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246章 去留

如意枝头 第246章 去留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潘知远请辞,一方面,是因为他本来就没有把国师一职放在眼里。另一方面,肃宗的为人,潘知远也看在眼里。有个猜忌多疑的君主,日后迟早会有祸事,不如早些离开。

    而徐婉如的出现,又给潘知远一个迫不及待打算离开的理由。之后离开京城,去海山守着徐婉如,对潘知远来说,绝对是第一要务。

    只是,不过短短一个日夜,过了除夕夜,看了白雪红梅,潘知远的心情,却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也拿不准,自己若是一直跟着徐婉如,对她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徐婉如突然晕倒,在卧榻上睡着,也已经有个小半天了。

    潘知远见了,又开始犹豫起来。这些年,他一直不敢往前走,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内心深处的愧疚。他总觉得,是因为自己的自私,冯绮雯才嫁给了谢克宽,最后有了那样的下场。

    若是他不爱她,或许也没什么,左右不过是内疚二字罢了。可他偏偏又那么爱她,内疚后悔,已经不能完全描述潘知远的心情了。

    眼下徐婉如似乎开始记起冯绮雯的事情了,潘知远见了,心里有多欢喜,就有多害怕。害怕她记起所有不愉快的事情,也害怕她记起自己的胆怯和卑劣。

    孙道隐的话,让潘知远又有了新的想法。或许,暂时先缓一缓,一切的事情,并不急于一时。

    潘知远坐在高玄殿的阁楼之上,往南望去,大雪早已经停歇。朝天宫的红梅,立在积雪之中,时间就像停止在这一刻似的,连声息,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过了半晌,唐知非却来了,看见潘知远披了一件青袍,半耷拉在肩上。红梅白雪,再加上潘知远这么一个人物,唐知非的心中,总有些感慨。美好的人事,多半不会长久。就像这冬天的红梅,谁知道,还能开上几天呢。

    “如意醒了,”唐知非轻轻地说了一句,只是,他也不问潘知远,是否要去看看。

    过了好一会儿,潘知远“嗯”了一声,突然又问唐知非,“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

    “我?”唐知非摇摇头,“我只知道,师傅的话,最后总是对的。”

    潘知远长叹了一口气,想起当年师傅跟他说过的话。他要一意孤行下山,师傅却说,不如不去。

    果然,就像师傅说的那样,潘知远虽然下山,却没出面去见冯绮雯。嫉恨也罢,放弃也罢,最终冯绮雯还是嫁了谢克宽,最后还是死于非命。

    而潘知远身上,却因此背了一个沉重的包袱。内疚也罢,后悔也罢,这些年来,一直缠着潘知远。

    而潘知远入世,也是孙道隐的建议。若是在山中还是无法专心修道,不如下山试试。或许在红尘里面,还能找到出路。

    而今六七年一晃而过,潘知远心想,也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这次,有师傅看着徐婉如,他们在海山生活,一定不会出事。而他,也该放下过去种种,红尘俗事,再不该缠绕心头了。

    潘知远缓缓地吐了一口长气,看白雾在空中慢慢消失,他才起身,披好青袍,就这么踩着雪,越走越远了。

    徐婉如昏睡醒来,已经是正旦的傍晚了。早上她才听说潘知远要请辞,后来的事情,徐婉如是一点儿也不清楚了。

    所以,一醒过来,徐婉如就问,“二师兄呢?”

    “他去终南山了,”孙道隐坐了窗口,白须白袍,倒是比往日多了那么一丝的道家神仙气息。

    “怎么好好的,又去终南山了,”徐婉如跟着孙道隐的时日尚短,可她也知道,孙道隐对终南山的感情,似乎比那个海山要深厚的多。

    孙道隐微微一笑,却问徐婉如,“睡了这么久,可觉得饿了?”

    徐婉如摸了摸肚子,的确是觉得饿了。昨夜在舅舅家中,只顾着说话,并没多吃东西。夜里又跟着潘知远去乾元阁上看红梅,直到今天早上,并没用过什么。

    “嗯,”徐婉如点点头,孙道隐笑,挥挥手,示意小道童端了米粥小菜,放到徐婉如的面前。

    饿了一日一夜,徐婉如这会儿无论吃什么,都很香甜了。却不知,这样的小菜米粥,都是潘知远提前备下的。

    对于徐婉如的喜好,或许,潘知远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清楚。毕竟,他们才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就算冯绮雯当年所爱非人,潘知远伤心离去,他们之间的一切,却历久弥新。

    徐婉如正吃的香甜,唐知非却进来了,凑到孙道隐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徐婉如抬了头,大师兄一向直白,很少这么鬼鬼祟祟的。连句话都不大声说,究竟又是为了什么事情?

    只是,徐婉如毕竟不是孩子,不该问的,她还是选择不问。

    就听见孙道隐嗯了一声,微笑着说了一句,“该来的,总会来的,让他进来吧。”

    唐知非点点头,出门去了。孙道隐却笑着过来,看了看徐婉如,吩咐她好生休息着,自己也跟着出去了。

    徐婉如有些好奇,只是也不好意思跟着去看热闹。毕竟,这天下的热闹,她可是见识过两世的。

    孙道隐也没有走远,就在高玄殿的侧殿里见客了。

    徐婉如在内室里听着,似乎有内侍尖锐的声音,莫非,是宫中来人。潘知远刚刚去了终南山,一天都还没有过完,宫里就来人了?

    这朝天宫里还有孙道隐坐镇,眼下是不会乱的。可是,等孙道隐回海山了呢,这天下的道家,这京城的朝天宫,还由谁来掌握呢。

    徐婉如对京城的事情,并不清楚,前世今生,她都活在小小的内宅后院。只是,就连她,都觉得潘知远这次请辞,实在有些太突然了。

    晕倒前的一切,徐婉如都已经很模糊了。只是,她很确信,潘知远就站在窗外。至于她自己当时说过什么,徐婉如是一点儿也不记得了。大概,说了梅花的什么事情吧。所以,再怎么样,徐婉如都不会把潘知远离去的事情,联系到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