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淘宝混古代最新章节 - 第5章 坐地起价

带着淘宝混古代 第5章 坐地起价

作者:杨柳爱豆包书名:带着淘宝混古代类别:玄幻小说
    王前贵有些懵。

    早上刘茹娘大张旗鼓地从他门前经过,他这才知道左家的千金左弗死而复生了!这事当真也稀奇,不过事后他想想,估摸着只是气息微弱被人误以为死了。

    这样的事虽说少见倒也不是没发生过,所以对于此事也就是一笑了之。只是眼下这小娘子来到了跟前,还说要请他鉴定首饰,这着实有些令他捉摸不透了。

    按说,他与她外公乃是商业对手,虽不至于互相背后捅刀子,可却也谈不上什么和谐。这会儿这姑娘来这里,难不成是来捣乱的?!毕竟,左千户家的千金任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大半个南京城的人都知道她的光荣事迹。

    好好一姑娘,舞刀弄枪的也就罢了,居然还整天跟一群军户家的小子混一起,搞得跟二流子似的,毫不知廉耻。自己要是那吕华岱,也得退亲,丝毫不值得可怜!不守妇道的女人要来做什么?给自己戴绿帽子吗?!

    想到这里,眼里便是闪起一丝冷意,刚要发火,却瞥见那姑娘从袖口摸出一个簪子来,然后令他更懵逼的话就飘了过来,“掌柜的,请替掌掌眼,看看多少价合适?”

    “你,你要卖?”

    左弗的套路让王前贵有点看不懂了,但等他看清楚左弗手里那支银簪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当下也顾不得王家珠宝商行大掌柜的矜持了,伸手就将银簪捞了过来,随即便忍不住惊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是哪位高人的杰作?这,这……”

    他这了半天都“这”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得连连感叹,“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

    现代工艺水平是古人无法想象的,若不是亲眼得见,王前贵绝不会相信,这世上竟有人能在这小小的银簪上雕刻出如此细致,整齐划一的花纹来。

    这简直不像是人做的事,若非要用什么形容的话,那只能是神的杰作了吧?

    他咽了咽口水,嗓子眼只觉有点发紧,手不由自主地握紧银簪,问道:“左千金,这是你家外祖新得的宝贝?不知出自哪位大家之手?”

    左弗笑笑,道:“这我就不知道啦!怎么样?王掌柜,您看看,这值多少银子?”

    “呵呵,千金莫要开玩笑了,老夫痴长你一辈人,你这般消遣老人家,未免不厚道了吧?”

    “王掌柜何出此言?”

    左弗故作惊讶,“我诚心来卖东西的……”

    说着便故作羞涩地道:“我闯了点祸,我娘对我管得紧了,可我又想买好多好吃的东西……”

    当真是败家子啊!左大友是造了什么孽?娶了个生不出儿子的凶婆娘不说,生个女儿还这么败家,真是作孽啊!

    听了左弗的话,王前贵对左大友充满了同情。不过同情归同情,生意还是要做的!

    这样的东西拿来,就冲这工艺那绝对是镇店之宝啊!想想那些贵夫人,王前贵只觉银子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当下便是露出同情,理解的笑容道:“原是如此!”

    说罢又有些愤愤不平地道:“这事错不在千金,令堂未免太不通情理了。”

    小人!

    左弗心里暗骂了一句,不过生意还是要做的,所以也只得做出一副无奈的模样,拱拱手道:“多谢掌柜的了。”

    寒暄过后,便进入了正题,“掌柜的,您看这个值多少钱?”

    “这东西银做的,本来也不怎么值钱。不过嘛,这个工艺倒是不错,所以我给你这个数……”

    王前贵伸出两根手指,左弗一阵兴奋,“两百两?!”

    王前贵翻了个白眼,“二十两!”

    左弗愣了下,随即便起身,王前贵忙道:“嗳,嗳,千金去哪里啊?”

    左弗冷笑,“掌柜的根本不想做这生意,我又何必留在这儿自取其辱?!”

    “您这话怎么说的?二十两可不低了!哪个银簪……”

    “您整个南京城给我找个差不多的出来试试?”

    左弗打断他的话,笑容更冷了,“莫不是看我人小,当我是痴儿耍?”

    “就是说。”

    陈观鱼也点着头,“莫不是当左千金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就是贫道这个方外之人都觉这银簪手艺不俗,其他不说,就冲这手艺,您老转手卖个百十两银子不成问题,物以稀为贵嘛。”

    王前贵脸皮抽了抽,笑得有点尴尬,“这开门做买卖,自然是有开有还的。千金要是不满意这价钱,咱们还能商量嘛。”

    “呵呵。”

    左弗冷笑,“大掌柜都开出这价了,你让我怎么商量?罢罢罢,反正南京城也不止一家珠宝店。师父,咱们去别处看看。”

    “四十,四十!”

    一看左弗当真要走,王前贵急了,忙道:“诚心买,诚心买,千金莫走!”

    左弗又是一声冷笑,“对不起,我现在不想卖了!”

    “别,别啊!”

    王前贵真急了!这东西要是落到别的商号里,回头还不得被东家怼死?想到这里便是大喊,“那千金说多少?!”

    “六十两,少一分不卖!”

    “这,这太高了吧?”

    王前贵一脸为难,“这毕竟只是银……”

    “你眼瞎吗?”

    左弗冷哼,“一颗猫眼石值多少?还是这颜色的猫眼石!”

    王前贵没辙了。

    这个草包千户千金怎么死而复生后变聪明了?

    “我这已是良心价了。”

    左弗板着脸道:“若掌柜的诚心做生意我还有好东西奉上。”

    “是何东西?”

    左弗呵呵一笑,“你都不诚心跟我做买卖,我又何必告诉你是什么东西?”

    说罢便是转身,道:“师父,我们走。”

    “六十二两,六十二两!千金莫走!”

    王前贵忙拦住左弗,笑着拱手,“那二两是老夫给你赔罪的,千金消消气,消消气。”

    说着便是轻轻打了自己一下,“哎哟,这还不是觉得千金是来戏耍老夫的嘛?毕竟你外祖家就开着珠宝店,在这南京城那也是数得上号的……”

    左弗呵呵一笑,吐出几字来,“小人之心!”

    “是是是,是老夫小人了,千金可消消气,六十二两,怎么样?”

    “呵呵,现在六十两我不卖了。”

    左弗笑着道,“七十两,要不要?”

    “你!”

    王前贵瞪大眼,“你这是坐地起价!”

    左弗拿着银簪子晃了晃,道:“就冲这猫眼石,这做工,七十两贵吗?您老转手就能卖两百两,不然你这二两银子怎么加得这么痛快?”

    你个小娘皮!

    王前贵在心里骂着,可脸上却不显露,只陪着笑,道:“70太多了,六十八如何?大家都讨个吉利。”

    “就七十。”

    左弗坚定得很,“您不要我上别家去了。”

    说罢又是要走。王前贵跺脚,“哎哟,千金,这做生意总有讨有还的,您这可不成啊!以后您的东西老夫都高价收,权当结个香火情,怎么样?”

    “七十就七十,没道理讲。”

    左弗耸耸肩,“反正东西好不怕没人买。”

    这下王前贵彻底没辙了。碰上这样的无赖你还能怎么着?这东西别说南京了,就是整个大明都找不出一个来。物以稀为贵,人家嚣张也不是没道理的。相反的,他不能错过这东西。若是被东家知道了,自己非被削死不可!

    想到这里便是一跺脚一咬牙,道:“成交!”

    令他感到惊异的事发生了。刚还冷着脸的小娘子顿化春风,笑吟吟地福身一拜,“那就多谢大掌柜了。”

    被坑了!

    这是王前贵的第一感觉!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从始至终自己都在被这个小娘子牵着走,这,这怎么可能?!不不不,这不是他的错!都怪簪子太精致了,让他没了理智……对,一定是这样的!

    望着几个背着银子的婢女拥护着左弗离去,王大掌柜默默流下两行眼泪:整日打雁,今日竟是被大雁打了眼,真是令人悲伤啊……

    明朝一两银重37.2克这样,七十两银子那差不多也有五斤这样。不重,但就这样背着大摇大摆地过街也不合适。不过幸好,左弗的婢女很多,一人分点,倒也不算太引人注目。

    这也让左弗对明朝有了第一个清晰的认识:电视剧里随便扔百十两银子出来的事是不可能发生在古代的。哪个白痴逛街会背着这么重的东西出来啊?那还能好好逛街吗?而且从这个细节也能看出,银子在古代的购买力相当高!

    通过陈观鱼的科普,左弗了解到,即使到了王朝末年,70两银子也足够一个五口之家吃上好多年了,可见银子购买力之强。

    得了银钱,左弗心里也安定不少。与此同时,淘宝上也传来消息,她那个蝴蝶插梳已被人买走了。第一次在时空淘宝上卖东西,她也不知定个什么价好。那玩意再精致也无法和现代工艺相比,同时她也不清楚这算不算古董,所以也只开了个两千的尝试价,多少都算个进项,现在她可是急需用钱的人,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走了一段路,便是寻了个不错的酒楼进去。用人之道,在于一张一弛,这点道理左弗还是明白的。刚刚卖簪子时陈观鱼出力也不少,这犒劳也是免不了的,不然空口白牙,仅靠威胁,别人能效忠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