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三章 冲撞佳人

卿如春风来 第二百零三章 冲撞佳人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春风林不一样……”祁佑皱起眉来,这么早就让沈清婉知道,的确不是一个好事。

    “包括胜邪,萧潭,我的手下没有一个人知道春风林。”祁佑坦白道。

    沈清婉不解:“他们都是你的心腹,为何连他们都不知道呢?”

    她暗暗想着,怪不得晚间和胜邪说起春风林,胜邪那般的反应。

    连自己说要去,胜邪也没有一丝异样。

    原来连胜邪这样的心腹,都不曾知道春风林的背后之人乃是祁佑。

    “也许是因为我没有什么安全感吧。”祁佑坦然一笑,回答道。

    沈清婉思索了一阵,心里却不敢苟同。

    即使没有安全感,可萧潭胜邪他们都是跟祁佑出生入死过的兄弟,难道连他们都信不过吗?

    祁佑似乎看出了什么,打断她的思路道:“我不是信不过他们,只是想多一些后路罢了。”

    “不过有一事,倒是要准备一番,”祁佑抬起头来望着沈清婉,开口道,“今日既然是贤妃设局,要你误会我不忠于你,你好端端地离开了这儿,只怕她会起疑。所以我们接下来几日,得要冷战一阵才好。”

    沈清婉一愣,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正想说些什么,却见祁佑冲自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她顿时一阵不妙的预感涌上心头。

    果然,下一刻就被祁佑拉进了怀里。

    “唔,你……做什么?”突然被拥住的沈清婉,慌张得手都不知往哪儿放,脸颊一红,话到嘴边都结巴了起来。

    祁佑却是轻笑着在她耳边吹气:“既然要冷落我几日,那不得一块儿先补回来吗?”

    沈清婉只觉自己脑袋嗡的一声,两只手胡乱地想抓住些什么,却是在维持平衡和努力挣扎之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度。

    “这衣衫太碍事了……”祁佑低哑的声音传进沈清婉的耳中,她只觉得自己的腰间一松,腰带顿时滑落了下去,“没想到我有朝一日,还要会解男子的衣衫,当真是有意思。”

    沈清婉听他这胡闹的话语,脸涨得通红,头顶的玉冠也在二人的耳鬓厮磨中变得松散挪晃,摇摇欲坠。

    祁佑见状,浅浅一笑,一手托住沈清婉的脊背,一手伸到她发间,将她玉冠中的银钗轻轻取出,再摘下那玉冠,随手便丢到了地上。

    见沈清婉的乌发顿时散了开去,祁佑满足地一笑,轻轻吻着她的额间。

    沈清婉又羞又怕,挣扎躲着,可祁佑哪里肯放过她,眼见着整个人都要压到她身上去了。

    “啊!”沈清婉觉得自己背后被什么东西硌到了,轻呼一声,“疼……”

    这一声轻呼夹杂着颤音,钻进祁佑耳中,觉得当真是柔媚得不行。

    祁佑侧头一看,原是那个放在桌上的小几,他一挥袖子,便将那小几打翻,推落在地。

    桌上的茶具杯盏尽数哗啦一声碎在地上,那小几更哐啷地一声闷响,震得外头的小丫头都猛地一颤。

    “公……公子……没事吧……”小丫头虚着语调轻声试探地询问了一句。

    沈清婉自然是听到了外头小丫头的声音,吓得她顿时清醒过来,推了推祁佑:“外头……外头有人听到了……”

    沈清婉声音柔糯无力,祁佑几乎不想与她分开。

    只是无法,沈清婉担心外头,他自然是要去解决一番。

    祁佑低笑,翻身下了那罗汉床,只稍稍整理了下衣衫,便朝外走去。

    拉开了门,祁佑见到那个怯生生的小丫头,眼中满是惊慌地认罪着:“殿下赎罪……奴……奴婢是不是……打扰殿下了……”

    这小丫头可是亲眼见着一个公子进了去,哭着将三皇子拳打脚踢了一通,紧接着倚梦拢杏两位姑娘都被请了出来。

    如今三皇子独自与那公子在屋中,安安静静的,也不知是在做什么。

    小丫头虽说年纪小,可在春风林里,怎样的春意盎然不曾见过了?

    而如今三皇子一脸的春色,微眯着眼睛,衣衫不整的站在自己面前……

    这里头还能有别的事儿吗?!

    三皇子原来……喜欢男子啊?

    小丫头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

    祁佑自然料不到眼前的小丫头都在胡思乱想个什么,只好声好气地笑了笑道:“你去别的地方当差吧。”

    随即又向胜邪招了招手,胜邪便代替那小丫头守在了门口。

    那小丫头忙低下头去,慌慌张张便离开了。

    祁佑关上门,回到了屋里,一眼便见到沈清婉蜷在了罗汉床的一角。

    她头发散着,脸颊泛红,微微低着头,咬着唇,双手抱膝,小小的一只蜷在那里。

    祁佑走到她面前,坐在床边,见她缩在床的最里面,眼睛湿湿地望着他。

    看到沈清婉这个样子,祁佑顿时心一痛,暗骂自己是不是太莽撞了,吓到了她。

    “婉儿,”祁佑轻唤了一声,语气里带了一丝歉意,“过来好吗?”

    沈清婉犹豫了一下,垂眸想了想,还是慢慢地挪了过去。

    祁佑心头一暖,看着眼前之人如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望着自己,显然是害怕着,却不愿拒绝自己。

    他伸手将沈清婉的发丝挽到耳后,动作轻柔,脸色和静。

    沈清婉慌乱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身子也不颤了。

    她抿了抿唇,又朝祁佑挪了挪身子,挨着他跪坐着。

    祁佑惊讶地看着她的动作,不由一愣,手也顿在了那里。

    沈清婉大着胆子更靠近了些,只听着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作响,不敢去看祁佑的眼睛。

    祁佑渐渐困惑起来,不知沈清婉在做什么,正想说些什么,竟见沈清婉低着头,微微颤着小手,搭到了自己的衣领之上。

    “你……”祁佑一惊,话还没说出口,已经看见沈清婉一闭眼,下了决心一般将衣服往下一挣,顿时露出了雪白光滑的肩头来。

    祁佑一慌,忙把她衣服拉了回去,低声问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沈清婉屏了半天的气,被祁佑这一问,一下子便全泄了,眼泪也跟着不争气地涌了出来,扑进祁佑怀里便伤心地哭了起来。

    祁佑满头的雾水,只得先柔声细语地安慰她:“怎么了这是,别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