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59章 无视

如意枝头 第59章 无视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秦蕙兰抹着眼泪,很委屈地跪在朱老太太面前。

    去苏家求情,她是准备好背水一战了。可眼下,求情的话没说出口,连累了姐姐不说,还被带回来了,这下可如何是好。

    朱老太太气地够呛,狠狠地把杯子往桌子上面一顿,问,“蕙兰,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我们朱家的时候,我看你也还机灵,才让你跟了大小姐出嫁。你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听了朱老太太,秦蕙兰就哭哭啼啼地抱怨了,“是燕国公主……”

    燕国公主凶悍的名声在外,朱老太太听了,也觉得是她过于严厉,所以秦蕙兰才无路可走,去苏家找如意求情了。

    徐婉如一看,这样下去,这秦蕙兰又要把黑锅推燕国公主身上了。朱老太太这个外祖母不是亲的,燕国公主这个祖母可是亲的,徐婉如可不愿意人家抹黑祖母。

    “我有些累了,”徐婉如看了一眼姚小夏,“舅妈,我想回去睡一会儿了。”

    “也好,”姚小夏跟朱老太太告辞,“如意下午还没睡,我先带她回去睡一会儿。”

    朱老太太答应了,姚小夏就示意秦蕙兰,一起走了。

    回了院子,姚小夏吩咐白玉县带秦蕙兰下去,又问,“如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和姥姥进了苏家,姥姥跟周夫人苏夫人聊天,我跟周夫人的妹妹丁小姐去苏小姐的院子里玩。秦蕙兰找了她姐姐,偷偷跑到苏小姐的院子里,哭着跪地上求情。”徐婉如叹了一口气,“她还真行。”

    姚小夏皱了眉头,“这人不能留你们身边了,做事不用心,闹事的本事倒是一流。”

    “嗯,”徐婉如点点头,“回去我找了她的卖身契,打发了了事。”

    正说着话,朱自恒倒是回来了,拎了包橘子点心,笑嘻嘻地进屋了。

    “你们娘儿俩说什么呢?”朱自恒放下橘子,“什么留不得,打发了的?”

    “那个秦蕙兰了,”姚小夏把刚才的事,一一说给朱自恒听了。

    朱自恒摸了摸徐婉如的头发,“是不能留了,以前怜惜她是妹妹的人,现在这样子,留来留去是个祸啊。”

    “明儿你陪如意他们回去,”姚小夏吩咐,“帮着打发了她。”

    朱自恒点点头,这事总得大人出面,他再不待见徐铮,也得陪着徐婉如他们回家,处理了秦蕙兰再说。更何况,府尹那里,也把柳色柳方的案子判好了,是该跟徐铮通一下气了。

    秦蕙兰进了朱家,就被关了起来。

    她一个人在柴房里等了半天,谁也没来过问今天的事情。按理,她今天去苏家闹,已经是胆大包天了。不管是朱家还是忠顺府,总得有人来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闹到人家的后院去了。

    可过了这么久,谁也不理不睬,秦蕙兰就知道了,只怕,自己没有什么好下场了。

    她在忠顺府的几年,一直是朱念心的一等丫鬟,贴身服侍,没吃过什么苦。朱念心去世之后,她又成了徐婉如屋里的管事妈妈,更是没人给她脸色看。所以,秦蕙兰一点儿也不愿意放弃这份差事。

    听说要去大兴,她就发脾气来给小主人脸色瞧了。明明来了翡翠胡同,非但不来朱家请安,还故意当着徐婉如的面,装作没看见。

    直到张嬷嬷安排了她去大同,秦蕙兰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赶紧来朱家请罪求饶。谁知,根本就见不得徐婉如。她以为,是朱家人拦着,所以才趁机去苏家。想着小孩子不懂事,心又软,说不定求一下情,就不用去大同了。

    可是,事不如人意,求情不成,还连累了姐姐。回了朱家,除了朱老太太责问了几句,朱自恒和姚小夏一句话都没问过。

    秦蕙兰毕竟做过几年大丫鬟,虽然肆意妄为了几年,可见了这样的场景,也知道大事不妙。她和醉菊的卖身契,都在徐婉如手里,若是朱家想打发了她,只要明天带着徐婉如回忠顺府,找个牙婆就可以了。

    想到这些,秦蕙兰疯了一样,开始擂门。

    这会儿,天色一早就黑了,徐简和朱时雨回家,用过晚饭,洗漱之后,都已经上床休息了。他们在花市跑了半天,回来叽叽喳喳说了许久,现在一早就睡着了。倒是徐婉如下午睡了一会儿,这会儿还没睡意。

    姚小夏和朱自恒,也在自己屋里歇息了,灯火半明半灭,只怕也快睡下了。

    徐婉如看了一眼身边的徐简和朱时雨,只是摇头叹气,果然孩子就是孩子,出去玩一圈,就能这么开心。

    两人下午回家,献宝一样,一会儿水仙花,一会儿梅花,一会儿金鱼,一会儿雨花石。

    徐婉如重活一世,报复之心全无,只想着避开陈奇可和苏落雪那对奇葩,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保住徐简的性命,姐弟互相扶持,互为依靠。

    至于婚姻一事,徐婉如再无他想,这一生,能得一丝快乐,她就得一丝快乐,爱也罢情也罢,此生都和她无关了。

    珍珠和琥珀正忙着收拾回家的东西,明天就是腊月二十四了。徐铮早就给朱家下了帖子,说是明早要来接儿女回家。

    徐婉如打着呵欠,也有些睡意了。

    珍珠过来,给她掖好被角,又放下床幔,徐婉如靠着枕头,很快也睡着了。

    腊月二十一开始,朝里就封印了,朱自恒忙好公务,这几天也不用早起去户部了。次日天亮,众人用过早膳,徐铮也到朱家了。

    毕竟,他来朱家是客人,朱自恒也不能太苛刻了。所以,两人在大堂里说了一会儿府尹的判决,又讨论起赌场追查的进度了。

    赌场布了这么大一个局让柳方去跳,赌场后台的人,不可能不知情。可府尹一追查,几个关键人物都不见了,又临近年关,谁也弄不清楚,他们是回家过年了,还是畏罪潜逃了。只能等年关过了,再做计较。

    朱自恒心里,是怀疑忠顺府的人。大房二房虽然可疑,却比不上宋红妆可疑。可她一个小妾,就算徐简没了,也轮不到徐策啊。毕竟,徐铮还活着,娶继室的事,就在这几个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