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淘宝混古代最新章节 - 第122章 不懂,还是不懂

带着淘宝混古代 第122章 不懂,还是不懂

作者:杨柳爱豆包书名:带着淘宝混古代类别:玄幻小说
    身体很疲惫,可精神却振奋。

    近距离观摩了一场零伤亡的战役后,王大人像打了鸡血一般,明明一夜未合眼,可却是精神振奋,容光焕发。

    他从士兵那儿借来案桌上可摆放的太阳灯,奋笔疾书,将自己在京口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尤其是自己经历的这场战役更是大书特书。

    除此之外,他还对左弗组织百姓修建城墙,恢复农业等事也做了详尽的报告。

    他很兴奋。

    他感觉在这里他看到了圣人笔下的大同世界。虽然不知道那些古怪的东西到底是哪来的,可正如左大友说得那样,这重要吗?

    大明已经风雨飘摇了,就像一个饥饿到极点的人,有口吃的摆在跟前时,哪里还会管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除此之外,他对格物学也十分感兴趣。他有预感,若是这门学科被发扬光大,其效力不会输过现在的圣人学问。若是两者结合,岂不是能开创万万年的盛世了?

    王启年写得很认真,每写一段就要停下来想一想这些日子的见闻,想想就觉不可思议。

    人,竟可以走到这一步!听县主那意思,这些东西并不是神迹,而是掌握了某种规律后造出来的!就跟火炮,水车一样,都是可以造的!

    这种力量可以被人所掌控,而这种力量还掌控在大明手里,若是发扬光大的话,大明就不惧怕任何人的冒犯!

    过了两日,王启年回到了镇子上,并令驿站的驿员将自己奏折送去了南京。

    回到镇子上的王启年休息了一晚后,便又在镇子里溜达了起来。然后,他惊异地发现,左家军火烧清军的事已传得人尽皆知,一些说书先生竟已将此编成故事,四下传说。

    这……

    王启年又懵了。

    怎传得这么快?

    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这是有人故意将前线之事泄露出来的!不用问,定是江宁县主做的!

    他想了想,忽然觉得这手段很高明。

    这些说书人嘴皮子最是利索,一点点事都能给你加工的天花乱坠的,而此刻京口里镇的百姓最需要的就是这些东西。

    人心稳定,比什么都重要啊!

    这江宁县主当真是好本事!

    当下,也不再闲逛了,他打算去找左弗聊聊,自己那些疑惑也该得到答案了。

    左弗与他是一起回来的,所以他倒也不用再奔波,直接回了卫所,到了左弗居住的屋子前,自报了家门,没一会儿功夫,左弗身边那个粗壮的丫头便出来了。

    “大人,请。”

    王启年点点头,跟着椿芽进去。

    屋内的陈设很简单,看着完全不像女子闺阁,就跟左弗那人一样,女儿娇柔是没有的,有的只有男儿家的粗豪做派。

    这屋也不大,左右两间隔开,外间就摆放了一张书案,一个简易的书架子以及几张凳子。

    屋内有些乱,地上,书案上满是纸张。他瞄了一眼,发现那纸张洁白如雪,看着很挺括。

    又是一种没见过的纸张!

    而左弗手里拿的东西也让他好奇。

    不是毛笔,却一样可以书写,且看着书写极为方便,不像毛笔,还得将手悬空,不然字迹会被带花。

    而在书案后方墙上还挂了一张图,他仔细瞧了瞧,发现是张堪舆图。只是这张堪舆图极为古怪,材质特别不提,色彩也鲜明,十分有层次感。再仔细瞧瞧,上面的标注更是令人惊心,密密麻麻的,一眼望去,竟有点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除此之外,堪舆图上还有许多纵横线,也不知是干嘛用的,总之还是那句话:本官不懂。

    快速将这屋子内部扫视了一遍后,王启年便是躬身行礼,“问县主安。”

    “王大人来了?”

    左弗放下笔,笑着道:“勿要多礼,快请坐。”

    王启年应声坐下,婢女端来了茶,一番客套后,王启年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大人的困惑一两句话是说不清楚的。”

    左弗喝了口茶,道:“科学是一门很复杂的学问,涉及到方方面面,若不是经过系统的学习,怕是难以理解。”

    王启年想想也是。

    将太阳光聚到匣子内,怎么想怎么惊人,要这东西这么容易理解,那还惊到他吗?

    “那敢问县主,要将此学问学精,需要多少年了?”

    左弗忘了他一眼,笑了。

    “我师父已近不惑之年,自五岁启蒙便开始学这门学门,可学到现在他也只学了个皮毛,哪里敢说精通?”

    王启年只当左弗这是谦虚,因为这个时代的人都不会说自己精通学问,不然是要给人笑话的。所以听了这话他也没当回事,只是点点头,“学海无涯。”

    顿了下又拱手问道:“那敢问县主,学个皮毛的皮毛又要多久呢?”

    “皮毛的皮毛?”

    左弗摸着下巴想了想,感觉这问题还挺难回答的。上辈子,在学校时的感触还不是很深,可等工作后,面对着各类难题,她感觉自己跟白痴也没什么差别。

    与普通人相比,他们或许可以称得上学识渊博,可放到整个科学领域,他们不就是一群连皮毛都没摸清的人么?

    见左弗沉思,王启年心沉了沉,道:“很难?”

    “只是不好说啊……”

    左弗轻叹了一声,“不过现在我们也总结出了一点规律,若是将这些规律吃透,大概学个十几年也差不多了吧。”

    “哈?”

    王启年瞪大眼。

    都说十载寒窗苦,这圣人学问已经够难的了,难不成这科学比圣人的学问还难?

    左弗咧嘴笑了笑,“这事真不好说,不过只要我们肯做,就总能到达彼岸的。我设想是多开几所这样的学堂,招收适龄孩童,从小培养,等他们长大了,就能做许多事了。”

    “开办学堂?”

    王启年摇了摇头,轻叹道:“老夫往年在福建为官,也接触过西夷人的传教士,对他们的学问倒也颇有兴趣。可这世上不是人人都像老夫这样的,徐光启西学颇为精通,可朝里有几个人容得下他?心学和理学之争县主知道吧?你这学问教教这些军户或许没什么人会注意,可若一旦动作大了,老夫恐你会遭人攻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