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亲芳泽

卿如春风来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亲芳泽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日,外面的日头格外得好。

    沈清婉用了午膳,竟是没有丝毫倦意,带着几个小丫头在和铃轩的院子里闹了个不停。

    还是冯嬷嬷出声制止,说用膳过后这般闹腾,只怕是不利于消食,愣是让几个小丫头别再由着沈清婉闹了。

    沈清婉调皮地冲着冯嬷嬷吐了吐舌头。

    而几个小丫头自然没有这般胆子,犯了错还跟冯嬷嬷这样的老人儿扮鬼脸。

    故而一个个都是低着头瑟缩着。

    “好啦好啦,”沈清婉低声对她们说道,“你们赶紧回去歇息,冯嬷嬷估计是年纪大了要睡午觉,被我们几个给吵的。”

    这话说得好不敬老,沈清婉捂着嘴嘻嘻一笑,便是让她们都赶紧走,只留着春兰陪自己回屋了。

    “小姐,”春兰边陪着沈清婉往屋里走,边念叨着,“您打算午睡吗?”

    “哎,”沈清婉稍稍伸了个懒腰,“这般闹过,困意倒是也有些了,左右也是闲着,如今天日长了,自然是要睡个午觉,好打发晨光。”

    春兰闻言捂嘴笑了笑,口中戏谑道:“小姐这般活蹦乱跳的,哪儿还需要打发晨光?”

    沈清婉也不恼,佯怒点了一下春兰的额头,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屋门:“死丫头!连你家小姐都敢打趣了,我看我是太惯着你。”

    春兰在后头自然是缩着头轻轻一笑。

    结果沈清婉的第二只脚才往里一迈,不知怎么的,便是登时一愣,转身就把身后的春兰往外一推,一个顺手就飞速把门关上了。

    春兰自然是吓了一跳,随即一头雾水,忙敲门道:“小姐!小姐!”

    “嘘!!”沈清婉隔着门冲着春兰嘘,示意她莫要喊叫,万一招了人来可不得了,口中敷衍道,“我……我睡了,你也去歇着吧。”

    春兰听得这话更是想不明白,就算午睡,也得她侍奉小姐解了钗环呀。

    谁知她还想张口问些什么,里头沈清婉又补了一句:“没我的吩咐,不许让任何人进来!”

    春兰一愣,这……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春兰顿时明白了什么,不自觉地捂嘴“扑哧”一笑,随即便在门口的长廊边上坐下了。

    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嘻嘻。

    春兰心里悄悄想着。

    小姐不让任何人进去,她自然是要帮小姐好好看着门。

    而门那边的沈清婉,此刻还愣愣地面对着门,只觉得脑袋一阵一阵的嗡响,连转身的勇气都没有。

    一袭白衣从房梁之上翩然而落,轻盈地站定于沈清婉的身后,缓步上前。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祁佑的嘴角漫过一丝笑意,伸手轻轻搭上沈清婉的胳膊,将她转了过来。

    沈清婉转过身来,看着这个日思夜想的人,就这样毫无预兆地站在了自己身前,心中情绪翻涌,眼眶顿时红了。

    “嗯?”祁佑脸上的笑意一滞,转瞬便明白了过来,上前一步,另一只手拂过沈清婉的脸颊,口中柔声安慰道,“别哭啊……”

    祁佑一步一步的靠近,二人的气息胶着,沈清婉顿时有些慌神,伸手就想推他,可那人偏偏岿然不动,沈清婉急了,轻声道:“春兰还在外面呢……”

    “那又如何?”祁佑唇角微勾,仗着沈清婉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得寸进尺地更上前一步,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托着她的颈侧。

    沈清婉只觉得祁佑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心下一慌,伸手不知该往哪儿抓。

    着急之处,她头一歪,已是感觉一片柔软的触感贴上了自己的脸颊,吻掉了自己方才慌乱中流下的泪。

    “婉儿……”祁佑的声音变得低哑,气息喷薄在沈清婉的耳际,轻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我好想你。”

    沈清婉只觉祁佑的声音似是有一股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将自己的理智抢夺一空。

    她的小手亦是轻颤着,鬼使神差地攀上了祁佑的腰间。

    祁佑觉得自己腰间一股酥麻穿过,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只由着心做主,将数月的思念化作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唔……

    沈清婉觉得自己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懵然不知所措,攀着祁佑腰间的手不自觉地一紧,攥到了他腰间的肉。

    “嘶……”祁佑吃痛,往前一缩,二人更是毫无间隙地贴到了一处。

    “怎么了……”沈清婉无法思考,只是下意识地问出了声,却发现自己此刻的声音当真是娇媚得不得了。

    祁佑心头的理智回来了几分,用额头轻轻抵着沈清婉的,低低笑道:“你抓疼我了……”

    沈清婉闻言倏地一松手,又是紧张又是害怕,都不知自己在做些什么。

    祁佑只觉得眼前的人儿不知所措的样子真是可怜又可爱,忍不住将她一把揽进怀中,又在她的唇上轻啄了几下。

    沈清婉羞到不行,避开祁佑毫无节制的吻,将自己整个脑袋埋进他的怀里,紧紧攥住他的衣襟,宛如一只落水的小猫一般,再不肯松开。

    祁佑一脸满足的笑,也不着急再亲芳泽,只伸手将她拥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眯上了眼,温柔地念着:“我知道,我也想你,婉儿,我也想你……”

    他怀里的沈清婉,自然是听到了祁佑的这句话,不由得微微扬起唇角,松开他的衣襟,环住了他的腰。

    “咱们进去说话好吗?”祁佑见沈清婉搂住了自己,便一动不动了,心下不禁觉得好笑,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商量着。

    什么叫……沈清婉一阵尴尬,怎么好像是自己非要在门口缠着他似的。

    她顿时松开手来,佯怒着轻推了一把祁佑。

    祁佑也不走,只顺势后退了半步,低下身来目光灼灼地看着沈清婉羞得通红的小脸,浅笑着调戏道:“我今日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爱不释手。”

    言罢,便是咧开了嘴,开怀一笑,伸手捏了捏沈清婉的脸颊。

    沈清婉被他毫不避讳的目光惹得又羞又恼,抬手便将他挡开,用力将祁佑扳过身去,使劲儿往里推。

    祁佑也不抵抗,一脸笑意转身拉过她的手,二人朝着里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