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名门锦绣最新章节 - 381:艰难

重生之名门锦绣 381:艰难

作者:楚倩兮书名:重生之名门锦绣类别:玄幻小说
    纳兰锦绣记得永隆帝是个能文能武的,据说当年还是威震大宁的大将军王。后来夺嫡过程中,好像还动用了武力。他能变成大宁朝的九五至尊,其实就是踩着累累白骨上来的。

    不过这些她也只是听坊间的一些谣传,具体怎么样,像她这样的小辈是不清楚的。史书本来就是为当政者服务,这些事情肯定也不会记录在册。所以真相到底是怎么样,倒也不得而知了。

    “圣上不喜欢马吗?”

    “早先是喜欢的,只是最近这几年,他的伤病严重已经骑不了马了,所以这两匹名驹就都赏了人。”

    “一匹给了彭景,那另外一匹呢?”

    “另外那个赐给了逍遥王。”

    说起逍遥王,纳兰锦绣又想起那次宫宴上助自己脱险的那个人。没想到他竟是圣上的弟弟,但他在金陵没什么名气。说起叫逍遥王,大家可能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是个懒散王爷,每日都想着喝酒赏花,是一个胸无大志之人。

    “说起逍遥王,我就想起了上次在宫宴上遇见他,对我算是有救命之恩了。”

    纪泓烨微笑了下:“这份恩情,我给他记下了,以后有机会会还给他的。”

    纳兰锦绣点了点头,伸手把正飘落下来的枫叶接住,侧头对纪泓烨说:“不如把它拿回去做成书签吧!”

    纪泓烨耿直地说:“这个一碰就碎,怎么做书签?”

    纳兰锦绣怏怏的放了手:“确实是,我以前就喜欢采一些叶子夹在书里。时间久了之后,它们风干了会在书里留下淡淡的印子。这样即便是在冰天雪地的冬季,也能闻到春天的味道。”

    纪泓烨捏了捏手心里的小手,带着笑意问:“你把书弄得那么脏,就没被先生教训吗?”

    他这么一说,纳兰锦绣就忽然想到了以前在太傅府的时候,她气走了那么多夫子。阿娘生气了,拿着乌金尺非得要打她的手心,那时候都是阿爹护着她。

    后来宗玄奕开始教她读书,他教的很耐心,而她学的就更耐心了。那时候不管他布置什么任务,是读书还是写字,她总是很认真的完成。

    有一年她闯了祸,他很生气,罚她写字。那时候正值寒冬腊月,后半夜的时候是侍女们都睡着了,没人给她生碳盆子。

    她写了一晚上的字,手上都生出了冻疮。阿娘是有些生气的,看了她的手被冻成那个样子,心疼的不行,第一次主动提出了要给她换先生。

    那时候她一颗心都在宗玄奕身上,怎么可能把他换掉呢?于是她求了阿娘,又求了阿爹,才让他留下的。

    第二日宗玄奕给她带来了冻伤膏,涂得很细心。他们离的也很近,那时候她情窦初开,就觉得这人又是温和又是细致,而且生的还那么好看,又学识渊博,这世上大抵没有比他再好的男子了。

    所以,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他喜欢上了她的夫子。而他的夫子也是这世上最好的男子……

    “你想什么这么入神?”纪泓烨觉得她最近特别容易走神。

    纳兰锦绣摇了摇头,缓声道:“我只是想到了教我读书写字的先生,正如你所说,还真的是都被我气跑了。不过恶人自有恶人磨,有你在我身边看着,比几十个先生都厉害。”

    纪泓烨眉目愈发温和,笑着说:“你这是嫌我对你严厉了?”

    “是有一点儿,不过现在想想其实也有好处。若不是你那么严厉的教我,只怕我现在写字还像狗爬呢。

    “那现在就不像狗爬了吗?”

    “当然不像了。”

    纪泓烨伸手把一片落在她头发上的枫叶摘了下来,柔和的对她说:“等孩子出生以后,得了空,还是要好好习字。”

    纳兰锦绣撇了撇嘴,不情愿地说:“孩子都有了,我都成母亲了,你不能再让我写字了。”

    “孩子一转眼就会长大,你亲自做他的启蒙先生不是很好吗。”纪泓烨觉得他的小妻子是一个略有莽撞的性子,教孩子写字是极耐心的,这样磨练她的心性,将来对她只有好处。

    纳兰锦绣本来一说到写字就头疼,但一想到若是自己能亲自教孩子写字,倒也是件有趣的事儿。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硕大的腹部,把手轻轻放在上面,笑得很是柔和。

    肚子里的孩子仿佛也感受到了母亲的心情,在里面动了动,而且这一下动的还很大。纪泓烨看到她的衣衫一下就鼓了起来,那对他来说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孩子动的那么厉害她会不会不舒服?

    纳兰锦绣也没想到这小家伙这么有力气。从她怀孕到现在,这应该是它动的最厉害的一次了。她把手放在上面,忍不住笑着说:“原来你也想让我教你写字呀,那看样子我是得勤奋一些,不然到时候把你也带成狗爬了。”

    肚子里的小家伙活动的更厉害了,像是在翻身,又像是在活动手脚。它动的这么厉害,纳兰锦绣就有些站不稳。她伸手扶助纪泓烨的手臂,语气有些不知所措:“三哥,你看它这么动正常吗?怎么动的这么厉害啊!”

    这时候她一点都不像一个沉稳的大夫,慌乱的样子才更符合她这个年纪。纪泓烨一手握住她的手臂,一手扶住他的腰肢,安慰道:“不要怕,月份越大,孩子的动静也就越大,这是正常的。”

    “真是这样吗?”纳兰锦绣是被这一胎弄得患得患失。以前它不动的时候她怕它出事,如今动得厉害了,他也怕它出事。

    纪泓烨俯身把她抱了起来,柔声道:“可能是它闷在府里久了,如今到了外面也是兴奋的不行,咱们现在就回去。”

    纳兰锦绣也不知道他说的有没有道理,只在他怀里点了点头。那模样明显是一点主见都没有,凡事都准备听他安排。

    纪泓烨的心一下柔软到不行,平时看着再是沉稳,也到底不过是个刚到及笄之年的小泵娘。遇到自己不熟悉的事,也照常会慌乱会不知所措。

    他想在她生产之前他一定要多陪陪她,在这上面多花些心思,免得她总是慌乱无助。时间再难熬,也不过是几个月而已,只要挨过去了,自然就会好的。

    他想着的时候是这般,却不知现实远要比他想象中的艰难更多。纳兰锦绣孕七月的时候,身子便浮肿的厉害,时常睡不好。

    她的肚子比寻常七个月的要大了不少,自己站在地上的时候,竟然看不到脚尖。这时候对她来说,行走都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儿。但她心里清楚自己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所以再是艰难,她都忍着每日出去好好走上几遭。

    纪泓烨除了必须要在外办公的时候,大多时间都在府里。他的下属们也已经习惯在前院书房同他议事,而且每一次都是长话短说,问了他的意思,就出去办事了。

    他身边所有人几乎都知道,纪阁老的夫人有了七个多月的身孕,他整颗心都悬着,能不麻烦他的时候,尽量都不去叨扰。

    今年金陵城的雪也比往年多。每年快到年下的时候,天气都暖和不少该不下雪了,今年的大雪却是缠绵不去。

    瑾园内,纳兰锦绣和纪泓烨坐在临窗的大炕上,一人在看书,一人一手托着下巴看着院子里的下人们在扫雪,有些犯愁地说:“今年的雪怎么这么多,都出不了屋了。”

    因为雪很大,小厮们便把扫好的雪用小车推出去,就堆在离府门不远处,那里面如今已经快堆成了一座小雪山。看起来甚是壮观。

    纪泓烨动手给她倒了一杯色泽红亮、味道清香的果子茶,柔和地说:“这几日连着大雪,你一直待着待在屋子里,可是觉得闷了?”

    “是有一点儿。”纳兰锦绣看了看自己大的夸张的肚子,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太大了,怕是不好生。

    纪泓烨把书籍放下,也看向窗外。其实雪景是很美的,只不过这时候的雪有些停留不住。用不了多久就会化了,不及时清理院子就四处都是积水。

    “不如带你去院子里看看。”纪泓烨想着左右这时候不结冰,路上也不滑。

    纳兰锦绣却摇了摇头,院子里那么多人正在扫雪,她若是这个时候出去,又会给大家添麻烦。因为她怀孕这事儿,府里面的人都已经忙坏了。

    其实说起来还是三哥有些紧张过度。她才七个月,他便把稳婆安顿到了府里,而且一请就是四个。这四个稳婆都是年纪很大,接生过不少孩子的人。

    她们来了以后,自然不可能空闲着。今天准备点东西,明天准备点东西,府里都没消停的时候。

    不过她们怎么忙也不会吵到她这里,倒是如意一再给她传达,稳婆们准备了什么,又叮嘱了丫头婆子们应该注意什么。

    厨房那一头每日也是忙的不成样子,既要保证营养,又怕她吃腻着了,几乎每天都在研究新菜。若是她有一点食欲不振,他们大抵是连觉也睡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