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温软满怀

卿如春风来 第二百七十八章 温软满怀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又是一场大雪。

    虽然外头已是天光大凉,在祁佑的帐中,他与沈清婉二人却是相拥而眠,睡得正香。

    不一会儿,沈清婉睁开了眼来,迷迷糊糊地看了看祁佑。

    祁佑倒是睡得熟,安心闭着的眼帘,一动不动。

    沈清婉使坏,伸手用指尖极轻地摩挲着祁佑的鼻尖,嘴角略略弯着一丝坏笑。

    祁佑似是皱了皱眉,却没有醒。

    沈清婉心下调皮起来,大着胆子碰了碰他的唇,柔软的触感倒是让她脸一红,顿时收了手。

    见祁佑依旧没有反应的模样,沈清婉咬唇笑了笑,又伸出手去。

    谁知才刚碰到祁佑的唇,他一张嘴就把沈清婉的指尖叼住了。

    沈清婉一惊,再去看祁佑,只见他已经是睁着眼望着自己,眼神中哪里还有倦意,分明是已经醒精神了。

    祁佑轻轻咬着沈清婉的指尖,咧出一个笑脸来。

    沈清婉面色发烫,只觉得自己指尖微微疼着,抽也抽不出来。

    片刻祁佑便松了口,又闭上了眼睛,嘴里轻轻念着:“胆子越来越大了。”

    话音一落,祁佑又抱住了沈清婉,用力往怀里拥了拥,似是又接着睡了。

    沈清婉本就醒了,又被祁佑这一啃,如今哪里还有一丝困意。

    可是她却被祁佑箍着,不得动弹,不禁也是在他怀里犯起嘀咕来:“你不是说今日要带我出去玩儿的吗?外头天都亮了,怎么还不起来”

    “嗯……”祁佑慵懒地应了一声,“好,出去玩。”

    应是应着,却没有一丝动弹的模样。

    沈清婉嘟了嘟嘴,又开始闹他。

    一会儿这儿掐掐他,一会儿那儿又咯吱他,想让他松开自己,好起来洗漱,准备出门。

    祁佑被她闹得像有小虫在心尖儿上爬似的,哪里还绷得住。

    心旌摇曳,祁佑轻笑一声,往里头一滚,顺势压在了沈清婉的身上。

    沈清婉一惊,心头扑通扑通跳着。

    “你别动了好不好?”祁佑将脑袋埋在沈清婉的颈窝,喃喃地说着,“我受不了你这样……”

    沈清婉愣神,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放,轻轻地唔了一声,脸登时红透了。

    半晌,她见祁佑还是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便音如蚊蚋地颤着声,轻轻戳了戳他的腰道:“你下来……”

    祁佑哭笑不得,这会儿还敢戳自己?

    下一刻沈清婉只觉得脖颈一震酥麻,还未来得及反应什么,祁佑竟是趁机用腿分开了她的,整个人覆在了她的身上。

    “啊……”沈清婉一阵惊呼,再想并拢腿已经不可能了,倒像是夹着祁佑一般。

    “祁……祁佑……”沈清婉唤着他名字,却不知自己此刻娇颤的音调简直是火上浇油。

    “嗯?”祁佑身下微压,沈清婉只觉有什么硌得慌。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祁佑的声音暗哑,似是努力克制着。

    沈清婉不敢动弹,也不敢说话了,浑身都微微打着颤。

    针刺般的疼痛慢慢攀上祁佑的心头,祁佑闭着眼,怎么都调整不好自己的呼吸。

    沈清婉的心悬着,不知道祁佑在想什么。

    片刻,她便听到祁佑低低的笑声,在自己耳边吹着酥麻的风:“婉儿,我真是快疯了……”

    沈清婉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觉得身上一轻,祁佑已是下了床,去了屏风后头。

    沈清婉见他走了,赶紧缩成了一团,身上涌起一阵奇异的温热。

    她赶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此刻果然已是烫得不像话。

    不久,屏风后便传出了哗啦哗啦冲水的声音,沈清婉缩在被窝里头不敢动弹。

    又过了一会儿,沈清婉听屏风后头没有了动静,祁佑慢慢走回了床边,掀开了幔帐在床边坐下,一脸带笑地静静看着沈清婉。

    沈清婉此刻哪儿还有方才无法无天的胆子,只哆哆嗦嗦地躲在被子里,连脸都被拉起来的被子遮了一大半,只露出一双小鹿般无辜的大眼。

    祁佑笑了笑,拿冰冷的指尖去戳她的额头。

    沈清婉一愣神,随即也是反应过来,从被子中伸出手来去抓祁佑的。

    果然是冰冷得吓人。

    “这……”沈清婉一愣,“这怎么搞的……”

    祁佑哭笑不得:“你说怎么搞的?”

    沈清婉想了想,面上一僵:“你……冲了个冷水澡吗?”

    “不然呢?”祁佑咧嘴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颊,冰冷的手指与发烫的脸颊冲突,让沈清婉不由地哆嗦了一阵。

    “好了,刚才叫嚣的也是你,如今怎么倒赖床了?”祁佑玩笑道,“赶紧起来,今日带你去看雪山。”

    沈清婉闻言,眼睛一亮,方才什么胆战心惊顿时都抛到了脑后。

    雪山吗?

    沈清婉立刻坐起身来,抿了抿唇冲祁佑一笑,兴高采烈地去洗漱了。

    雪山呀!沈清婉还在想着。

    记得书里看到过,巍巍斑峰,皑皑白雪,那是何等的壮丽画卷。

    从前只在书里读着,一遍一遍想象着。

    虽说冬日的京城也能看到些远处朦朦胧胧的白色山头,但到底是没有身在其中地见过。

    沈清婉兴奋得不行,手脚也麻利起来,没一会儿便洗完了脸,坐到了镜前。

    只不过,看着一桌的珠钗玉环的,她登时为难了起来。

    平日都有春兰帮她梳头的,虽然自己也会一些,可大多数还是春兰来。

    然而这些日子,她与祁佑待在一处,没有梳什么繁琐的发髻,也无需如此,也是有好几日不过用簪子简单挽起来罢了。

    祁佑见她坐在妆台前为难,便走了过去问她:“怎么了?”

    沈清婉歪了歪头,小声道:“我也不知该梳些什么。”

    祁佑轻笑:“无所谓梳什么,舒服些就好。外头冷得很,等你带上了风帽,再好看的珠饰便都看不见了。”

    沈清婉嘟了嘟嘴,不悦道:“你说你让密玉回去干什么,不然这会儿还能有人给我梳梳头。”

    谁知祁佑闻言,竟是没有了动静。

    沈清婉好奇地转过头去看他,见到祁佑脸上的表情没有那么好。

    “怎么了?”沈清婉隐隐有些感觉,祁佑似乎对密玉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祁佑见沈清婉望向他,面上略尴尬地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道:“无事,我帮你梳吧。”

    沈清婉却是不依,抚开他的手,一脸不悦道:“你又打算瞒我!”

    祁佑愣了愣,沈清婉咬了咬唇,好声好气道:“我不是故意凶你……只是你总是把我当小孩儿似的,有什么都一个人自己想,不与我分享,也不与我商量……”

    沈清婉抬眼,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你有什么都与我说好吗……”

    软嫩的小手轻轻拽着他,一摇一摇地撒着娇。

    祁佑的面色软化下去,化成一个眉眼弯弯的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