑心烂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