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822章 黯然

如意枝头 第822章 黯然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徐婉淑身边的那个丫头樱桃,丁岚自然也是知道一二的。

    这个樱桃虽然是个家生子,却是个不安分的,凡事逞强好出风头,刚到菊园的时候,也是各种强势能干。没过多久,樱桃就被菊园的宋红妆给看中了,挑到了徐婉淑的身边服侍。

    那会儿,府里面的大小姐徐婉如早就不见了踪影,宋红妆母女在忠顺府里顺风顺水,还有徐铮时不时去菊园露一下脸。

    樱桃虽然服侍了一个庶出的二小姐,可是在这个府里面,也是了不得的很。毕竟,忠顺府的大小姐没了踪影,这个嫡出的三小姐跟二小姐的年纪又差的远,日后徐婉淑的婚事,必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所以,樱桃的父母兄长,对她在菊园跟着徐婉淑,也都觉得满意。可是徐婉如一回来,宋红妆母女的身份地位被她一衬,低到了尘埃里面。就算徐铮偏心徐婉淑一些,可是这个徐铮到底是个薄幸无情儿,他对宋红妆的情分,终究有限的很。

    樱桃动了心思,想往徐婉如身边靠,这事丁岚这个当家主母自然是知道一二的。所以这次徐婉如回府,丁岚有意无意,就让樱桃得了机会,到徐婉如跟前露个脸。

    徐婉淑和萧家大郎的亲事,丁岚这个主母不好出面去说,可是一个丫头,她去徐婉如面前说道说道,即使走漏了风声,徐铮也怪不得丁岚。所以,樱桃得了机会,到了徐婉如跟前,把徐铮的打算,郭氏的安排,偷偷告诉了她。只是徐婉如走的急,也没来得及说什么,樱桃当天就溺水身亡了。

    丁岚不知道,这是宋红妆的报复呢,还是徐铮的警告。所以,她本来还有几分不愿意的,看见樱桃死后,丁岚倒是彻底安分下来了。这徐婉淑的亲事要是不成,别说徐铮,就是宋红妆,估计也会一辈子阴魂不散缠着丁岚了。

    罢罢罢,丁岚让人给樱桃家里送了些银两,好生安排了她的后事,就放下了此事。成与不成,就看徐铮怎么打算了,丁岚是打算老好人做到底了,什么都不反对,只做个安分守己的木头人,微笑点头,过个仪式。

    说到底,徐婉淑能够有个着落,日后对徐婉莹的出路,也好一些。徐婉如不是徐家的女儿,她自然不会算到忠顺府的头上。可是徐婉莹前面,若是有个嫁不出去的庶出二姐姐,到时候,人家不会说徐婉淑得罪了如意郡主,反而会说丁岚这个主母失职,坏了庶出女儿的亲事。

    所以,丁岚为了自己的名声,这事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就算知道,如果得罪了徐婉如,对忠顺府没有好处,对她的徐符也没什么好处,丁岚也只有这个选择。毕竟,比起三岁的徐符来,徐婉如对一起长大的徐简,感情要深远的多。她对徐简的帮衬,也就是对徐符的威胁,隐隐约约,丁岚也是能够看到这一面的。

    若是徐婉如一直这样帮扶徐简,只怕这个忠顺府的爵位,她的徐符,是没有希望的。虽然真刀真枪抢这个爵位,也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可是眼下,丁岚想起徐婉如姐弟的互相帮衬,心里还是有些烦躁。既然徐铮真要这么做,丁岚也有些随意了,她拦不住,最后事发了,也算不到她这个继母的头上,不如顺水推舟了。

    丁岚刚让人安抚了樱桃的家人,就听屋外的婆子进来禀报,说是靖远将军府的人来了,要见夫人。丁岚知道,八成是郭氏派人来做定亲的准备了。天下父母心,丁岚既然不打算拦着徐铮了,自然顺着他的意思,处处配合了。

    燕国公主出去了一天,等她回来的时候,宋嬷嬷倒是来面色犹豫地上前通报了。

    “公主,”宋嬷嬷白日里也派人去宝庆公主府找过燕国公主,只是守门的将士不给通报,说是里面涉及的事情重大,不让闲人出入,即使是忠顺府的人去,也见不得燕国公主和如意郡主。所以,徐铮和郭氏半天就把亲事敲定走好程序的事情,燕国公主还一无所知。这会儿宋嬷嬷虽然着急,却也得服侍燕国公主洗漱用过晚膳,才好开口细说。

    “婵娟,有什么事情嘛,”燕国公主出门奔波了一天,虽然洗漱用过茶水,可是脸上的倦色,还是藏也藏不住。宋嬷嬷和张嬷嬷跟她多年,燕国公主见她面色凝重,却又欲言又止,就主动问了起来。

    “公主,”宋嬷嬷一着急,就竹筒倒豆子一般,一口气把下午的事情都给说了。

    “郭氏倒是颇有信国公的风采,”燕国公主不怒反笑,“这么说,他们最终还是给萧诚定了个媳妇?”

    燕国公主这话说的,好像徐婉淑不是忠顺府的人似的。宋嬷嬷跟着她多年,深知这话一出口,公主应该很生气了。

    张嬷嬷一向是个心软的,倒是插了一句话,“都是侯爷的意思。”

    “本宫这个祖母还没有死!”燕国公主突然砸了一个杯子,怒道,“婉淑要是不愿意嫁,她这会儿来萱园,本宫给她做主,这天下谁敢逼她。”

    宋嬷嬷看了一眼张嬷嬷,赶紧带着小丫头上前收拾了起来。燕国公主说的没错,菊园的那对母女,这会儿正欢天喜地看郭氏送来的彩礼单子呢。

    就那么半天功夫,他们从纳名帖采吉到六礼,走的那个叫齐齐整整啊。二小姐还说了一句话,与其嫁到乡下服侍什么公婆丈夫,不如去靖远将军府做个将军夫人。尽避是未亡人,可是吃喝用度,只比忠顺府做女儿的时候好上许多,为何不去。

    张嬷嬷被燕国公主一吓,赶紧跪下了。

    燕国公主长叹了一口气,收起怒气,示意宋嬷嬷扶了张嬷嬷起来。

    “月娥,”燕国公主突然问道,“你们跟着本宫来忠顺府,都多少年了。”

    宋嬷嬷看了一眼张嬷嬷,两人齐声答道,“三十八年了。”

    “三十八年了,”燕国公主看向窗外沉沉的夜色,心中一片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