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471章 一样

如意枝头 第471章 一样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事情已然如此,就只能往好的方面看。

    眼下的忠顺府,正是衰微之际,若是在这一代再无支撑门户的人物,这徐家日后,在京城就是泯然众人。这一点,她明白,燕国公主更是清楚。而大家的目光,现在都放在徐简身上。

    徐婉如对自己这个弟弟,虽然了解的不多,可也看得出来,是个脚踏实地又有几分脑子的人。相比徐铮,徐简完全算得上一块美玉了。若是徐简能够彻底站稳脚,忠顺府日后,还能在京城里立足。即使燕国公主去了,徐家也不至于就此泯灭。

    可如果徐简的身世出了岔子,徐家这才叫遇上大麻烦。世子的身份未明,丁岚嫡出的孩子又年幼,长房和二房早就虎目眈眈,家里这么一闹,只怕全要耗在内斗上了。就算不是为了徐家,为了燕国公主和徐简,徐婉如都要好好撑下去,把这个徐家大小姐做的名正言顺。

    即使徐婉如真觉得自己的身世未明,她的存在,对于忠顺府来说,也是利大于弊。想明白这一点,徐婉如自然也不惧谢石安了,反而很是闲适地抱着被子往床靠上一歪,挑了眼睛,波光潋滟地看着他。

    谢石安被她这么一看,突然有些脸红了。他以为,徐婉如不过十四岁,看起来虽有日后的模样,却还是个孩子。可她这会儿的眼神,谢石安见了,心跳实在有些乱的离谱了。他本风光霁月地坐着,这会儿也觉得不对劲起来了,男女有别的字眼,这会儿才出现在谢石安的心里。

    趁着他走神,徐婉如丢了被子,只穿了一身寝衣,朝着床外跃去。花青在她的床尾,搭了一件外袍。徐婉如不喜欢有人守夜,这外袍放着,就怕她有时候起夜的时候着凉。

    徐婉如一边往外冲,一边伸手去拽外袍。一心两用,再加上本来就技不如人,自然就吃了大亏。

    她刚拽到外袍,就被谢石安扑倒了。眼见着徐婉如的头要磕到床踏上了,谢石安赶紧搂着她的腰转了一圈。徐婉如手中的长袍落下,象牙色的云锦缓缓落下,正好蒙住了她的脸。

    “谢三!”徐婉如本以为,自己走脱不是什么难事,可这会儿,却衣冠不整地被他给抓住了,心中自然恼羞成怒。虽然被蒙着头,手脚却不慢,逮着谢石安就出手了。

    谢石安虽然跟着唐知非学过一段日子,可本事却精而不宽,看见徐婉如眼花缭乱的招式,一时间也只得一心一意地破解。好在徐婉如蒙着头脸,攻击的方位不是很对。谢石安见了,又是想笑,又有些大意不得。

    等谢石安退开了几步,徐婉如总算得空扯下自己头上的外袍。屋里没什么灯火,有的,也只是下弦月穿过窗棱的微光。月色如霜,更映的她的脸色,莹莹如玉。

    就这么一会儿,谢石安已经惊艳了好几遭。眼下的徐婉如已经是这般颜色,谢石安突然就想到了前世的徐婉如,嫁给那般寻常的陈奇可,最后竟然那般下场,这人的命数,实在是一言难尽啊。

    都说红颜薄命,可薄到徐婉如的这个份上,也真是暴殄天物。只是今生,肃宗已经发现徐婉如了,也不知道,她的命运,会走向何方。不过,有孙道隐和潘知远在,想来出不了大问题吧。

    “陈奇可订亲了,”谢石安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他自己一时间也有些糊涂,是同情前世的徐婉如呢,还是担心今生的她?

    徐婉如的手脚一慢,愣了一下,陈奇可?

    要知道,今生的徐婉如,和陈奇可毫无交集,只有小时候去苏府看梅花的时候,见过一面。别说谢石安,只怕连徐家的人,都不见得知道徐婉如认识陈奇可。

    陈奇可定亲的消息,徐婉如在舅妈那里就听说了。苏家的夫人病愈,他们府里的二小姐苏落梅就和陈奇可定了亲事。

    这门亲事,想来前世也曾经出现过。只因苏夫人病逝搁浅了,之后陈奇可高中状元,又在路上被徐婉如给看中了,强取豪夺定了亲事。

    只是今生,徐婉如对陈奇可和苏落雪的事情,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就凭苏落雪的身份,想完完整整得个如意郎君,只怕是不怎么容易的。

    更何况,有苏夫人看着,苏落雪想朝她的嫡姐出手,估计没什么机会。所以,徐婉如也只听说陈奇可和苏落梅的定亲,并无出手的打算。

    这会儿谢石安却莫名其妙提起陈奇可来,徐婉如马上就回过神来了,他和她,竟然是一样的。若非如此,谢石安怎么会知道,自己和陈奇可的事情?

    只是窗外,却传来几声鹧鸪的鸣叫,谢石安听了,微微皱了下眉头,只说了一句,“小心英王,”就跃出了窗口,一闪不见了踪影。

    徐婉如若是有心去追,自然也能跟上,只是眼下的她,心里实在有些震撼,看来,前世今生活了两遭的,不止她一个啊。

    只是,眼下她算是知道谢石安的事了,那谢石安是否知道,她也一样呢?

    徐婉如犹豫了一下,若是她去追谢石安,只怕他回头一想,也就知道前因后果了。有那样不堪的前世,徐婉如实在不愿意再听人提起过往,所以,她披好外袍,站了原处不动,实在是想了好一会儿了。

    “如意,”窗口的人影一闪,又进来一人。

    徐婉如心想,这一晚上,可真够热闹的。家里还用什么门呢,干脆封了门,大家都从窗口出入得了。

    再一看,来的正是潘知远,大半夜的,仍旧穿了身白的亮眼的道袍,叠纱叠锦,说不出来的神仙气派,潇洒的完全不似人间。

    “二师兄,”徐婉如被谢石安的话惊着了,这会儿就有些怏怏的。

    “如意,你没事吧,”潘知远见她神色不快,披了件衣服,光脚站在地上。

    徐婉如摇摇头,“谢三郎又来了。”

    “他来干嘛?”潘知远的声音满是怒气了,“是师兄大意了,竟然让他钻了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