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淘宝混古代最新章节 - 第164章 柳哥儿

带着淘宝混古代 第164章 柳哥儿

作者:杨柳爱豆包书名:带着淘宝混古代类别:玄幻小说
    “柳哥儿,你怎会来常州?”

    接到奏报的左弗很惊讶,得知今日大军到达常州,便是带了人早早在城外等候。

    而让她惊讶的是,柳元杰居是这两百二十人的首领,而且还领了百户职。他何时加入左家军了?

    “如今伯父是都指挥使啦,你那卫所好,我爹便求你父亲,让我也去了江东门。”

    柳元杰从马上下来,笑着道:“弗小妹,以后哥哥我就靠你混啦!”

    左弗嘴角抽了抽,望着柳元杰那黑黝黝的脸,心想,晒这般黑,估计已经被白擢言虐过了吧?

    再望望后面的军士,好多都是新面孔,想了想也就明白了。朱慈说是军中精锐,应该只是这批人里的精英,毕竟前线危机还未退散,是不可能将老兵抽调给她的。

    不过嘛……

    望着一群武装到牙齿的士兵,她点点头,“还得靠哥哥帮扶。”

    顿了下又道:“我观这些士兵好多都是新面孔,不过肤色黝黑,应也训练不少时间了吧?”

    “这下都是从各卫所抽调进江东门操练过的军丁,除了没上过战场,素养都不错。”

    柳元杰介绍道:“这回来常州,陛下赏了我个百户职,还让我给你带句话,让你可在地方上也招募军士。前线战况激烈,前几日清军再次组织渡江,还好有燃烧弹,飞雷,不然可真危险了。”

    左弗心里一紧,道:“伤亡很大?”

    “那倒不是。”

    柳元杰道:“主要许多都是新兵,协调上还有点问题,让清军钻了空子。不过好在周大人心思缜密,沿江都设了地雷,还派人把守,这才破了清军计谋。有这些神器在,我们的伤亡倒很少,就是清军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有些疲惫。”

    “如此便好。”

    左弗松了口气,“我留下的燃烧弹与火油足够多了,短时间内也不用惧怕鞑子。他们冲击越多,能用的船越少,今年应该能过个踏实年了。”

    “谁说不是呢?”

    两人边走边谈,到了码头,便是上船,这多人要再住衙门显也不可能。而且柳元杰不是她亲卫,来了地方上也得去千户所待着。好在,常州的几个卫所基本都没人了,柳元杰来了,正好带人驻扎进去。

    左弗前日就接到了驿站传来的信息,所以也早选好了地方。小营前卫所离着衙门近,就隔了一条河,若有事,来回奔波也比较方便。

    卫所的房子大多都坏了,这小营前以前很有名,只是因着卫所糜烂,如今的卫所里只剩下了几十人。这两年老千户与两个百户相继离世后,这卫所就成了没人管的孩子。

    而这卫所因在市区,当年分配到的田地都在城外,这些年下来,早就被权贵侵吞光了。故而这些军户也不种田,全靠替权贵做苦差过活。

    现在听说要来新的百户了,还是大名鼎鼎的左家军,心里都十分高兴。

    朝京门卫所就是靠向了县主,如今那日子过得叫一个敞亮。他们也想去,可奈何身份差距太大,找了几次几回都没能找上。而如今,县主竟亲自指定小营前卫所为左家军的驻扎点,这如何能让人不高兴?

    所以这几日,他们都在配合左弗干活,将坏的房子都推倒,跟着木匠们搭建木板房,几日功夫下来,这卫所竟也像点样子了,看着就心里舒坦。

    二百来人进了卫所,昔日冷清的小营前一下就热闹了起来。左弗早早就命人做饭,这会儿正好到饭点了,便也停了叙话,邀请柳元杰一同用餐。

    待一顿饭吃完,左弗喝了口茶后,便将这些日子来的遭遇说给柳元杰听,说完便是起身拱手,“哥哥,这些人若不铲除,咱们在常州的日子不会好过,这回还要仰仗哥哥多多出力了。”

    “弗小妹,你这说得什么话?!”

    柳元杰颇为不悦地道:“自打你前事尽忘后,就与我生分了。你怎么忘了?咱们是喝过血酒的兄弟,自家兄弟什么帮不帮的?”

    “柳哥儿说得对啊!”

    另一个名唤乔海正的圆脸小扮嚷嚷道:“弗小妹,自打你死而复生后咋就不理我们这般兄弟了?你别听外人胡诌,那吕华岱就是贪恋富贵,所以才说你有失妇德,他就寻个借口,你莫要理他!”

    左弗嘴角抽了抽,忽然很想说,那啥……

    我好歹也是个女人,你们能不能别老兄弟两字挂嘴上?

    揉了揉眉心,道:“那种东西鬼才能想起他。这不是长大了吗?总觉该避嫌,不要让娘亲难过了。”

    “行得正就不怕人说。”

    乔海正是个直爽的人,“要听着人话过日子,那不得憋屈死?”

    “嘿,还是正哥看得通透。”

    左弗讪讪一笑,“大智若愚啊!”

    “那弗小妹……”

    乔海正上前两步,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你准备啥事动手?你现在怎么变仁慈了?这种鸟东西,要以前早收拾了!你居然能忍二十多天?”

    “哈。”

    左弗笑了起来,“对付这些人啊,咱们不光要消灭他们的rou体,还得消灭他们的钱袋子!这二十多天,他们亏得可惨哦!以后就算开门了,也没人去粮行买粮食了,这样的事我要不忍才傻哩!”

    “那现在时机到没?”

    柳元杰道:“你今年还未纳粮,正好就用这借口收拾了。”

    “我都让人摸底去了,其他人暂不动,这李谂得先办了。这老东西,仗着自己父亲祖父的关系,在常州横行霸道,隐瞒了诸多土地,我已经将他的账算清楚了,我估摸着他们还有后招,所以想再等等,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招数……”

    左弗抿嘴冷笑,“等他们招数用完了,我再出手也不迟。”

    “弗小妹,你现在跟着道长学本事,果然是不一样了啊。”

    柳元杰啧啧称奇,“如今这整得跟狐狸似的,我都怕你了。”

    你才狐狸!

    左弗翻了个白眼,“会不会说话?你才狐狸呢。”

    “嘿,这不是说你聪明吗?”

    柳元杰搓搓手,憨笑道:“以后哥哥的好日子可指着你了。弗小妹,你会忘记咱们结拜时说的话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