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570章 香叶

如意枝头 第570章 香叶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香叶冠,”小莲乐呵呵地放下匣子,“国师让人送来的。”

    小莲对美人都偏心,对着徐婉如和潘知远的时候,小莲的心能偏到胳肢窝去。所以,潘知远让她做什么,小莲都会欣然从命,这不,就给徐婉如搬了个匣子回来了。

    “香叶冠?”熊嬷嬷微微皱起了眉头,小莲可能不知道,可她却跟着宁国公主在道馆里住了大半辈子的,怎么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做香叶冠。

    这香叶冠,就是道士的法冠。寻常的道士,葛巾单衣,帔履手板也就是了。可修行多年的高功道士,就有许多讲究了,这香叶冠便是其中一种。

    原是模仿着青叶所做,后来却又渐渐往莲花冠的模样上靠拢,最后变的非花非叶,造型极为精巧。虽说道冠不得用鹿皮珠玉装饰,却拦不住有些人的爱美炫富之心。所以,香叶冠不仅多金还多玉。

    潘知远送来的这顶香叶冠,便是纯金所制,小巧玲珑,说不上如何富贵,却精致的惊人。熊嬷嬷见匣子一开,是个女冠用的香叶冠,心中就是咯噔一下。也不知道,潘知远是何心思,怎么给徐婉如送了这么个东西。

    虽说徐婉如在海山上长大,素日里也常穿着道袍四下走动,可说到底,终究是个红尘俗世里的女儿家,过早地染上出家人的气息,不知道是福是祸。

    小莲却没这些心思,开了匣子,看见这么漂亮的一顶金冠,就赞不绝口了。

    徐婉如自然是认得的,这是女冠常用的样式,师兄倒是有心了。至于出家与否,徐婉如以前一直觉得,自己今生大概是不会嫁人了,留在师门做个女冠倒也不错。

    进京之前,徐婉如还琢磨着帮衬好徐简,就回山里自由自在去。虽然没有明确出家的意思,却也差不了许多了。只是这次遇见了萧诚,却让她心里起了点恋恋红尘的眷念。

    徐婉如拿起香叶冠,却发现下面压了件玉色的道袍,想来,是师兄一并安排下的。熊嬷嬷看见道袍,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宁国公主让她来看着徐婉如,有保护之意,却也有盯防的意思。若是徐婉如出了家,那些人,还会出现吗?

    而且,熊嬷嬷陪着徐婉如多年,心里多少有了些亲近之意。她见宁国公主一身孤苦,在道观里面过了无数个秋冬,不禁有些担心徐婉如,切莫重蹈了宁国公主的覆辙。

    “国师倒是有心了,”熊嬷嬷笑着接过徐婉如手中的香叶冠,放回了匣子里面,“这个到了祭祀的时候再穿也来得及。”

    徐婉如已经没了出家之心,所以,也不坚持,由着熊嬷嬷收拾了匣子,放到了柜子里面。

    前世她十里红妆地出嫁,最后什么都没有剩下来。临死的时候,只有朱时雨送她的一枚白玉戒指。所以到了今生,徐婉如对身外之物,越发淡薄了。

    金玉衣冠,珠宝摆设,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她越是淡薄,熊嬷嬷看了越是心惊,也不知道,萧诚能否拉了徐婉如回这红尘俗世。

    小莲哪里知道熊嬷嬷的心思,反而叽叽喳喳说着国师的好处,这般细心,这般周到。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朝天宫比忠顺府舒服多了,谁也不会管着他们。

    徐婉如微微一笑,她自然也是这么想的。想来,她喜欢小莲,也有这一部分心思想通的原因吧。她也想纵容着自己,说些傻话,做些蠢事。只是前世蠢过了头,现在徐婉如不敢犯错,只是见了小莲这般随心所欲,自然喜欢上几分。

    北极阁的南窗已经半掩,可高玄殿外,却有人盯着徐婉如的屋子,目光缥缈,似乎穿过了那扇窗子。

    陈奇可看见谢石安对着北极阁发呆,倒是上前寒暄了。

    谁都知道,北极阁里住进了京城第一美人,也就是肃宗新封的如意郡主。人很美,可那脾气也不是盖的,再加上背后撑腰的又是肃宗。国子监的学子们虽然私下讨论的热火朝天,可真到了北极阁的下面,却不敢往上打量一眼。敢这样的盯着北极阁看的,也只有镇国公府出身的谢石安才行。

    “谢兄,刚才匆忙过去的,可是国师潘知远?”陈奇可寒暄了几句,却迟迟没有问及苏落雪。

    谢石安一早就让人打听过陈奇可和苏落雪了,他们前世毁了徐婉如,他琢磨着,两人应该早就是一对了。果然,打听消息的人回来,就说苏落雪曾经出手毒过苏夫人,为的,就是抢夺二姐姐苏落梅的未婚夫陈奇可。想来,这两人早已经有了首尾吧,否则,一个深闺的女子,如何敢下这般毒手。

    只是看这陈奇可,自己纳了他的心上人为妾,也不见他有丝毫顾虑,这城府实在了得。前世谢石安去的早,只知道陈奇可深得英宗信任,落井下石地休了原配徐婉如。不过,已经内定做了驸马的陈奇可,今生恐怕就没什么入仕的机会了吧。

    谢石安的嘴角微微一翘,说起了自己的红粉知己和红袖添香来了。

    “前日府里的小妾有喜,”谢石安笑道,“我就请了王太医,顺便给几个妾室都把了脉,谁知道,进门才两三天的苏氏,竟然也……”

    谢石安的话还没说完,陈奇可就变了颜色。苏落雪进谢家为妾的时候,他心里颇有些矛盾,一方面,苏落雪是他的人了,眼下变卦跟了谢石安,陈奇可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

    可是另一方面,陈奇可也知道,自己已经是未来的二驸马了,宫里出来的公公说的很清楚,只差白纸黑字写下来给陈家了,他是再没沾惹其他女子的机会了。既然如此,苏落雪能够找到安身立命的地方,陈奇可也算摆脱了一个包袱。

    可是,谁能想到,苏落雪竟然有了身孕。天下哪个男子,会咽下这口气,更何况,谢石安这会儿来跟他说这话,估计,已经知道他们的关系了吧。突然,陈奇可只觉得后背冰凉,寒意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