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 -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云祯(1)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云祯(1)

作者:六月浩雪书名:家有悍妻怎么破类别:玄幻小说
    易安这次生产历经六个多时辰。虽然不能跟清舒比,但这个时间跟许多人比起来说算是比较快的。之前不管是太医还是辛嬷嬷等人都担心难产,没想会这般顺利。

    清舒陪产了这么长时间整个人都累得快虚脱了,现在母子平安她也不想再留了。只是现在天已经黑了宫门落锁,想出门必须得皇帝的旨意。

    皇帝这会心情极好,说道:“二妹,这次辛苦你了。”

    清舒笑着道:“皇后娘娘跟小皇子平平安安,再辛苦也值得。”

    皇帝点点头,就同意让她出宫了。

    到宫门口时正巧碰见过来探望的太后,清舒站在旁边福了一礼,不过太后此时看孙心切并没理会清舒。

    清舒也不担心她再闹幺蛾子,皇帝这会还在想闹也闹不起来。在这点上,皇上做得还挺好的。

    上了马车,清舒很没形象地靠在被褥上。

    红姑柔声说道:“太太,你若是累了就睡会吧!等到家我叫你。”

    清舒笑着说道:“离得又不远,我这刚眯眼就到家了……”

    顿了下,清舒着急地问道:“梦兰这孩子是不是还在宫中?”

    这一忙竟将梦兰给忘记了。

    红姑笑着说道:“没有,我瞧着皇后娘娘一时半会生不下来,上午就让梦兰姑娘回去了。”

    那孩子也是个老实的,就窝在屋里不敢出来生怕冲撞了人。

    “那就好。”

    红姑看清舒的神色,说道:“太太,这段时间你也累着了,如今皇后娘娘已经生产你也该好好休息下。”

    易安怀得这般艰难,又因为浮肿整个人都胖了一圈,不仅宫中就是外面许多人都说她这一胎会很艰难。清舒也非常担心,只是怕易安察觉影响到她的心情所以平日里装成很轻松的样子。

    “嗯,今晚可以睡个好觉。”

    福哥儿正在练字,听到她回来立即过来找她:“娘,是姨母生了吗?”

    可能是符景烯不在家的缘故,福哥儿再不像以前那般调皮,现在变得越来越懂事了。

    清舒笑着说道:“嗯,你姨母生了。”

    “是弟弟吗?”

    福哥儿是弟弟妹妹都喜欢的,只是之前他听红姑他们闲话知道易安这次怀的是个皇子所以才有此一问。

    清舒笑容满面道:“是弟弟,等洗三我带你进宫见他。”

    福哥儿很想去看这新出炉的弟弟,但他还是摇头道:“不行,明日要去私塾呢!娘,你与姨母说等我休沐的时候就去看弟弟。”

    清舒摸了下他的头,说道:“好,那等你放假再去。好了,你快去做功课,不然又要到很晚才睡。”

    符府内,聂胤、郁欢、姚梦兰以及林博远学习都很刻苦。受身边人的影响,福哥儿读书习武也从不懈怠。

    不得不说,好的氛围对孩子的成长很有利。

    泡澡的时候,芭蕉与清舒说道:“太太,傅先生今日带着姑娘住在傅家,明日再回来。”

    清舒笑着说道:“这丫头在傅府住上几天怕是要乐不思蜀了。”

    傅老爷子特别宠着窈窈,要星星不给月亮的那种。傅家其他人看她冰雪可爱也都顺着她,所以这丫头很喜欢呆在傅家。

    红姑笑眯眯地说道:“不会的,姑娘最黏的还是太太了。”

    清舒靠在浴桶,叹了一声:“老师说等敬泽大婚后想去福州一趟,到时候让窈窈跟着她一起去。”

    她是没时间去了,现在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连两孩子都顾不上。也幸好福哥儿很乖,不像小时候那般调皮,不然她估计撑不住了。

    “太太,以后肯定有时间的。”

    清舒摇头道:“除非辞了这差事,不然哪能请两三个月的假。我现在就希望他早日解决那些海贼回京来了。”

    红姑肯定地说道:“会的,咱家老爷才去福州多久就让那些海贼闻风丧胆。要不了两年,一定能将那些恶贼剿灭干净。”

    见清舒眯上了眼睛,红姑赶紧说道:“太太,还是别泡了,万一睡着了会着凉的。”

    起身以后清舒也没去睡,而是去福哥儿的书房内。

    看着他正认真地练着字,清舒走过去看。虽然福哥儿年岁并不大,但他的字写得很端正。

    写完一张大字,福哥儿才发现站在旁边的清舒:“娘,你累了就早些去休息啊!”

    清舒心里暖暖的,坐下后将他搂在怀里说道:“这段时间在学堂怎么样,可还好?”

    福哥儿被这样抱着有些不好意思,小脸都红扑扑的,但他也没推开清舒:“先生对我挺好的,就是师兄有些严厉。今日我回答错了一个问题,被他打了一个手板心。”

    清舒赶紧拿起他的两只手,还好,没红痕。

    福哥儿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娘,不疼的。”

    “娘又不是没被打过手板心,还能知道疼不疼。”

    福哥儿非常惊讶地问道:“娘,我听许阿婆婆说娘你小时候非常的优秀,为什么阿婆还会打你手板心。”

    “总有出错的时候,不过你阿婆心软用的力很小不疼。”

    陪着福哥儿聊了小半刻钟后清舒就让他继续练字,一直到他上床睡觉清舒才回了自个的房。

    红姑问道:“太太,要不要吃点东西?”

    清舒这会困得不行,眼皮都睁不开了:“不用了,跟阿蛮说让明早做虾饺,早上的小菜就卤肉牛跟凉拌香菜。”

    第二天她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洗漱的时候傅苒带着窈窈回来了。

    傅苒一见到她就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

    傅苒说道:“现在外面都在说皇后娘娘生孩子大出血,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我听到这事就过来了。”

    刚开始听到这个传闻很着急,不过等回来听到清舒昨晚回府就知道这传闻是假的。要皇后娘娘真的昏迷不行,清舒不可能会出宫的。

    清舒笑着说道:“也不知道传这个谣言的是何居心。易安这次生产比较顺利,六个多时辰孩子就下来了,生完孩子力竭睡过去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说完,傅苒说道:“你今日还进宫吗?”

    清舒原本不准备进宫的,可听了傅苒的话她又有些不放心:“等我吃过早饭就进宫。”

    顿了下,清舒说道:“老师你有事就忙去。我今日不去衙门了,等会带窈窈一起进宫。”

    “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