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掌欢最新章节 - 第415章 良人

掌欢 第415章 良人

作者:冬天的柳叶书名:掌欢类别:玄幻小说
    骆笙心情好,语气比平时要温柔:“王爷想吃什么?”

    “臊子面。”卫晗脱口而出。

    “那王爷等一等,臊子面做起来容易,用不了多久就好了。”

    走向厨房的时候,骆笙还在想:还以为开阳王会狮子大开口,没想到要求还挺低。

    卫晗望着消失在厨房门口的那道身影,却傻了眼。

    他刚刚说了什么?

    石焱蹭过来,一脸恨铁不成钢:“主子,骆姑娘让您随便点菜,您就点了一碗臊子面?”

    卫晗面无表情看了小侍卫一眼,心情沉甸甸的。

    这是一碗臊子面的损失么?

    他刚刚鼓起勇气,本来是要试探骆姑娘有没有当他媳妇的意思,可现在骆姑娘去给他做臊子面了,要是再提这个要求,会被骆姑娘当成得寸进尺吧?

    说不定还会把臊子面扣他脸上。

    “主子啊——”

    石焱还想再说,被卫晗一个字打发:“滚。”

    小侍卫翻着白眼走了。

    卫晗独自坐在石桌旁,颇有几分孤零零的感觉。

    很快令人垂涎的香味飘来。

    他转眸看向厨房的方向,心中盘旋着一个念头:一碗臊子面真的亏了,他刚刚怎么就顺口说出来了。

    不知目不转睛盯了多久,厨房门口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骆笙走过来,把托盘往石桌上一放。

    托盘上是两碗热气腾腾的臊子面。

    白而轻薄的面条,红汪汪的酸汤,上面浇了五花肉炒制的臊子,还撒着蛋皮、木耳丁等小料,一瞧就令人食指大动。

    卫晗抿了抿唇,心道两碗臊子面不够吃,似乎更亏了。

    骆笙坐下来,把一碗面摆到他面前,然后拿起了筷子。

    卫晗一愣。

    骆姑娘是要……和他一起吃?

    见卫晗傻愣着,骆笙有些不解:“王爷不吃么?”

    “吃。”卫晗回神,盯着那双握着筷子的素手,“骆姑娘也饿了?”

    以他对骆姑娘的了解,骆姑娘都是等到酒肆打烊才用饭。

    骆笙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黛眉微扬。

    开阳王这是心疼臊子面?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传来。

    卫晗余光扫了石焱一眼,忽然反应过来:骆姑娘要陪他一起吃饭。

    这般一想,登时满心欢喜。

    “骆姑娘。”

    骆笙静静等着下文。

    “以后我还想吃别的,可以点菜么?”

    骆笙从男人平静的外表下看到了那丝小心翼翼,微微颔首。

    开阳王虽然是卫家人,却帮了她很大忙,在她能做到的范围内提出的要求自然不会拒绝。

    “那……能不能骆姑娘下厨?”

    骆笙犹豫了一下,点头:“我有空闲的话可以。”

    卫晗扬唇笑了。

    每日都能见到骆姑娘,吃到骆姑娘做的菜,还有骆姑娘陪他一起吃。

    这般一想,似乎也不亏。

    心意还是要表明的,不过可以等一等。

    他今日提了这么多要求,再提这个,骆姑娘要是觉得他挟恩图报怎么办?

    “面该坨了,王爷抓紧吃吧。”

    卫晗也不再说,拿起筷子大口吃起来。

    柿子树旁,二人默默吃面。

    石焱看着这幅画面,呵呵笑了。

    随着太子被废的消息传遍,平南王府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之地。

    永安帝很快对亲近废太子的官员展开了清洗,或是降职、或是罢官,还有发配边疆的。

    比如苏曜那位替平南王府传话的上峰,就被贬出京城,从此再没在翰林院出现过。

    风光无限的新科状元苏曜在翰林院的处境一时尴尬起来。

    这位可是平南王府的女婿,将来还能有什么前程。

    啧啧,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可惜了这位年纪轻轻的状元郎了。

    就有人委婉劝苏曜退亲。

    苏曜听了这些劝,淡淡笑笑:“我与小郡主定亲在前,平南王府遇事在后,若是退亲岂不成了落井下石之人。这样的事,苏某不会做。”

    这些话一经传出,本来已经淡出人们视线的新科状元再次被人热议。

    状元郎不但有才有貌,还有如此人品,实在是难得啊。

    一时间,人们提到状元郎苏曜皆赞赏不已,据说连皇上听说了都流露出几分欣赏。

    消息传到平南王府,卫雯扑在床榻上痛哭一场,连日来蒙在心头的阴霾却散了大半。

    “郡主别哭了,以后您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贴身婢女劝道。

    卫雯擦了擦眼泪,轻叹口气:“希望能否极泰来,这样的日子真的受够了。”

    还好她运气没有那么糟,至少没有嫁错人。

    婢女双手合十,眼里也含着泪:“肯定会否极泰来,京城不知道多少小娘子羡慕郡主呢。”

    卫雯红着眼圈,露出连日来第一抹笑容。

    作为女子,还有什么比嫁一个良人更重要呢,上天对她到底没有那么残忍。

    卫雯那颗忐忑煎熬的心变得安定,越发殷勤侍奉双亲。

    父母若是撑不住,她就要守孝三年,这么长的时间亲事会不会有变故完全不敢想。

    很快平南王府小郡主至纯至孝的名声就传了出去,京中人提起来,都说状元郎苏曜与平南王府小郡主乃是天作之合的一对。

    有间酒肆的雅室中,盛二郎举杯敬苏曜:“苏二弟,我可真是佩服你,难怪从小到大家中长辈都让我们向你学着。”

    苏曜举杯碰了碰,淡淡道:“盛二哥这样说就让我惭愧了,我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换做别人也会如此。”

    盛二郎嗤笑:“苏二弟把人想得太好了。远的不说,姑父出事那段日子,看看与大表妹定亲的陶家是怎么做的。”

    苏曜笑笑。

    盛三郎捏着酒杯,欲言又止。

    外头都传平南王府小郡主至纯至孝,可他怎么觉得小郡主那次来酒肆闹事时是另一副面孔呢。

    要不要提醒苏二哥一声?

    盛三郎陷入了纠结。

    “橘子酒!”红豆把酒壶往酒桌上一放,撇着嘴出去了,一出门就与蔻儿咬起了耳朵。

    “也不知道那个苏曜有什么本事,迷倒了京城无数小娘子就罢了,居然还把表公子们迷得晕头转向。”

    盛三郎走出来,听到这话险些栽倒。

    谁被苏曜迷得晕头转向了,他是清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