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73章 冤枉

如意枝头 第73章 冤枉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徐铮和朱念心当年的爱情故事,周莲叶也听父母说过,那样的绝世佳人,那样轰轰烈烈的婚事,也不过如此下场。

    “那到也是,”周莲叶是毅勇伯府的嫡长女,后宅那些事,也知道一些。

    “所以了,这般良辰美景,”徐婉如指了指临风亭下的满湖灯光,“我们有一日就玩一日,管他们作甚。”

    霍妍和邓洁正说着诗,却听徐婉如和周莲叶从继母说到花灯,话题跳转的也太快了。

    “你倒是有些佛性,”霍妍斜斜地看了一眼徐婉如,“这话若是叫我大哥听见了,一定会很喜欢。”

    “喜欢有什么用,”邓洁捂着嘴巴笑了,“喜欢也是个祸星。”

    “别瞎说,”霍妍轻轻拍了下邓洁,跟徐婉如强调,“是星辰的星!”

    众人都跟着笑了,想来,霍星的名字,一向是她们姐妹的玩笑。

    夜里的风渐渐大了,有婆子拿了披风上来,给四人围好了。

    “有些凉了,”霍妍说,“要不,我们先回芝园那边吧,也免得大人担心。”

    “也好,”徐婉如毕竟是主人,就回过头,打算起来。

    突然,对面石径上扑过来一个人,飞一般冲着徐婉如来了。

    周莲叶一惊,她就在徐婉如身边,赶紧伸手抱住了。

    两人搂着摔倒地上,却见那个黑影扑通一声掉到水里去了。

    霍妍和邓洁赶紧扶着徐婉如她们起来,“这谁啊?看起来是个孩子。”

    婆子们已经围上去看了,“大小姐,似乎是个孩子。”

    水里的人扑腾起来,一会儿沉一会儿浮,“是二小姐!”有人认出来了,急忙忙喊开了。

    男宾那边也有人过来了,徐婉如几个都是孩子,也不忌讳,只指着水面喊救人。

    府里的小厮早已经下水去捞了,只听说落水的是二小姐,岸上的婆子丫鬟就更慌张了。

    “是婉淑落水了吗?”徐铮也赶过来了,一眼就看见徐婉如站在一边。

    “听说是,”徐婉如回了一句。

    徐铮恨恨地看了她一眼,跳下水去了。

    “如意别怕,徐叔叔的水性极好。”边上又赶过来几个十来岁的男孩子,开口的,正是靖远将军府的嫡长孙萧诚。

    徐婉如点点头,她才不担心呢。徐婉淑上辈子活的好好的,倒是徐铮有可能发个烧,生个病,年中再突然没了。

    徐铮在徐婉如眼里没什么地位,可到底是她的亲生父亲,前世没什么机会相处,今生相处的几次,次次都让人不舒服,徐婉如皱了皱眉,还是希望他们安全上岸。

    “怎么了,如意?”朱自恒带着朱时雨和徐简过来了。

    “我跟邓洁她们在临风亭里说话,”徐婉如说,“刚打算下来,突然跑出来一个人,朝着我就扑过来了。莲叶拉着我避开了,那人就落水了。”

    “那他们怎么说二小姐落水了?”朱自恒听说跟徐婉如无关,语气就放缓了。

    “不知道,”徐婉如摇摇头,“人都没看清楚,落水之后有人看见了,说是婉淑。”

    周莲叶也赶紧点头,“要不是我拉着如意,落水的就是如意了。”

    “是周小姐吧,刚才多谢你了。”朱自恒跟毅勇伯也有来往,虽然不怎么记得周莲叶的模样,却也听过她的名字。

    “多谢周小姐了,”朱时雨带着徐简,也朝周莲叶拱手道谢。

    “不客气,”周莲叶在徐婉如面前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一点儿也不留情面,可这会儿有同龄的男孩子跟她说话了,周莲叶倒是害羞了。

    徐婉如暗笑,牵了周莲叶的手,心里也有几分感激。刚才若不是周莲叶反应快,她又得落水了。

    “还好莲叶反应快,”徐婉如笑了笑,“我上个月刚落水生了次病,好容易改了怕水的毛病,这么冷的天,我可不想再掉下去。”

    “嗯,我也不想下去,”徐简笑,“好冷的。”

    “那你上次还跟着我下去,”徐婉如拍了下徐简的头,“以后别跟着下水,记得喊大声一些。”

    看他们姐弟在那里说话,朱时雨奇怪了,问徐婉如,“如意,你们家二小姐又怎么了,好端端的,干嘛退你?”

    “我也不知道,”徐婉如摇摇头,看了一眼霍妍和邓洁几人,“是不是我们过来,没带她一起来,所以生气了?”

    “生气了也不能推人下水啊,这么冷的天。”周莲叶又恢复刀子嘴了。

    邓洁对忠顺府的事,也有些耳闻。上次正旦进宫,都说皇帝生气,批了一通忠顺侯徐铮,说他嫡庶不分。

    “如意,等下我们给你作证,”邓洁说,“她先前又没说,想一起来跟我们说不就是了,干嘛现在发作?”

    霍妍也点点头,除了这点,她们也想不出来,徐婉淑干嘛要来推徐婉如。

    而且,勋贵人家,嫡出和庶出,一向泾渭分明。她们都是嫡出的小姐,来忠顺府,自然不会跟庶出的徐婉淑一起。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徐铮抱着个人,从湖里上来了。

    徐婉如看了一眼,果真是徐婉淑。

    “我等下收拾你!”徐铮恨恨地丢下一句话,抱着徐婉淑,赶紧去芝园里面了。

    “哼,”徐婉如就知道,这便宜爹又迁怒她了。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她好端端的在亭子里坐着,都有横祸找上门来。

    “舅舅,”徐婉如扯了扯朱自恒的袖子,“你跟我去和祖母说一下,这事与我无关。”

    朱自恒对这个糊涂妹夫,已经反感到极点了,就拍了拍徐婉如的肩膀,“别怕,有我呢。”

    “我们也去,”邓洁说,“我们也在场,看的仔仔细细的。”

    霍妍也跟着点点头,“我也去说。”

    “竟然还收拾你,”周莲叶噗嗤一声笑了,“如意,你可真够冤枉的。”

    “不是我冤枉,”徐婉如很无奈,“是他只看见他想看见的。”

    朱自恒要往女眷那边去,朱时雨和徐简自然跟着。他们不过五六岁,本就没什么男女之分,跟在徐婉如几人后面,就打算往芝园去找燕国公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