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削弱军权

卿如春风来 第三百五十八章 削弱军权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陛……陛下……”凌王听到有人提起自己,先结巴着开了口。

    皇帝转过眼来,看了一眼满脸茫然的凌王。

    他大概也是没有想到,这么大的事儿,居然会讨论到自己头上来了吧?

    他低调了小半辈子,却不料这会儿毫无预兆地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凌王,”皇帝缓缓开了口,眼见着凌王一个哆嗦,“你怎么看?”

    “陛下,臣……臣弟无能……”凌王支支吾吾,开口便是推脱。

    李川明见凌王这般,也是在他意料之中,这会儿又开口道:“陛下容禀。”

    皇帝转过头来,点了点头:“你说。”

    李川明跪下,磕了个头道:“微臣僭越,凌王身为王爷,本就没有常驻京中的道理。”

    这个事儿,大家也是明白的,王爷那就应该分散在大宣各处;能留驻京中,那都是还没有成年的。

    “陛下恩泽深厚,当年念着凌王殿下年幼,这才养在京中,如今凌王亦是成家立业,早就应该封地出京。”

    皇帝闭上眼来,似是在静静思索着。

    众大臣这会儿可不敢说话了。

    凌王再怎么式微,那也是天家的人,哪里轮得到一个小小的臣子置喙。

    这个李川明当真是大胆,堂堂王爷也敢这般公然议论。

    可凌王也不敢反驳这话,毕竟李川明说得不错,而且皇帝还没说什么。

    他若当即反驳,斥李川明无礼,只怕落在皇帝眼中,就成了他凌王被戳中痛点,恼羞成怒了。

    一片鸦雀无声中,李川明没有抬头,还在不急不缓的说着:“若是北章不能派个位份低的人去接管,那么凌王无论是身份,还是能力,都是最合适不过的。”

    能力?凌王的能力?

    听到这话大家都是一愣。

    这话说的,可真是让人想笑。

    凌王这样一个怯懦苟活的王爷,谈何能力?

    说难听了,平日不过是仗着皇帝一点施舍过日子罢了。

    尊敬的称他一句王爷,在背后怎么笑话,又有谁知道?

    可是皇帝却是听出了李川明的言外之意。

    李川明言辞准厉,字字见血,怎么可能会在凌王无能这件事上出了偏差。

    只一细想便能明白,李川明说的也并不是凌王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凌王的身份与能力,都适合接管北章。

    适合,可不代表优秀。

    众大臣不想让北章一直被辰王捏在手里,还不是因为辰王的能力出众,若是想反,几乎是一夕之念便能成行。

    而凌王这般,又怯懦,又无能,身份却是名正言顺的人,去驻守一方小柄城池,便不必担心他有这个胆子反。

    这么一来,凌王的能力,还真是“最合适”不过了。

    皇帝垂下眼帘,嘴角轻笑出声:“爱卿说得有道理,起来吧。”

    众人闻言一愣,爱卿都叫上了,看来皇帝很满意李川明的提议吗?

    李川明却是依旧谦卑地低头道:“多谢陛下。”

    这才起了身。

    凌王在一旁愣神,怎么觉得这一来一去之间,自己的命数已经定下了呢?

    “陛下……”凌王轻声开了口,犹豫着要不要问问皇帝的意思。

    皇帝却是一摆龙袖道:“凌王,此事朕也觉得,由你前往最合适。”

    众人见状解释面面相觑,这个李川明不过几句话,竟就将皇帝说服了?

    在看皇帝的脸色,确实是一扫这几日的烦闷不悦,几乎是拨开云雾见青天。

    这样的当口,还有谁敢说一句反对?

    更何况原来他们也不过是想让辰王交出北章罢了,如今得偿所愿,还能有什么可抱怨的。

    上头的皇帝顿了顿话头,又开口道:“辰王镇守北章,也调派了不少兵力前去,依朕看看,那些军队也不必调回渊州了。”

    闻言,站在下头始终一言不发的祁归恒却是一愣。

    不调回渊州?

    “凌王既要镇守北章,手中亦是需要大军,你带两万精兵前往,另如今驻守北章的那些,也让辰王转接于你手下。”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北章之大,岂是小小一个渊州能比的。

    大战过后,辰王必定派遣了不少将士前往北章。

    皇帝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情况。

    尽避如此,他还是模棱两可地下令说,将那些驻守北章的将士都交给凌王。

    皇帝这是,在削辰王手中的军权吗?

    在众人的眼中,皇帝从来都无比包容辰王,不论是军权过重,还是为人处事高傲自大,皇帝都是一笑了之。

    底下递上来弹劾他的奏折数不胜数,可皇帝从来没有当回事过。

    怎么今日突然……

    众人都想不明白,这究竟是皇帝有意借机削弱辰王的军权,还是皇帝无心为之,后头再加新的补充。

    然而并没有,皇帝安排布置好凌王的事,便心情大好地宣布退朝了。

    祁归恒并没有出声,他只是静静听完了皇帝的安排,一言不发地出了宫。

    晚间,祁佑替贤妃上好了最后一支香,磕头拜过之后,便也出宫回皇子府了。

    他这几日清闲,不问政事,每日早出晚归,就是给贤妃守孝罢了。

    回到皇子府,祁佑见大门微微开了一条缝。

    他眉心一皱,下了马来。

    里头有小厮闻声迎了出来。

    “怎么了?”祁佑压低声音问道。

    前来牵过马的小厮低头道:“府上来了客人。”

    祁佑点了点头,理了理袍边就朝里走去。

    老蒲正在书房门口候着,见祁佑来了,迎上前来,拱手行礼,口中轻道:“是辰王世子来了。”

    “出什么事了吗?”祁佑亦是开口轻声问道。

    老蒲简单地将今日早朝之事复述了一遍,又道:“陛下此举,等于间接撸掉了辰王一大半的军权。世子怕是想与殿下好好讨论一番接下来的对策。”

    皇帝有让祁佑继位之心,祁佑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起初只是怀疑,后来得到了佐证,而今皇帝这一出,更是证明了他已然没有将皇位交给辰王一脉的打算了。

    削弱辰王的军权,怎么看都是为了将来辰王造反不成而做的打算。

    祁佑沉了沉气,心中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