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回到正轨

卿如春风来 第二百五十八章 回到正轨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京城算是入冬了。

    沈清婉正在屋里写着什么。

    春兰被她赶到了外头,一会儿探头探脑地看看沈清婉,总觉得她怎么似乎都没动过。

    春兰怕沈清婉累着自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硬着头皮进去嘀咕了。

    “小姐……”春兰轻轻喊了一声,沈清婉没有理她。

    “小……”

    “什么事儿啊?”沈清婉不耐烦地打断道。

    春兰咽了咽口水,小声说道:“您写了大半天了……”

    “大点声儿,我听不见。”沈清婉头都没抬,又打断了她。

    春兰瑟缩了下,蹑手蹑脚走进来,到沈清婉身边说道:“小姐,您都写了大半天了,不如出去松松筋骨,总这样坐着,仔细腰疼。”

    沈清婉听了话,放下笔来,暗叹了一口气。

    春兰一震,似是被吓到了一般。

    沈清婉斜眼看她:“你怎么了?”

    春兰拨浪鼓似地摇起头来:“没有没有……”

    沈清婉眯着眼盯了她一会儿,把春兰盯得都要长毛了。

    “你怕我?”沈清婉嘴角一弯,一脸笑意地看着春兰。

    春兰一愣,怯怯道:“没有……”

    “还说没有!”沈清婉突然板起脸来,凶了她一句。

    春兰竟然一哆嗦便跪下了。

    沈清婉没料到她这般,顿时扑哧笑出声来。

    春兰见沈清婉这开心的模样,只觉得满头雾水。

    沈清婉捂着肚子笑得开怀,眼泪都笑出来了方才停下。

    春兰没有言语,只红着张脸看沈清婉笑话自己。

    “好了好了,”沈清婉见春兰羞赧,也不愿多笑话她,伸手扶了她一把,脸上笑意不减,“你怎么又成这副德行了?”

    春兰懵然,什么叫又?自己什么德行呢?自己怎么不知道?

    沈清婉见她这副样子,心中也有些感慨起来。

    自己恢复记忆以来,一直情绪十分波动,直到近日才想法子好了些。

    自己这破脾气,倒是动不动尽往自己丫头身上撒了。

    也难怪春兰怕得很,以为自己恢复了记忆,便又是从前那个跋扈傲慢的沈清婉。

    沈清婉细细反省了一番,自己的确这两日还是任性得很,不高兴起来几乎是逮谁咬谁,和铃轩里都是一股惴惴之气。

    如今想来也觉得好笑,不过见着春兰这副战战兢兢的模样,沈清婉也是有些愧疚的。

    “好了,”沈清婉将春兰拉到了自己面前,“我前些日子不开心,拿你撒气了,你别放在心上啊。”

    春兰一听,这是什么话,忙摇头道:“小姐说什么呢,奴婢怎么会怪小姐……”

    “得得得……”沈清婉一听她这话头就头大,赶忙止住她,吩咐道,“你别跟我讲这些,你陪我这么多年,我都知道;你也别怕我,不管我如何,你总是我最贴身的丫头。”

    春兰听了这话,几乎是要哭出来了,眼睛一热,忙又要跪下。

    沈清婉哎了一声,赶紧给她搀起来。

    “别动不动就跪的,你累不累啊?”

    春兰抽抽搭搭的,心里却甭提有多开心了。

    自家小姐总算好了不少,她这两天挨的眼色又算得了什么呢?

    “奴婢是见着小姐前些日子不开心……”春兰自然知道沈清婉在不开心什么,只是她也对此事讳莫如深,这随口一提便止住话头了。

    见沈清婉面上笑意一僵,春兰不敢再说下去,忙岔开话头道:“小姐这几日就是在屋里写这个写那个的,虽然奴婢不知小姐在做什么,但见着小姐能心情好些,成天也便也罢了。写什么倒是其次,别累着自己了就好。”

    沈清婉笑了笑,看了一眼春兰道:“当真是个小避家婆,问你一句便这么嗦。”

    春兰脸一红,也不敢顶嘴,正想再劝两句自家小姐出去走走了,却听见了外头的动静,原来是沈夫人来了。

    “婉儿?”沈夫人自己掀了缎帘便进来了,“在做什么呢?”

    沈夫人笑颜吟吟的,见到沈清婉正拉着春兰说些什么,也是一阵好奇。

    “主仆二人说什么悄悄话呢?”沈夫人说笑道。

    沈清婉笑着站起身来,一边朝沈夫人快步走去,一边撒娇喊道:“娘,您今日怎么来看我啦?”

    春兰见状,也是浅浅一笑,心领神会地掩门出去了,让母女俩好好说说话。

    “猴儿,”沈夫人任由着沈清婉像个小孩儿似的扑进怀里,点了点她的鼻尖道,“你父亲这回出征得急,府中留了好多事儿要我拿主意。”

    沈清婉听到父亲出征这几个字,突然一愣,随即赶紧让自己想别的去,不要钻在这儿。

    沈夫人却是毫无察觉沈清婉的异样一般,继续说着:“你祖母年纪又大了,很多事儿力所不能及,便也交给了我。这些日子忙,都没来看你,也没见你去看娘呀?”

    沈清婉脸一红,这些日子以来,她的确只顾着想尽法子调整自己情绪,倒是忘了多去陪陪沈夫人。

    沈夫人见沈清婉抿着嘴羞涩笑着的模样,倒也没有再取笑为难她,只朝沈清婉的桌案上望了望。

    沈清婉见状,心尖儿一揪,忙抱紧了沈夫人,压住她就快要问出口的话头,开始撒起娇来。

    “娘,您陪婉儿出去走走吧,婉儿闷了这些天,都快闷坏了。”

    沈夫人原想问问沈清婉这都在写什么呢,结果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顿撒娇给点醒了一般,想了想,开口逗她道:“娘还真是来找你出去玩儿的。”

    沈清婉一愣,自己只是随口找到话题,怎么沈夫人还接上了呢?

    沈夫人接着说道:“你外祖母听说你身子好了,记起了从前的事,也是开心得不得了,与我说了好几次,要我带你去看看。如今娘手头的事儿也忙完了,你也想出去走走,不如咱娘儿俩就一道去你外祖母家看看。”

    沈清婉正想满口应下来呢,却听沈夫人又自顾自地开了口道:“你表哥子恺当真是惦记你,听说你身子好了,求了你外祖母多少次想来看你,你外祖母愣是不让,就怕扰了你养病清净。他这么惦记你,你可记得要好好谢谢人家,莫要没了规矩。”

    沈清婉也不知道是那根筋给搭错了,听了这话竟然顿时像个被踩到尾巴的猫,惊得差点没跳起来,满口道:“我不是与娘说了无意表哥了,怎的又要我……”

    沈清婉一说到这儿,自己也噎着了。

    好像沈夫人也没说什么,怎么自己这么大反应呢?

    沈夫人也是吓了一跳,抚着胸口问她:“婉儿你这是怎么了?”

    沈清婉红了红脸,骑虎难下般,只得说道:“先说好了,我不嫁表哥啊……”

    沈夫人一愣,扑哧笑出声来:“没说让你嫁他呀!何况如今太后薨逝不久,国丧还在,咱们虽不是天家,少说论你婚事也得明年了,急什么呢?”

    沈清婉的脸憋了个大红,低着头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