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九十一章 意外

卿如春风来 第九十一章 意外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只是不知父亲何时才会回来,这些日子也不知道他与哥哥在忙什么,见都见不到人。”

    沈清婉愁眉不展的样子,自言自语着。

    眼前的胜邪也不过是个暗卫,只怕是不知道多少朝堂上的事情。

    至于为何不直接拿走,沈清婉也怕自己那个六姐真的在做什么坏事,这头露了破绽,那头会再补上。

    只是若被她发现了,又有什么后招,如今这会儿心里有数,总比来一出挡一出的被动要好。

    “罢了,”沈清婉下定了决心,“你先原样放回去,我自有安排。”

    胜邪点了点头,转身便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直到树梢第一枝花露了些胭脂色儿,一封玉山公主府的请帖打破了沈清婉悠闲的生活。

    玉山公主,便是生了庆成郡主的那位。

    玉山公主原是先帝皇贵太妃的小女儿,从小迸灵精怪,深受先帝宠爱。

    长大之后先帝指婚,玉山公主保留公主称号,迎驸马入公主府。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偏偏这位公主因着先帝的宠爱,嫁了人后,依旧还是千娇万宠,身份尊贵的公主。

    后来先帝驾崩,当今圣上即位,虽说不若先帝那般宠着玉山公主了,可好歹是自己的妹妹,也不曾有所亏待。

    玉山公主府依旧是在京城里,几乎每年京城中第一出迎春的花宴便是来自玉山公主府。

    久而久之,这也变成了一个固定的事儿。

    玉山公主府不举办花宴,便也没有谁家的小姐郡主的敢先递了帖子,抢了这个头。

    国公府家的小姐自然是都被邀请了,不过沈家还有两房的小姐,便是只有嫡女才有那个资格一道前去。

    沈府也算是热闹了一阵,小姐们各自备着带去公主府的礼物,更是细细挑着新衣首饰。

    毕竟这是年后第一场花宴,又是大多世家贵族的小姐都会出席,众人自然想要讨个好彩头。

    何况公主府的花宴,那必定也是邀请了皇世贵族的男子,皇子世子的,定是不在话下。

    若是能在那些人面前留下个好印象,即便以后嫁不进皇族,那也是与名声大有相助的。

    故而因着花宴,又在沈清婉再三恳求之下,沈夫人总算是松了口。

    由着沈清婉出府去,与陆雪烟和高初瑶两位小姐一道,去挑挑首饰。

    又因为沈清婉说与好友一道,跟着人多碍事,沈夫人给沈清婉找的那两位嬷嬷自然是没有跟着。

    到了外头,沈清婉觉得自己身子都轻松了万分。

    这些日子被自己母亲盯得紧,都不知有多久没这样自由自在了。

    开春之后,连着街上的人都比冬日多了不少。

    马车上坐着春兰与沈清婉,前头则是胜邪在驾着车。

    一行三人穿过一片热热闹闹的场地,不少行人驻足,还时不时在指指点点。

    原来是街边的热粥铺子里,有人起了争执。

    “小泵娘,你这粥怎么就这么两片肉啊!上一个敢这么糊弄大爷我的人,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口中大喊着唬人的话语,都快把卖粥的小泵娘逼到角落了。

    那卖粥的姑娘虽然明明害怕得紧,脸上却是依旧赔着笑,口中歉意十足道:

    “这位大哥,是小店的不是,您今日的粥就算是我请您喝,您大人大量,莫计较了吧?”

    “哈哈哈哈哈!笑话!”那壮汉依旧不依不饶,“今日的粥?我可是天天来喝,那这以前的怎么算呢?”

    这便是明摆着的闹事了。

    围观的人虽心中打抱不平,可一见那壮汉的块头,也不敢轻易上前,只能一边嘀咕着罢了。

    “大哥您要多少钱,我赔您就是了……”

    卖粥的姑娘显然是想息事宁人,可那壮汉却是生了别的心思。

    “怎么?今日你那小相公不在铺子里,你这小手连放多少肉都捏不准了吗?要不要爷教教你啊?”

    那壮汉yin笑着,话音刚落便要去抓那卖粥姑娘的手。

    “啪!”

    一声鞭响恰恰好地落在了壮汉的脚边,愣是那壮汉都被吓了一跳。

    “哪个龟儿子吓老子我!”壮汉一怒,转身便是开骂。

    “呵,”来者嘲讽一笑,“我是龟儿子,你又是我老子,看来你果然是个乌龟王八蛋了!”

    壮汉没想到,出头的竟是另一个小泵娘。

    只见她一身大红金锦纹祥云的骑装,手腕脚腕皆是一圈小小的金铃铛束住,手中的鞭子是上好的嵌铸铁爪牛皮鞭,整个人英姿飒爽,意气风发。

    壮汉见着这小泵娘的鞭子,心中也是怵了一分,再抬头一看她不过十几岁的小丫头罢了,这底气又足了起来。

    “哟呵!”壮汉嘴角微勾,晃着粗壮的膀子,慢悠悠地朝那红衣姑娘走了过去,“这是哪儿来的小娃娃,这么大口气?你爹妈没教你吗?”

    红衣姑娘闻言目光一凛,一个眼刀过去,嘴边哼笑道:“我看你妈才没教你做个人!”

    言毕,那鞭子竟直直冲着壮汉的脑门挥了过去。

    “那我就教教你!”

    “啪!”壮汉未料到这丫头竟真有胆量抽自己,那鞭子来时只得抬起胳膊一挡。

    他身上因为初春还厚着的棉衣竟是活活被抽破,手臂上登时一道口子,立刻溢出鲜血来。

    壮汉看着自己破烂的袖子和淌血的胳膊,整个人都愣住了。

    下一瞬,他早已不记得去找什么卖粥姑娘的麻烦,怒吼着便冲着红衣姑娘撞去,似是要撕裂她一般。

    红衣姑娘心中一紧,虽说自己身手好,但到底是个十几岁的姑娘罢了,若真要和这个比常人还壮一大半的汉子硬扛,只怕是吃亏的。

    都怪自己冲动,怎么就出手了呢?

    红衣姑娘退了两步,正准备卷起鞭子跑路,却见眼前飘过一个身影,轻点地面便是一个后空翻,足尖狠狠地踢在了壮汉的下巴上。

    咔啦!

    便听那壮汉捂着下巴向后一仰,便一**咚地坐在了地上。

    “啊啊啊!我跟你拼了!”那壮汉早已没了理智,顾不得自己满嘴的血腥味儿,就要再冲上来。

    而胜邪站在红衣姑娘的身前,没有挪动步子,只抽出腰间银剑,直指壮汉咽间,脸上写满了杀气。

    “滚。”

    只简单的一个字,那壮汉便瞬间清醒,眼中恐惧溢于言表,哆哆嗦嗦骂骂咧咧地便跑了。

    起点女生网独家首发,喜欢的朋友请来起点网支持灯灯,谢谢!(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