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659章 闲话

如意枝头 第659章 闲话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看着比前些日子,倒是瘦了许多。”徐婉如看了一眼霍妍,见她跟孙眉正说着话,也没看见霍娴的身影。

    “能不瘦吗?”邓洁叹了一口气,“谢三郎一口气纳了三个美娇娘,两个都有了身子,这眼看着,暂时是没什么打算娶妻了。就算他要娶妻,有这么两个妾生子在堂,谁嫁过去,都不会有安生日子过的。”

    徐婉如对谢石安毫无好感,却也说不上多少恶意,只是想想苏落雪就在谢家,现在有了谢三郎的孩子,她就觉得有些荒唐。

    前世她跟苏落雪,还有陈奇可纠缠了一辈子,现在却这么容易,人生果然如水上的浮萍啊,风一吹,说散就散了。

    现在陈奇可虽然还在国子监里读书,准备着来年大考,可是心境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寒窗苦读数十载,最后成了二公主的战利品。

    美人是英雄的战利品,而一个俊俏才子,又何尝不是一样呢。徐婉如对陈奇可的遭遇,毫不奇怪。京城里的几个皇子互相争斗,才俊不是进了他家,就是进了别人家。若是两边不靠,最后成了牺牲品,也是正常的事情。

    权势说到底,不就是践踏别人的选择机会嘛。陈奇可前世没有避开这个命运,这次又是如此。徐婉如倒是有些好奇,他成了驸马就没入仕的机会了,不知道,陈奇可这次会怎么翻身。

    徐婉如一边听着邓洁说话,一边随意想着些前世今生的旧事。她对陈奇可和苏落雪两人,眼下的心结算是解开了。一个已经去了谢家做姬妾,仍旧是前世的路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想以前那样,坐上正室的位子。

    一个已经内定成了二公主的准驸马,日后就算高中,仕途上也没什么发展的机会了。对陈奇可这般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想来不是什么好滋味。

    而徐婉如自己呢,眼下已经从忠顺府出来了,可是她是肃宗的女儿一天,就不可能突然离开京城,回海山自由自在去。这个京城,真是让人窒息啊。

    想起忠顺府的事情,徐婉如倒是不再担心了,水来土掩,想来这会儿,徐铮和燕国公主要开始商量对策了吧。别人或许会半信半疑,可是燕国公主不是个笨的,她在宫里这么些年,早就把人心给琢磨透了。徐婉淑的话一出口,不管京城的人信或者不信,忠顺府都要做好准备了。

    在肃宗开口之前,谁都不会揭破徐婉如的身世,不管忠顺府是怎么想的,他们都要在世人面前装作毫无芥蒂的模样。

    想到这里,徐婉如突然有些想笑,估计前世,祖母也是这样想的吧。不让世人知道徐婉如的身世,但是,燕国公主却又偷偷把她往错的路上引,好歹,能够出心里一口恶气了。

    更何况,前世的肃宗,对徐婉如的身世毫不知情,想来其中,燕国公主也出力不少吧。一边围护忠顺府的体面,一边又对徐婉如下手,这样的人心,这样的世道,徐婉如也只有冷笑了。

    若不是她提前猜到前世的事情了,这次燕国公主的做法,徐婉如会很难过,也很吃惊。可是她已经隐约知道前世燕国公主的所作所为了,再听说萧家的亲事,也没多少太过吃惊的感觉了。

    邓洁还在说着霍妍对谢三郎如何痴心不改,“你说说看,霍家的女儿,哪有这样低身段的。我母亲是世子夫人,姨母做了毅勇伯夫人,谁不是同辈里的翘楚,可就我这个表姐啊,就这么低到尘埃里去了。要说以前的谢三郎,还有几分风光霁月,现在几个美妾几个妾生子了,她怎么就这么糊涂,还是痴心不改啊。”

    徐婉如微微一笑,是啊,前世霍娴还是英王的皇后呢,霍家的女儿,还真没有嫁的不好的。也就这个霍妍,前世耽搁在痴心上面,一直没有出嫁。

    而她痴心绝对的谢三郎,那会儿比今生还不如,一早就醉卧红尘,无数红粉知己。所以今生谢三郎纳了这么多妾室,徐婉如一点儿也不吃惊。本就是个浪迹红尘的人,还能变成什么洁身自好的人不成。连个英王的宠妾南夕,都跟谢三郎似乎有什么关系。

    邓洁只顾说着霍妍,脸上却有些寂寥,想来,是记起她自己的亲事了。

    徐婉如知道,对邓洁来说,她不见得多喜欢太子,可是这个位置,却是她从出生以后一直以为是属于她的。突然之间,就成了孙眉的位置,而且,她的堂姐妹,还要去做太子的侧室。这一切,对邓洁来说,一定是十分不愿意提起的。

    这会儿两人在说霍妍,旁观谈论人家的时候,总是容易的,可是自己,却每个人都有伤心事,不过是不愿意提起罢了。

    “你的亲事,”徐婉如倒是开口问了,“可有什么想法?听说二皇子府上,有个很受宠的侧室。”

    “没什么想法了,”邓洁很是平淡地说,“不过管个姬妾侧室,我难道还跟她争宠不成。”

    也是,她是按照皇后的标准养大的,自然不会介意夫君有别人,有宠妾。徐婉如自问,她活了两辈子,都不可能做到这个分上。要么嫁,要么不嫁,就是不能嫁去这么糊糊涂涂后宅一院子女人的人家。

    “你呢,萧家的事情,大家都听说了。”邓洁也问起萧家逼亲的事情了。萧诚若是活着,英雄美人,是个佳话。可是,现在萧诚已经没了,他们再逼上门来谈亲事,就很过分了。不过,邓洁眼下一点儿也不担心徐婉如了,皇帝的女儿,谁能逼着她嫁啊。

    “萧家啊,”徐婉如笑,“这事他们倒是没什么,只是我们家的人过分了些,我那个不中用的父亲,落井下石的干净利落。”

    “只可惜萧诚,”邓洁有些感慨,萧诚对徐婉如,自小就喜欢的紧,上次还进宫求到了肃宗跟前。只是肃宗估计是心疼女儿,还想等上一等,谁知道就成了现在这个局面,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