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三百三十二章 香消玉殒

卿如春风来 第三百三十二章 香消玉殒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牢中之人听到动静,心下一惊,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迷蒙的眼睛看不真切。

    而牢外头,听到贤妃的吩咐,周遭的太监看守都是面面相觑。

    皇帝是说让贤妃与北章王见面,到底不是明面上的旨意,没有具体的要求。

    这会儿也是让几个眼生的太监把人带了来,草草了事罢了。

    可是贤妃却说要开门,这……

    领头太监斜了贤妃一眼,阴阳怪气道:“娘娘可别为难奴才,能说两句话不错了。”

    贤妃袖中的拳头紧紧握住,克制着自己就要冲口而出的怒火。

    “还劳烦公公通融,我与父亲已有二十几年未见,我当真想进去说话。”

    贤妃低声下气,好言好语,哪有一丝当年雍容华贵,高高在上的模样。

    领头太监心头得意,人都飘飘然了起来,不屑地看了一眼贤妃,口中轻笑了一声,幽幽道:“这也不难。”

    贤妃低头不语,等着领头太监的话。

    “只要娘娘给我磕几个头,我便通融了。”那太监轻哼了一声,满是嘲讽与讥笑。

    牢中的北章王听得真切,自己千娇万宠的女儿,如今竟然被一个太监这般折辱。

    贤妃只怔愣了一瞬,随即便毫不犹豫地跪下了。

    “求求公公。”

    磕了一个头。

    “求求公公。”

    两个。

    “求求公公……”

    贤妃的声音微微哽咽,每一下落在地上的咚咚之声,都震得北章王心头剧痛。

    “行了,”那领头太监慢慢悠悠地开了口,“奴才也不为难您,您就进去说两句吧。”

    贤妃咽了咽口水,嘴角溢出一丝笑来,轻声道:“多谢公公,通融。”

    立刻有人上前去开了门,贤妃的脚步一滞,只觉得脚下似有千斤重,再也迈不动了。

    往前一步,便是深渊。

    贤妃稳了稳心神,慢慢走上前去,轻轻跪在了北章王的身前。

    北章王头发散乱,浑身恶臭,满眼的浊泪,剧烈颤抖着。

    “我的儿……我的儿……”

    许是怕他咬舌自尽,北章王的一口牙齿皆被拔掉了,此刻只能满嘴是血,含糊其辞地嘟囔着话。

    贤妃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捧着北章王的脸,将额头抵住他的,咬唇无声地痛哭了起来。

    二人再见,已是沧海桑田。

    “父王,儿臣有愧您的期望……”贤妃压抑着声音中的情绪,轻轻在北章王的耳边说着,“北章灭国,儿臣……是罪人。”

    北章王亦是呜咽着,却是不停地摇着头。

    自己的女儿如今这般模样,谁知道是受了多少的苦。

    贤妃心疼自己父亲,北章王又如何不心疼自己的女儿呢?

    “不过您放心,”贤妃压低了声音,哭腔渐渐消去,“我们北章即使亡国,也断不会让大宣好过。”

    贤妃轻轻拔下自己发髻上一支细小的簪子,又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原是娇生惯养,细皮嫩肉,如今已经满是脏污。

    贤妃苦笑一声,没有犹豫,将簪子扎向自己的皮肤。

    北章王一惊,没有明白自己女儿这是在做什么。

    贤妃咬着牙,用簪子在自己的小臂上,划出了一个字。

    剧痛让她浑身颤抖,可还是摒着一口气,写完了。

    贤妃瘫坐在地,北章王似是明白了什么,只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女儿。

    贤妃转过脸去,面色因为剧痛而变得苍白。

    她冲北章王莞尔一笑,轻声道:“我们北章王室,自有傲骨,宁死……也不能屈。”

    北章王面色沉重,深深地看进贤妃的眼睛。

    片刻后,北章王也舒展开了笑颜,无声地对着贤妃点了点头。

    贤妃垂眸,慢慢抬起手中沾血的簪子,打开上头一个暗扣。

    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落在了她的掌心。

    一直没有选这条路,是因为心底还有一丝祈盼。

    万一,北章还有生机。

    只是如今,她确实一无所有了。

    贤妃抬头,看了一眼北章王,一笑倾城。

    她眼中满是泪水,凝固的笑容却是一如二十年前的少女一般,纯净无暇。

    药丸入喉,转瞬融化。

    “儿臣,”贤妃转过身来,紧握簪子的手微微颤着,“送父王……”

    她一咬牙,手起簪落,扎进了北章王的喉间。

    北章王浑身剧颤,却是依旧艰难地冲着贤妃,扯出了一个笑来。

    “儿……一起……”

    贤妃的视线被泪水浸透,看不清北章王的脸。

    她苦笑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正如她掌心,自己父亲的鲜血一般,炽热殷红。

    在她失去知觉之前,听到的是牢外几个太监的惊呼。

    贤妃嘴角一勾,松开了手,瘫倒在地。

    几个太监早已是吓得魂不守舍,等他们冲进牢房,这对父女早已是一命呜呼。

    方才还趾高气昂的领头太监,这会儿早就吓得脸色惨白,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公公!鲍公!咱这……这怎么办啊……”

    领头太监浑身微微颤着,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领了个再简单不过的差事,怎么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我……我不知道……”领头太监腿脚一软,吓瘫在地。

    “要不先去禀告周公公吧……”

    “是啊是啊……”

    领头太监什么都听不进去,此刻瘫软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盯着牢房里的两具尸体。

    御书房内,皇帝正心不在焉地翻动着手中的折子,半日了,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一个小太监在门口探头探脑,也不敢说什么。

    周正眼尖看见了,皱了皱眉走了出去。

    “怎么回事?越来越没规矩了。”

    周正到了外头,压低声音斥了一句。

    “周公公,出大事了……”那小太监拧着眉,连周正的斥责都来不及认罪,先着急说起了事。

    皇帝在里头,见周正出去了怎么就不回来了,也是不耐烦地喊道:“周正!周正!”

    周正闻言,赶忙进去,脸色却是白了几分。

    皇帝见他这模样,也是不悦地开口问道:“怎么了这是?”

    “陛……陛下,”周正竟是难得地结巴了起来,“天牢……出事了。”

    皇帝一听,登时便站起了身,声音急切:“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