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104章 湖心

如意枝头 第104章 湖心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后宅里的阴私,谢石安一向十分清楚,他们镇国公府,也没那么干净。

    小莲一说徐婉如落水的事,谢石安心里就有数了。前些日子他就听说了,忠顺府里一塌糊涂,小妾都敢谋害公子小姐。忠顺侯又是个糊涂虫,嫡庶不分,府里不知道多少乌烟瘴气。

    眼下新夫人进门,似乎也没什么改善啊。昨晚的酒席,摆明了就是想招丰城侯世子为婿啊。当着那么多小伙子的面,千方百计地明示暗示,忠顺侯也不觉得丢人现眼。

    “那你们走这边,”谢石安指了指湖水,“我走外侧就好了。”

    一路上,基本都是小莲在说,不是到叠翠阁了,就是到晚晴桥了。谢石安不时说个几句,听起来很是客随主便。徐婉如一声不吭,也懒得应酬他。要不是她也找不到回萱园的路了,才懒得陪着同去呢。

    “到了,”小莲喊了一句,“前面就是了。”

    三人上了假山,小莲在前面带路,谢石安跟在最后。这临风亭,他可是听英王说的。据说忠顺府上次元宵节,在临风亭也出过事。

    似乎就是庶出的二小姐,要推大小姐下水,结果自己落水了。据说忠顺侯大发雷霆,当众要找大小姐麻烦。英王偷偷来玩,正好看见这一幕,就出来给这徐大小姐作证了。

    英王提了几次徐婉如,谢石安自然留意了。前世他们镇国公府死的死,残的残,就剩了他一个。忠顺府就更惨了,灭门之祸。这个徐婉如,当时已经出嫁,陈奇可还请旨休了她。

    这次从头来过,谢石安自然要挽救镇国公一系,千万别再出什么太子妃了。若是英王中意这徐婉如,他就帮着他们早点培养感情。从中做个媒人,也好站了英王一队。

    要知道,这徐婉如长大之后,绝对是京城第一绝色,虽然没什么脑子。为了谢家,也为了忠顺府,谢石安觉得,牺牲一个徐婉如,也不算什么。

    可是,他跟徐婉如就见过两次。一次是三月三,徐婉淑非要跟着他上画舫,这徐婉如掉头就走,一眼都不多看,一句话都不浪费。

    一次是昨晚酒席,他早就知道忠顺侯和徐婉如关系不好,谁知道,父女两的关系那么恶劣。父亲偏心偏到天边,女儿态度差到让人齿寒。

    一点面子里子都不留,说走就走,三言两语就把忠顺侯给晾在酒桌上了。反而跟那萧诚,还有些面子。

    前世徐婉如是个花痴,谢石安觉得,她应该是个糊涂虫。可这几次见了,却发现徐婉如口齿尖锐,做事单刀直入,一点儿余地都不给人家留。

    看似无情,实际上只对自己人有感情。能够抛开世俗面子,做事只顾自己喜好,倒也不像个彻头彻尾的糊涂虫。说起来,只能算是太过自我。

    徐婉如哪里知道,谢石安心里正百转千折呢。三人到了亭里,外面的雾气仍旧很重。走了这么些路,头发衣裳都有些潮了,徐婉如心里,总觉得今天出门不利。

    “这边都是湖水吧,”谢石安低头看了一圈亭边,眼前的湖水,倒是能够看见。

    “嗯,”徐婉如点点头,也懒得多说,临风亭在忠顺府里,也算不得什么。

    忠顺府里最出名的,就是叠翠阁下的假山,层层叠翠,不过几丈天地,却硬是叠出江山豪情。据说,还是前朝名士钱如是的手笔。

    雾气仍旧浓重,徐婉如看了一眼谢石安,倒是十分理解,为什么前世众人都爱谢三郎。只是这江山更迭之际,温润如玉又风流倜傥的谢三郎,实在没什么用处。

    她这次得了机会再来一遍,自然不愿重蹈前世覆辙。除去避开陈奇可和苏落雪那对奸夫奸妇,她还得护着徐简,等他承爵,日后自己才有依靠。

    “徐大小姐,一向都这么惜字如金吗?”谢石安有些好奇,徐婉如可是英王妃的绝佳人选,有美貌,有家世。所以,徐婉如再年幼,他也得好好打探一番。

    “不是,只是跟你不熟。”徐婉如实话实说。

    谢石安一愣,他实在是不习惯徐婉如的说话风格。聊天是你来我往,这徐婉如一句话就能掐断所有话题,实在也算本事。

    “那你和萧大公子,似乎很熟啊。”谢石安想起昨晚的事,徐婉如在酒席上,跟徐铮不过两三句话,一句比一句无情。可她跟萧诚之间,似乎颇有感情,还问他去甘州的事。

    萧家哪里有什么好人,前世站了英王一系,彻底取代了他们镇国公府。要知道,前世长房大哥和二哥的死,很可能跟靖远将军府有关。

    “嗯,”徐婉如点点头,算是默认了,也懒得跟谢石安解释两家的关系。

    要知道,前世陈奇可请旨让她下堂的时候,就是萧诚出来反对,说什么七出七不出。当时忠顺府已经灭门,萧诚说徐婉如无家可归。

    谁知道英王那么变态,还让陈奇可收留徐婉如。明明是仇人,还住着陈家,活生生被折磨到死。说来说去,萧诚还是好心做了坏事。

    虽说靖远将军府跟忠顺府前世站了对立,可当时代表忠顺府的,却是二伯父徐钧。所以,徐婉如对靖远将军府的人,并没什么恶意。

    眼见着徐婉如十句只回一个字,谢石安也不再问,只是自顾自地,说起昨夜酒席上的事了。

    徐婉如听着聒噪,就突然问了一句,“你怎么来我们府里了?”

    “我?”谢石安呵呵呵地笑了起来,“我是给白梓轩帮忙来的。”

    “哦,帮忙?”徐婉如也好奇起来了,“帮什么忙?”

    “我的名声在外,白梓轩就请了我,帮他挡挡美人恩了。”谢石安说的隐晦,徐婉如却听的明白。

    前世谢石安就是脂粉堆里的过客,青楼里传着他的薄幸名,女儿家见了他,没有不含情的。

    徐婉如抬头细看了一眼谢石安,不过十二三岁,却面目如画。更难得的是,还带了一股子英气。看起来朝气却又精致,难怪白梓轩会请他来。有谢石安坐镇,只怕昨夜酒席上,徐婉淑和徐铮的眼睛,都在他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