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129章 搜查

如意枝头 第129章 搜查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是不是真的,”丁岚慢悠悠地说,“搜一搜不就知道了?”

    “这,”王嬷嬷有些犹豫,“那侯爷那里……”

    “侯爷那里有我呢。”丁岚挑了一下眉毛,果然,这些丫头婆子眼里,就没她这个主母。

    “若是许姨娘真的买了什么腌东西进府,”丁岚说,“这事我这个当家主母,自然难逃其咎。可我最近的身子越发重了,公主也吩咐我别理这府里的事……”

    言下之意,最后这笔账,一定会算到王嬷嬷头上去。

    王嬷嬷虽然是燕国公主的陪嫁丫头,只是她出嫁的早,和燕国公主之间,比不上张嬷嬷和宋嬷嬷亲近。

    再加上,自从沈立山做了大管家,王嬷嬷当家做主之后,对张嬷嬷和宋嬷嬷,也有些傲慢起来了。张嬷嬷和宋嬷嬷整天跟在燕国公主面前,若是得空给她上点眼药,王嬷嬷吃点亏倒也罢了,若是连累她的丈夫和儿子,那就真叫麻烦大了。

    “有夫人做主,”王嬷嬷干笑,“那自然使得。”

    的确,丁岚是侯夫人,她要搜查一个姨娘的院子,有什么使不得的,更何况,还有鹊儿这个内奸作证了。

    上次小霍氏和周夫人上门,就吩咐丁岚找个机会朝许素白下手。听了姐姐的话,丁岚就派人盯上了蕉园的人。

    鹊儿是忠顺府的家生子,生的有几分颜色,她父母原指望着,派到主子身边做个大丫头。谁知,却给派到姨娘身边做了三等丫头。

    鹊儿生的不错,徐铮去蕉园的时候多看了几眼,许素白就把人给打发到院子里,做了粗使丫头。所以,也怪不得鹊儿倒戈了。

    丁岚的人一打听,鹊儿自己就攀上来了。鹊儿一早就被许素白给打发到园子里了,哪里知道金珠买了什么药,更不可能听见许素白和金珠私底下的话了。

    只不过,周夫人就是这么教丁岚的。让她一口咬定,是许素白买了落胎药,想谋害主母不成,反而害了自己。

    人证可以收买,药物可以栽赃,只要一搜院子,要什么就能搜出什么来。

    丁岚有些心虚,毕竟许素白是真的小产了,反倒是她这个主母,肚子疼了一会儿,后来也没事了。

    周夫人让她只管去做,外面卖药的证人,早已经准备好了。

    既然如此,丁岚就收买了鹊儿,许了她一个芝园二等丫头的位子,吩咐她在众人面前,如此这般说上一番。

    王嬷嬷也不愿意搅和到妻妾争宠的浑水里面去,可丁岚这般说了,她这个做管事的,也只能从命。

    丁岚和王嬷嬷,带着一帮丫头婆子,突然杀到蕉园。

    这蕉园,原来是柳色住的园子。后来柳色出事没了,许素白进门之后就住了这里。因此,院子里有一批人,是旧人和柳色好的。还有一批人,是后来重新调进来的。除去许素白自己带来的画眉鹦哥,院子里没几个人是忠心的。

    丁岚一动手,就发现满是漏洞,想怎么编就怎么编。丁岚叹了一口气,才发现做主母的好处。

    以前她被许素白气的七窍生烟,她嫂子温氏一直劝她,坐稳了侯夫人的位置,以后想干嘛就干嘛。

    果然如此,丁岚叹了一口气,她只要生下子女,就算徐铮花心,宠爱姨娘又如何。她想打杀,想发卖,找个合适的理由就成了。

    众人进了蕉园,许素白还在屋子里躺着。她假装小产,虽然身子康健,却得在床上装小月子。见了这么多人进门,许素白心里发虚,赶紧让鹦哥去靖远将军府求助去了。

    “夫人,”许素白扶着画眉的手,从床上起来。

    “你躺着吧,”丁岚冷飕飕地看了一眼屋里,“我们就来找些东西。”

    许素白刚想问,找什么东西,丁岚就吩咐丫头婆子,“好好搜,一处都别落下了。”

    丫头婆子们如狼似虎,马上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许素白一惊,以为自己假孕的事情暴露了。可她假孕,屋子里也没什么避讳的东西啊。丁岚这么风风火火的,到底要找什么。

    “夫人,”许素白自恃屋里没有东西,就招呼丁岚坐下,“您怀着身子,先坐下,让丫头们慢慢找。”

    见许素白这么镇定,丁岚倒是心里发虚了。按理说,无论许素白有没有买药,这么一搜查,都会着急的啊。

    没一会儿,一个婆子就抓了一包药过来了,“夫人,找到这个了。”

    丁岚拆开药包,里面赫然放了些红花,红花是活血化瘀的灵药,若是孕妇用了,很可能落胎。丁岚不敢细看,就交给王嬷嬷了,“王嬷嬷,你看看,这是什么药?”

    王嬷嬷一看,也明白了,这应该就是鹊儿说的落胎药了。

    “画眉,”王嬷嬷高声喝了一句,“你老老实实,把这药的来历,跟夫人说个清楚。”

    “王嬷嬷,这……”画眉平时极为伶俐,可这东西根本就不是她们蕉园的,如何解释。说不是,东西就是才她们屋子里搜出来的。说是,又是冤枉了她们。

    “这药包上有怀仁药房的标记,”金珠插嘴,问道,“画眉,这药可是你去怀仁药房抓的?是你们姨娘让你去的嘛?”

    这话问的,摆明了就是诬陷许素白和画眉了。

    “不是,”画眉也知道其中利害了,这事要是不撇清,她和许素白都要麻烦了,“奴婢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药包。这东西不是我们院子里的,人是你们的人,谁知道是你们塞的,还是搜出来的。”

    她倒是聪明,三言两语就指出,这是丁岚栽赃。

    王嬷嬷在旁听了,也知道这事多半是丁岚干的。可丁岚是主母,她要打杀姨娘,栽赃落实之后,也没人指责她什么。

    所以,王嬷嬷也不敢坏了丁岚的打算,可让她视若无睹,装傻充愣,王嬷嬷也做不出来。

    “你说这药不是你们院子里的,”王嬷嬷问,“你们可有什么证据?”

    说到证据,这事可就麻烦了,画眉根本就没见过这个药包,如何证明这东西不是他们的呢。要证明一个东西是他们的,倒是不难。可要是证明一个东西不是他们的,可就真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