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如此荒唐

卿如春风来 第三百六十四章 如此荒唐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沈清宜得知自己是皇帝的骨肉之后,便一直躲在房门里不敢出去。

    她怀孕的事儿,外头知道的人不多,只是定国公府里头,之前被贤妃安排了风言风语的,说沈清宜与男子苟且,还怀了孩子。

    虽然大家伙儿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是外头传得这般神乎其神,这边沈清宜的一切异样又都对得上号。

    尽避沈夫人管着不让议论,私下里大家还是讲个没完的。

    孩子自然是悄悄打掉了。

    这都不需要沈夫人出面,光是薛姨娘便知道这个紧要。

    沈清宜自然也没有拒绝,仅仅是这个孩子的身份,便是不可能降生到这个世上的。

    她说不出自己心中的感觉究竟如何,对五皇子自然还有眷恋,可一想到那是自己的亲哥哥,又反感厌恶至极。

    沈清宜恨所有人,唯独恨不起五皇子来。

    厌恶,也是她能对五皇子最强烈的反面情绪了。

    孩子打掉之后,沈清宜更加闭门不出,这会儿不是不敢,而是发自内心不想见人了。

    外头的消息一天天的出来,沈清宜都是默默听着,没有什么反应。

    今日是沈清宝替嫁的日子,沈清宜也没有出门,却是听着屋子外头的婆子嚼着舌根。

    “哎呀,真不愧是五皇子府,出手就是不一般,我瞧着那花轿,比三房当年嫁嫡女的都要豪气几分。”

    “可不是吗,今日五小姐还是与郡主同一日入门,足可见五皇子府的诚意了。”

    “要我说啊,若不是同一日入门,五皇子还得亲自来接,那气派肯定比现在大多了。”

    “就是就是。”

    沈清宜默默无言地听着。

    这一切,原都是应该属于自己的。

    甚至自己,都已经怀上了五皇子的长子。

    可是偏偏天意这般折磨于她,手中一切都要拱手让人。

    沈清宜心尖儿一酸,落下泪来,眼中却尽是恨意。

    荷词院中的清冷孤寂自不必说,而此刻的五皇子府,却是一片映天的火红热闹。

    一娶便是两个,这是何等少见的事儿。

    众人满口的吉利话,五皇子也是来者不拒,喝了一杯一杯又一杯。

    酒过三巡,兴致更高,那些夫人小姐的自是早早就回去了,留下的大老爷们一个个也醉得不轻,就差没有搂着五皇子称兄道弟了。

    五皇子身边的小厮眼瞅着自家主子喝成这样,心说这待会儿还如何洞房呢?

    可是劝也不敢劝,只能任由着他喝个痛快。

    庆成郡主的洞房那头,喜娘都来催了好几次了,怎么着也先得把盖头掀了,饮了交杯合卺,过了吉时,那可不吉利啊。

    庆成郡主是正妃,原是没什么可担心的,只是五皇子一直不来,庆成郡主倒是怕五皇子先去了侧妃那儿,这才一直让喜娘去催催。

    这头小厮自然知道事情的轻重,咬了咬牙,就算被责骂,也得跟主子好好说说。

    “殿下?殿下?”

    “嗯?做什么?”五皇子醉眼朦胧,面上带着醉醺醺的笑意,一把搂过了小厮的脖子,“怎么,你也要尝尝这……嗝!好酒吗?啊炳哈哈……”

    众人皆是仰天大笑。

    那小厮却是吓得魂不附体。

    能做五皇子的贴身小厮,自然也是“服侍”过五皇子的。

    这会儿五皇子突然搂过了他的脖子,他当然害怕五皇子醉酒之下,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

    那小厮麻溜地就当场彬下了,战战兢兢地开口劝道:“殿……殿下,喜娘说……吉时已到,让您去饮了交杯酒……”

    “嗯?”五皇子敛起了些笑意,面上困惑道,“交杯酒?有这酒好喝吗?”

    说着他便一抬手,将自己手中的酒尽数倒在了那小厮的头顶。

    小厮一个激灵,也不敢躲,从头到尾被浇了个透。

    边上的人有几个到底没醉得如何厉害,见到这一幕,知道五皇子定是醉过头了,想了想也上来打圆场道:“殿下莫要冷落了美人才是。”

    五皇子偏过头去,看了说话之人一眼,眼神中竟带了一丝凌厉。

    那人一个哆嗦,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多嘴了。

    可下一刻,五皇子便是咧嘴一笑,醉眼朦胧之中带着一丝期待,开口含糊道:“美人如花……隔云端呐。”

    大家都是一愣,这哪里隔云端了?不就在您后院儿里吗?

    不过见着五皇子心情好,众人也是赶紧顺水推舟说道:“殿下赶紧去看看吧,莫让呀,美人空等了。”

    众人嘻嘻哈哈一笑,也将方才的小意外盖了过去。

    眼见着五皇子放下的手中的杯盏,摇摇晃晃地朝着庆成郡主那儿去了,小厮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也顾不得自己一身的酒味儿,赶紧跟上去了。

    庆成郡主那儿,特地叫了小丫头在外面等着,眼瞧着五皇子踉踉跄跄地来了,便赶紧进去报信。

    庆成郡主听说五皇子来了,方才的担忧不悦顿时一扫而光,端端正正坐好。

    她的心跳慢慢加快,只等着心爱之人掀开自己的盖头,见着自己今日有多娇美。

    五皇子几乎是跌进的洞房,还好边上的丫头给他扶住了。

    喜娘见五皇子喝成这般,也不知是好是坏,尴尬地抽了抽嘴角,也便随着流程开始说话。

    谁知那杆掀盖头的称杆儿还没拿到五皇子面前,五皇子便是一伸手就掀开了庆成郡主的红盖头。

    屋中众人皆是一愣,庆成郡主没有准备,更是吓了一跳。

    五皇子迷朦着醉眼,似是看不清楚一般,突然凑了过去,盯了一会儿庆成郡主的脸。

    庆成郡主还未从上一刻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就见得五皇子突然冲自己凑了过来,又是害怕又是羞涩,忙低下了头去。

    五皇子看了一会儿,一脸无趣地起身,东张西望。

    喜娘愣在边上,一句称心如意还未来得及说出口,五皇子便问她道:“不是说有酒吗?在哪儿呢?”

    众人一愣,猜五皇子大概说的是交杯酒。

    喜娘连忙让小丫头将交杯酒端了上来。

    可谁知她还没说话呢,五皇子便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啧,就这么点儿,”五皇子满口醉话,“真不够喝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