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懵懂之心

卿如春风来 第一百六十七章 懵懂之心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怎么了?”祁佑见沈清婉不说话了,心下觉得好笑,拉过她来自己膝上坐下,温声道:“我忙了一半过来的,你便是我要和你大眼瞪小眼呢?”

    沈清婉一听,倒是回过几分神来,眼见自己怎么又到了祁佑怀里了,眨了眨眼心虚道:“你若是忙,便……”

    祁佑伸出食指轻摁沈清婉的唇,佯作生气的样子,板着脸道:“你再跟我客气一句试试?有话就说。”

    沈清婉脸一红,便听话地讲起故事来:“他俩第一次见,其实最早还是在我的屋子里……”

    沈清婉娓娓道来,将那日萧潭是如何冲撞了她二人,以及花宴之时的所见所闻,和陆雪烟的交谈等等,都说了出来。

    “我原以为雪烟不理他,他便也会歇了这个心思,”沈清婉嘟了嘟嘴道,“谁知那人当真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沈清婉在那儿义愤填膺地说着,祁佑却是边听边乐,心说沈清婉这忽喜忽嗔的模样,可比故事本身有趣多了。

    沈清婉讲得起劲,自然没有注意到祁佑的心不在焉。

    说完了萧潭给陆雪烟写的信,沈清婉又将自己如何与萧潭讲清了那些道理的事儿也说了。

    随后便是心虚地露出个尴尬的笑,又把萧潭从此消失不见的事儿给交代了。

    “我就想着,他是不是以为我说他配不上雪烟了……”沈清婉吐了吐舌头,满眼内疚。

    “原来是这样,”祁佑歪过头来,一脸若有所思地样子,“我说他怎么近日这般急功近利,从前也不见他这样。”

    “什么?”沈清婉听出点话头来,忙着急问他。

    “是这次赈灾的事,”祁佑耐心解释道,“他原是京中的职位,不需要出去的,但这回需要的人手比较多,他便毛遂自荐,希望能一起去。”

    沈清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来萧潭确实是听进去了她的话,打算先挣点功绩来,这个想法倒是对的。

    祁佑问道:“那你接下来可是有什么打算?”

    沈清婉思忖了一会儿,答道:“我想着,不如安排他二人见一面,若有什么误会,解开了也好。”

    祁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只是我担心,雪烟她……”沈清婉面露愁色,支吾道,“我觉得她心里是有萧潭的,只是她心中还装了太多旁的东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她……”

    祁佑拍了拍膝上的人儿,安慰道:“每个人有自己的路,若是他们的路最终会走到一起,那无论多少波折都是无所谓的,关键还是他们自己,你改变不了什么。”

    沈清婉垂下头去,不说话了。

    祁佑没有错过沈清婉的失落,忙依着她道:“这样,你与陆小姐商量一下,随便什么时候都行,我带萧潭过去找你们,给他们俩一点时间,让他们自己商量。可好?”

    沈清婉点了点头,面上的愁色却是没有一点消散的迹象。

    祁佑面带笑意地伸手揉了揉她眉间的川字,轻声道:“别担心了,好吗?”

    沈清婉转头看了看祁佑,他脸上的笑意如春风般沁人心脾,倒是吹散了她不少的愁绪。

    沈清婉抿唇,低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到底是舒心了不少。

    祁佑见她总算是开怀了几分,拥过沈清婉来,便是在她脸上一啄,略带歉意道:“我怕你又不听话等我,特地半途抽身出来的,如今我须得走了,你好好休息,别多想了,知道吗?”

    沈清婉一惊,忙从祁佑怀里挣出来,着急道:“我以为你办完事儿了呢!那你赶紧去忙,等雪烟那儿有消息了,我再让胜邪带给你。”

    “好,”祁佑起身,又想到了什么一般,补充道,“尽量越快越好,我看萧潭那个样子,十有**是要跟着去灾区的,这一去又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了。”

    沈清婉点了点头,道:“好,我有数了,你快去吧。”

    祁佑浅浅一笑,朝沈清婉走去。

    沈清婉脸上一红,知道他定是又要占自己便宜,虽说没躲,但也是咬唇垂下头去。

    “婉儿……”

    谁知祁佑只是上前轻轻将她抱在了怀里,柔声道:“等我处理好京中的事,我就和父皇请旨封王,娶你做我的王妃,我们便在封地上平平安安地白头到老,好不好?”

    沈清婉一愣,没有说话,只是也轻轻攥着祁佑的衣摆。

    祁佑无声无息地轻叹了口气,依旧柔声道:“我可以等你愿意的那天,你慢慢来,我不急。”

    沈清婉心中一阵柔软,不由得轻轻“嗯”了一声。

    祁佑又将她拥紧了几分,少顷便松了手,恋恋不舍地走了。

    沈清婉望着祁佑离去的背影,不自觉将手掌放于胸口,静静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心里默言着:“好,等你安排好一切,我便做你的王妃。”

    是萧潭与陆雪烟他们二人的原因吗?

    那种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苦,让自己慢慢明白了当下的幸福看似顺理成章,实则无比难得。

    祁佑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心迹,只怕也是因为这个。

    那日陆雪烟眼中的失落,沈清婉看得一清二楚,而自己手中已经有的,是不是应该好好珍惜?

    沈清婉沉思着,末了只觉得老天当真厚待自己,若是没有这次失忆,她也许这辈子都无法如局外人般看清眼下的一切。

    她微微笑了笑,既然已经有了最好的,那便好好抓紧吧。

    沈清婉唤了春兰进来,准备就寝。

    春兰看着沈清婉满面桃花的样子,心中也高兴。

    只是她还惦记着旁的。

    “小姐您可与殿下说了胜邪的事儿?”春兰看似无意地问了一句。

    沈清婉一怔,这才想起来,心里光惦记着陆雪烟,又因为祁佑说手头的事儿还没处理完,就急急让他走了。

    竟然没有把胜邪和小爱的事儿告诉他。

    沈清婉想了想,以后说也是一样的吧。

    于是为了不让春兰担心,沈清婉便撒了个谎。

    “说了说了,”沈清婉略带了些心虚,“殿下说会去查查的,咱们赶紧歇下吧,我都困了。”

    春兰闻言,放心地点了点头,便上前来为沈清婉摘起钗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