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473章 伯母

如意枝头 第473章 伯母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熊嬷嬷似乎也知道徐婉如的意思,教小莲的时候,倒是也有几分用心。

    她带了徐婉如这么些年,虽然一开始是宁国公主的意思,可两人斗智斗勇闹了那么多年,熊嬷嬷对徐婉如,多少有些真情实意了。

    而今知道她是周家的女儿,和宁国公主之间也算得上血脉亲人,熊嬷嬷心里,自然会替徐婉如多筹谋几分。

    熊嬷嬷的年纪毕竟不小了,而宁国公主那边,她迟早也得回去,徐婉如虽然会些功夫,可一个人总有疏忽的时候,多给她留个帮手,总也是好的。

    小莲开始的迟,可这人心思单纯,学起来也算认真。再加上力气又比寻常女子大上几分,熊嬷嬷教着,到是也觉得略有所成。

    徐婉如梳洗罢,就带了花青往燕国公主的屋子去了。一进去,就看见一屋子的人,徐婉如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花青,心想,难怪这丫头给她打扮的这么仔细,怕是一早就知道,很多人守在萱园里了。

    自她出宫之后,忠顺府里很多人都想打听一下消息。谁都想知道,太后究竟是怎么看徐婉如,或者说肃宗是怎么看忠顺府的。没弄明白皇家对徐婉如的意思,许多人即使想动手脚,也不敢太过张狂了。

    徐婉如虽然没有选上太子妃,可也清清白白从那一团子的污糟事里脱身了。脱身了不算,肃宗还让魏明送了大礼,让英王陪着她回府。怎么看,都是十分看重的意思。

    既然没做成太子妃,莫非,是肃宗想自己留下徐婉如了?可他们的辈分,的确有些尴尬啊。肃宗可是徐铮正儿八经的姑表兄弟,徐婉如算起来,也是他的侄女了。

    只是天家的亲情一向薄如纸,即使肃宗真纳了个表侄女做妃嫔,估计也没人说什么。所以,忠顺府里的人,除去燕国公主和徐简,多半都有些猜疑,徐婉如是不是要进宫做妃子了。

    再加上,前些年许素白给徐婉如造势,说她命数过重的时候,钦天监和国师就辟过谣,说徐婉如的命数贵不可言。现在联系起来一看,很多人就觉得,莫非他们忠顺府,还要出个皇后不成?所以,众人看徐婉如的目光,就十分复杂了。

    “如意,”长房的王氏倒是先招呼徐婉如了,“你的口福不错,今儿南京那边的庄子,刚送了些雨花茶过来,你来试试。”

    “大伯母,”徐婉如到了燕国公主身边坐下,“今日你们怎么都来了?”

    二房的孔氏笑着指了指徐婉如,朝王氏说,“大嫂,你看看这孩子,说的好像素日咱们都不过来似的。”

    三房的萧氏一向安静,这会儿倒是也凑趣笑了起来。徐婉如抬头看了一眼她,心想,前世萧家投靠了英王,最后忠顺府抄家灭门的时候,三房的人似乎一早就消失不见了。这样看来,这个三叔和那两位,倒是并非同心同德啊。

    夹缝中求生存,三房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这一点,徐婉如倒是并无意见。就算三房最后舍弃了徐家,可那会儿的徐家,早就没什么徐婉如在乎的人了。

    长房和二房的子女,年纪都比徐婉如和徐简大上不少。长房徐铭的长女徐婉梅,而今已经二十五岁,徐婉如走丢之前她就嫁去大同王家。

    而徐婉梅的两个弟弟,徐江和徐海,而今也都二十多岁了。徐江在徐婉如走丢那年娶了信国公长房的长女郭云慧。

    信国公府的庶长子和嫡子闹成一锅粥,可婚事却被嫡母黄氏压了一头,只给定了个忠顺府庶出的小姐徐芳。

    除去萝园的刘姨娘和徐锋母子,忠顺府里还有个徐坤的姨娘,住在蓉园。只是这个张姨娘,虽然得了个女儿徐芳,却孤老终生。徐芳嫁给了郭远,生下个女儿郭云慧,就撒手人寰了。

    郭云慧自小就和长房二房走的近,亲事也定了长房的徐江,而今做徐家妇,也八年有余了。这会儿陪着婆母来萱园,郭云慧虽然不怎么言语,脸上却是一直带笑的。徐婉如前世,对这个大嫂加表姐,印象不差。那会儿她常觉得,自己无父无母,可比起这个大嫂来,还是多了个关心她的祖母,所以日子才勉强过的不错。

    只是王氏因为燕国公主和徐坤原配的关系,并不亲近萱园。郭云慧虽然也算是燕国公主的外孙女,可实际上,却没多少来往。

    徐海娶了舅家的表妹王琳,这会儿夫妻两人都去了大同,说是探亲,徐婉如却猜,多半和阳和卫的人马有关。

    二房因为徐钧在五城兵马司的缘故,徐法就娶了东城指挥使沈全的幺女沈离儿,而徐婉秋也嫁了顺天府府尹秦清的长子秦杰英。

    眼下忠顺府里没有婚嫁的,也就三房徐锋和侯爷徐铮的子女了。徐锋的长子徐潇而今十七岁了,虽然也在国子监里读书,可徐锋却有心让他跟了舅家去三边从军。

    而徐潇的亲事,多半也会娶个萧家的女儿。以前的忠顺府比萧家强,现在的局势却是反了过来,徐潇虽然是嫡出,可他父亲徐锋却是个没官职的庶子。所以徐潇的亲事,眼下还不好说,萧氏知道,娘家恐怕不愿意嫁个嫡女过来。

    另外一个庶出的徐婉华,而今不过八岁,和丁岚所出的徐婉莹一个年纪。月姨娘跟萧氏亲近,所以徐婉华在嫡母身边,倒是丝毫不见拘谨。

    徐婉如打量了一圈这三房的人,心想,来的可真整齐啊,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莫非,就是为了打听宫里的事。只是肃宗如何,太后如何,这就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徐婉如能够评论的了,只怕众人多半是要失望而归了。

    燕国公主如何不知道这些人的来意,只是她的年纪大了,脾气也好了一些。虽说这满屋子的人,都算她的小辈,可真论起来,谁和她都没多少关系。所以,燕国公主只笑着看了眼徐婉如,慈爱地抚了抚她的鬓发,吩咐宋嬷嬷给徐婉如上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