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太子之位

卿如春风来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太子之位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向来哪朝皇帝要立太子,大多是大势所趋,即便是个忌惮太子势强的皇帝,也不过多些制衡罢了。

    在宣布太子之位这件事儿上,只要象征性地通知大臣门一声也就罢了。

    所以皇帝这一出,自然有人不明,为何此事要提前秘密地与他们说起。

    等到皇帝说出,他心中的太子人选是三皇子祁佑的时候,大家才明白,为什么皇帝要先跟他们打个招呼。

    次日早朝,五皇子面色沉重,打扮得体,早早便到了。

    数步之遥,高高的龙椅之上,是皇帝威严的目光。

    “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呼万岁之后,皇帝抬了抬手。

    与众人一半伏在地上的五皇子,也随众人一道起了身。

    他已经臣服了二十年,若是上面这个位置将来没有落到自己的手里,那么接下来的人生,他还是会一样臣服于此,而不是坐在上面,睥睨众生。

    想到这里,他转头瞥了一眼祁佑。

    太子之位吗?

    即便皇帝肯给,你以为自己坐得稳吗?

    五皇子心中冷笑,双目直视前方。

    “今日早朝,朕有一事,想告知诸位爱卿。”皇帝先开了口。

    众大臣微微低着头,不少人已经知道了,皇帝要说什么。

    “我朝一直没有定下太子之位,也是朕的心意一直没定。今日……”

    说到这儿,底下的大臣已经开始地议论起来。

    除了昨日在御书房里听过的,还有五皇子这般得到消息的,别的大臣自然是惊讶不已。

    立储之事,早就有人提过,而皇帝从来都是两个字,不急。

    怎么今日突然……

    “朕已决定,立三皇子祁佑,为本朝太子。”

    皇帝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如一记惊雷,炸响在武英殿中。

    “陛下!”

    一片意料之中的哄闹声里,有一人站了出来。

    “云相,”皇帝应了一声,大殿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说。”

    “陛下,”云征出列,双手作揖,低头说道,“世人皆知,三皇子并非纯粹的大宣血统,无继位资格。”

    “臣附议。”

    “臣附议。”

    ……

    云征的话一说完,便听得身后数位大臣接连附议。

    皇帝微微一笑,抬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

    “云相糊涂了。”皇帝的语气平和,似是一副不与云征计较的模样,听得云征一愣。

    “陛下,您的意思是……”

    云征话音未落,兵部侍郎齐光耀便出列答道:“云相身为文官,想必是不太在意战场上的事儿,只是那么大的事儿,您一个丞相都能抛至脑后,实在是不应该。”

    “你说什么?”云征没有料到这一出,自然没明白这个兵部侍郎在跟自己没大没小地说个什么。

    而在边上不发一言的五皇子,此时却突然明白了什么,顿时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转头去看祁佑。

    祁佑却没有看他,依旧低着头,似是武英殿中辩驳的这些都与他无关似的。

    “云相忘了,”齐光耀晃了晃脑袋,“北章已经归顺大宣。”

    云征一愣,脑中飞快转着思绪。

    却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齐光耀已经转头冲云征一笑,又补了一句:“还是三殿下打下的。”

    云征噎在了那里,看了看皇帝,暗忖着应该说什么。

    而原来在他身后附议的那些大臣,如今也都是面面相觑。

    大宣的确有律法,规定了必须血统纯正的皇子,才能继承大统。

    若是换了从前,三皇子当然没有这个资格。

    可是如今,若说只因北章刚刚被打下来,所以三皇子便是纯正的大宣血统了,这……

    “陛下三思……”云征依旧是平静的语气,“北章虽然已经属于大宣的一部分,但依旧边疆不稳,急需安定。恕臣僭越,三皇子当初会带兵出征北章,原也是因为已故贤妃心存反意,三皇子亦是欺君瞒上……”

    都是些听过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话,皇帝袖下的手攥着龙椅的把手上的龙头,一动不动地阖目听着。

    “……三皇子居心未定,还请陛下三思。”

    云征将话说完,恭恭敬敬行了一礼,不紧不慢的模样。

    皇帝微微睁开了眼,语气带了一丝寒意,问云征道:“那你觉得谁做太子合适?”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云征是皇后的父亲,是嫡皇子祁修的外祖父,要问他谁做太子合适,那除了五皇子,还能说是谁?

    “陛下,臣以为,五皇子堪为太子之位上选之人。”云征行了一礼,大方坦言,“其一,五皇子为嫡子,名正言顺;其二,五皇子从小涉政,政绩斐然,此番濮州大坝之功,亦是造福千秋万代。故而五皇子为太子,将会是天下万民心之所向。”

    皇帝的脸色沉重起来,看着云征。

    而此时,一个皇帝没有料想到的人,竟是出列说话了。

    “陛下,臣不同意云相的说法。”

    皇帝面上显然是一愣,看向了祁归恒。

    皇位原来是要给祁归恒的,今日之事,皇帝早已做好了准备,除了五皇子的外祖父云丞相以外,还会有一大反对之人,怕就是辰王一脉了。

    虽然辰王在京中已经没有了那么大的号召力,可是这些年来皇帝对辰王一脉的偏袒,亦是等于放给了祁归恒不少话语权。

    “辰王世子。”皇帝犹豫了一瞬,开了口,“你言下之意为何?”

    祁归恒行了一礼,答道:“云相说,五皇子为嫡子,故而名正言顺,这话臣不同意。”

    云征没有开口,只静静等着祁归恒说完。

    “我朝立贤不立长,陛下都未曾明言如今三皇子为长,云相又何必说什么嫡庶之分。”

    祁归恒冷冷一笑,云征面上依旧不露。

    的确,从长幼上来说,三皇子才是长子,要是非要按照备份轮尊卑,三皇子未必没有优势。

    “再说濮州之功,”祁归恒轻轻一笑,娓娓道来,“云相怕真是年纪大了,记不住事儿。当年濮州如何治灾,也是三皇子先出的主意。只是三皇子推脱未曾前往,不然这功劳,岂不依旧是在三皇子的囊中了?”

    云征猛然抬头,看向祁归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