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二十章 情定江畔

卿如春风来 第二百二十章 情定江畔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日沉西山,天边的霞光笼罩着江面,碎散如金珠,绚烂如烟花。

    胜邪捡了些枯枝桠来,在江边石堆上摆成了一小摊。

    随后他生了火,又杀了鱼,全都准备好,便见着小爱从远处跑回来了。

    “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调料?”胜邪看她满怀的香料,觉得好奇。

    “那儿驻扎了些火头军,我管他们讨的。”小爱理所当然地答道。

    胜邪一愣,没说什么。

    “哇,这鱼真肥!”小爱看了看那两条已经被开肠破肚处理干净的鱼,不由地感叹出声。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小爱便架起鱼来开始烤了。

    “你喜欢吃鱼吗?”

    胜邪支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此刻正在认真烤鱼的小爱,开口问道。

    “喜欢啊,”小爱嘻嘻笑着,“鱼肚子最好吃了,肉又嫩,也没什么小刺,不会卡着。”

    “那我把鱼肚子都让给你吃。”胜邪冲她咧嘴一笑。

    小爱抬眼看他,随即抿了抿嘴低下头去,心里暗暗甜着。

    鱼烤完了。

    小爱正想递给胜邪,却是犹豫了一下,便抬手先拿到自己嘴边啃了一口,想试试咸淡。

    谁知那鱼肉烫得很,小爱登时张着樱桃小嘴直呼气,却不舍得把鱼肉吐出来,那对好看的柳眉都簇在了一处。

    胜邪忙上前接过她手里的鱼,伸手到她唇边,着急道:“烫就吐出来啊,你是不是傻了呢?”

    小爱见脸前摊着胜邪修长的手,看到他眼中着急的神色,不由地脸一红。

    他也不会嫌弃自己吐出来的脏吗?

    胜邪见她发愣,中指迅速往她下颌正中一摁,小爱便条件反射地将鱼肉吐了出来。

    胜邪又递过来一个水囊,说道:“含些冷水,烫伤了再吃东西可就没滋味儿了。”

    这一串行云流水,当真是自然得很。

    小爱听话地喝了一口水含在嘴里,此刻说不出话来,只能眨着委屈的大眼睛望向胜邪。

    胜邪看着小爱的眼睛,里头似有星辰大海一般,在昏暗的天地之下,闪着熠熠的光芒。

    下午看她捉鱼时那个中邪的感觉又来了。

    二人离得如此之近,仿佛能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

    胜邪呆愣了片刻,视线不自觉移到小爱水润鲜红的娇唇之上。

    此刻含着一口水,鼓着腮帮子的小爱,都不知自己在胜邪眼中有多么诱人。

    胜邪暗暗咽了咽口水,鬼使神差的凑上前去,眨眼之间便轻轻吻在了小爱嘟着的唇边。

    噗!!

    被胜邪吓了一跳的小爱登时把嘴里的水都喷了出来。

    胜邪瞬间清醒了。

    他闭着眼,暗骂一句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由着一脸的水滴滴答答往下落。

    小爱也惊呆了。

    气氛变得尴尬又微妙起来。

    胜邪叹了口气,随意抹了把脸,睁开眼把鱼递给小爱,红着张脸嘟囔了一句:“你……慢点吃,肚子吃完给我吧。”

    说罢便转过身去,不敢再看小爱。

    小爱见他转过身去了,突然心里一虚,以为胜邪生气了。

    她哪儿知道胜邪现在的脸又红又烫,像团火似的,自然不愿让小爱看到。

    可小爱又碍着面子不想主动去与他说话,愣是一小口一小口吃完了鱼肚子。

    小爱抿抿嘴唇,朝胜邪挪了挪,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嘀咕道:“鱼凉了不好吃……”

    胜邪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

    借着幽幽的火光,胜邪的大红脸儿倒是不那么明显了。

    他看了一眼小爱手里的鱼,鱼肚子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便顺手接了过来开始啃。

    小爱见他丝毫不在意的模样,也是悄悄上扬了嘴角。

    “那个……”胜邪指了指温在火堆边的另一条鱼,“你吃这条鱼肚子吧,吃不完剩下的给我。”

    胜邪都不敢看小爱的眼睛,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没话找话着。

    “我吃饱了,”小爱轻声说着,“这鱼这么大,我哪儿能吃那么多的。”

    胜邪此刻嗡着脑袋,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我烤得好吃吗?”

    “嗯……”

    两人又是冷了场。

    小爱见他不说话,心里微微有些着急,四下瞥了瞥,见到方才的水囊还在地上。

    她轻咬下唇,伸手把水囊拿了过来。

    “喝点水吧,光吃烤鱼太干巴了。”小爱把水囊递给胜邪,轻声细语地劝道。

    胜邪自己脑子还没捋直呢,哪里有心思注意到小爱此刻微妙的变化。

    “唔……好。”想都没想,胜邪便接过了那个水囊。

    小爱的脸一红,只觉得自己心如擂鼓,小鹿乱撞。

    胜邪咽下口中的鱼肉,喝了一大口水。

    却不料下一刻小爱便伸手把他脑袋转了过来,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一片温暖柔软的触感覆上了胜邪的唇。

    嗯??

    胜邪一愣,手里吃了一半的鱼都扔了,满嘴的水拼命忍住才没喷了小爱满脸。

    小爱觉得自己快窒息了才放开,立刻便是转过身去,抱着膝盖把脑袋埋进里头,再不敢看胜邪。

    这下两人可算都明白了心里的困惑。

    一个知道了她为什么要喷自己一脸水。

    一个知道了他为什么亲完自己就转身不理人。

    胜邪咽下嘴里的水,呆呆地看着小爱的背影,片刻便低下头去,无声地开怀笑着。

    他伸手去拉小爱的肩,将她转回来。

    小爱脸红到耳垂,低着头怎么都不肯抬起脸来。

    胜邪也不勉强,此刻他心里的欢喜大约是无法被任何事物覆盖。

    他将小爱拥进怀里,那小小的一只在自己怀中微微颤着,又软又烫,可却让胜邪爱不释手。

    “小爱……”胜邪轻轻唤着她的名字。

    “小爱,我曾经特别羡慕我的主子。他有自己心爱的姑娘。”

    “见到主子和小姐在一道,看着他们俩那个幸福的模样,我就想着,以后我也要找个心爱的姑娘,我也要这样,让她觉得自己跟了我是最幸福的事儿。”

    “小爱,你知道吗,我想我找到这个姑娘了。”

    “小爱,就是你呀。”

    这一晚,胜邪紧紧抱着小爱,说了很多话,几乎要把自己的心掏空一般。

    小爱只觉得自己泡进了蜜罐里,再不肯出来。

    直到月栖东山,小爱才在胜邪的怀里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