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663章 追问

如意枝头 第663章 追问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如果真的像徐婉淑暗示的那样,徐婉如不是忠顺府的女儿,那她是谁家的女儿。

    忠顺府在京城是什么地位,徐婉如出生前后,燕国公主的嫡亲兄长太宗还在位呢,当时是如何宠着忠顺府的?

    京城里稍微有些背景的人家,谁会忘记那一段日子啊,仔细想想,哪一家不长眼的小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再联系到肃宗和朱念心的旧事,这个京城的人,谁会猜不到徐婉如背后的那个人是谁。如果是个别的男子,说不定这事说破了也就说破了,可是肃宗是当今天子,若是说破了,他的面子往哪里放。

    更何况,君占臣妻是最不体面的说法了,既抹黑了肃宗的形象,又在文武百官的心里种下了不信任的种子。而朱念心就更不用说了,她是个女子,又留了一儿一女在这世上,她的名声毁了,她的两个孩子也就完了。

    现在,无论徐婉如是不是忠顺府的孩子,都已经说不清出了,现在去撇清,只会越描越黑,落了下乘。

    其实,燕国公主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徐婉如和徐简一母同胞,怎么可能不是忠顺府的孩子。徐婉如虽然不像徐铮,可是看看徐简,那个眉目那个样子,跟徐铮当年,实在是十分相像的。

    若是徐婉如不是忠顺府的孩子,那徐简呢,徐婉淑的无心之语,让一个世子以后如何面对满京城的人呢。徐婉淑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毁了忠顺府两个嫡出的孩子,燕国公主心里,真是气的发昏了。

    都说家祸家祸,果然祸事都是从家里起来的。如果这次的事情处理不好,到时候,别说肃宗震怒牵累到忠顺府,徐婉如这个郡主和忠顺府断了关系,连世子徐简,都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徐婉淑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毁了她们府里最有希望的两个孩子,燕国公主气的,心口只疼。但是,她也清楚,徐婉淑说出这样的话,跟宋红妆必定有些关系。所以,徐婉淑还没送回府,宋红妆已经被押到萱园了。

    徐铮自知闯了祸,一声不吭去芙园里躺着了,说是中暑了。这个天气,夏天才刚刚有了点模样,树上的绿叶的颜色都还不是很重,他竟然就中暑了,起不了身了。

    燕国公主一向就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担当,可是看见他直接装病,心里也是颇多感慨。这么一个烂摊子,就交给她一个老妇人。养儿防老,养儿防老,她养的什么儿子啊。

    抱怨归抱怨,这个烂摊子还是得收拾的。燕国公主雷厉风行抓了宋红妆,又让人接了徐婉淑,直接送来萱园。家中的仆妇们里三圈外三圈,把萱园围了个水泄不通。

    燕国公主心里也感慨,还好长房和二房的眼下不在府里面,否则这次事情一起来,估计徐简反而是最大的一个靶子。他是朱念心的孩子,如果徐婉如的身份有可疑的地方,徐简这个世子也跟着完蛋了。

    不管是为了徐婉如也好,为了肃宗的体面也好,还是为了徐简这个未来的继承人,燕国公主都不能有一步行差踏错。

    这会儿的萱园,已经把紧张的氛围,调到最高的程度了。宋红妆本来还在哭闹的,进了萱园,越往里面走,越觉得心口压抑的紧。等她被人托到燕国公主面前,宋红妆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的差不多了。

    燕国公主带人在东厢房里坐着,既不去侧厅,也不在花厅,偏偏就选了徐简小时候住饼的东厢房。徐简十一岁的时候搬去了前院,这个东厢房里,就一直保留了徐简住饼的样子。因为有些日子没有人住了,看起来虽然整洁干净,却终究有点远离了时空的错落感。

    燕国公主在丫鬟婆子的环绕里坐着,面上毫无表情,只有淡淡的寂寥。宋红妆见过燕国公主很多种表情,其中生气发火的样子,却是见的最多的。

    可是,这会儿的燕国公主,坐在斜射的阳光里面,微尘在阳光里,把时光拖的越发的慢,越发的长。宋红妆见了这样的燕国公主,反而心里最没有底,她不知道,燕国公主这会儿,到底生气到了什么程度。

    “婢妾见过公主,”宋红妆也不知道,燕国公主究竟要问些什么。今天除去徐婉淑去了郡主府,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即使徐婉淑在郡主府吵闹起来了,也至少女儿家之间的斗嘴闹事,能大到什么程度去呢。莫非,是徐婉淑得罪了哪个贵女,是未来的太子妃嘛?

    想到这里,宋红妆倒是没那么紧张了,徐婉淑的确有些脾气,可是作为徐婉如的妹妹,她跟客人起了什么冲突,最多也是个道歉赔礼的事情,能有多大的后果呢。

    看见宋红妆明显松了一口气,燕国公主气的太阳穴只跳,当年就是她让宋红妆进了门。这个清倌出身的下九流,才活的有了个人模人样,可是,看看她是怎么回报自己的。

    虽然生了个徐婉淑和徐策,可是一个脾气大,一个没出息,这样的子嗣,再加上这样出身的姨娘,能有什么前途。

    “宋姨娘,”燕国公主身边的张嬷嬷开口了,“今日二小姐在外犯了口舌,只怕要毁了我们忠顺府了。公主仁善,还打算给你一个机会,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

    果然是徐婉淑出事了,宋红妆眼睛一红,说哭就哭了,拿着一块帕子,哭的那个叫梨花带雨,眼睛还滴溜溜四下寻找徐铮的下落。

    张嬷嬷素日是个老好人,这会儿看见宋红妆不老实交代,还想起来了脱身的法子,也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燕国公主的意思,是直接捆去打个半死,问出个东西缘由之后,直接打死的。可是,毕竟宋红妆给忠顺府生了一儿一女,就此打死了,有些过头了。所以张嬷嬷才力劝燕国公主,给宋红妆一个机会,把来龙去脉说一个仔细,或许,是徐婉淑听差了呢。孩子家的,一知半解也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