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55章 打听

如意枝头 第55章 打听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虽然说,忠顺侯徐铮治家不严,两个小妾前后出事。可是,有错能改,善莫大焉。

    很多人心里就觉得,徐铮应该会顺应皇室的意思,娶个跟太后和肃宗亲近的女子。也有人觉得,燕国公主那么强势,不见得就会听皇室的。

    徐婉如心里,也早有个大概。这次柳色和宋红妆的事闹的这么大,朱家有朱家的打算,燕国公主也有燕国公主的打算。

    只是,最后谁会成功上位,徐婉如觉得,一定不是她的小姨朱念慈。

    苏夫人一边引了朱老太太进去,一边打量着徐婉如。

    苏家搬到翡翠胡同,才两年不到。朱念心当年出嫁的盛状,苏夫人也只听人说过。这两年,朱念心病重去世,苏夫人也没来得及见她一面。只听说,当年的朱念心,往人前一站,男子丢魂失魄的,就不计其数。

    本来,苏夫人并不相信这话,可见了徐婉如,她倒是有些信了。

    徐婉如也知道苏夫人在看她,可她心里,更多的是惴惴不安。不知道,会不会看见苏落雪?若是见着了,她该怎么办?是骂苏落雪一顿,还是打她一顿?

    徐婉如正想着,眼前却突然飞过一只鸡毛毽子。也不知道,是哪个丫头这么大胆,主母带了客人进来,她还敢玩。徐婉如顺着毽子飞来的方向看去,却是两个男孩子。一大一小,大的十岁左右,小的,不过四五岁的模样。

    “是芳哥啊,”朱老太太跟苏夫人有来往,一看就知道了,这是苏家三子苏继芳。

    徐婉如一愣,苏继芳,就是这个苏继芳啊!

    前世,就是这个苏继芳娶了朱时雨的妹妹朱秋语。只要朱时雨为徐婉如出头,多去一趟陈奇可的家里,朱秋语在苏家就要跟着倒霉。一来二去,徐婉如才拦下朱时雨,让他别再上门了。

    徐婉如半眯了眼睛,有些不快。就是这小子,后来对她表妹百般折磨。现在,还敢踢了毽子到她跟前!

    苏夫人根本就没发现徐婉如的不快,苏继芳是她的幺子,自然最是宝贝。她宝贝的孩子,就以为人家也会宝贝。

    “我们芳哥了最近喜欢上玩毽子了,”苏夫人笑着跟朱老太太解释,“可偏偏一玩就摔,每天跌的都是灰。”

    “哪有,我玩的很好的!”苏继芳不乐意了,就仰起头,问,“表哥,你快告诉她们!”

    “这是我表哥家的长子,”苏夫人指了指苏继芳边上的男孩子,说,“叫陈奇可,我们老爷说了,是个少年才子呢。”

    徐婉如认识陈奇可的时候,陈奇可已经二十一岁了。这会儿的小陈奇可,不过十一岁,声音未变,身量未长,连相貌,都不怎么像。

    进了苏家,徐婉如全心全意想着苏落雪,哪里会料到,这陈奇可竟然也在。

    也是,要不然,苏落雪怎么能跟陈奇可青梅竹马呢?

    “见过朱老太太,”陈奇可见苏夫人介绍了,就上前行礼,举止大方,礼仪周到。朱老太太见了,觉得这孩子很是不错。

    只是,苏家在京城,并没什么亲戚啊。

    突然,朱老太太想起苏夫人跟她说过的陈家,想来,这陈奇可,就是那个陈家的孩子吧。

    苏夫人娘家姓佟,也是江阴人氏。进京之后,苏夫人很会交际,认识了国子监祭酒陈老夫人。陈老夫人姓佟,说起来,祖上也是江阴人氏。

    苏夫人就攀了亲戚,只说她们是同宗的佟氏。两人认了干亲,苏夫人就喊陈老夫人为姨妈。这样一来,陈老夫人的孙子陈奇可,就成了苏夫人名义上的外甥。

    陈家虽然没什么高官,却有个做国子监祭酒的当家人。在士林里面,要人脉有人脉,要威望有威望。

    苏长治是典型的读书人,跟陈家也还说的来,所以,苏家和陈家,虽然是干亲关系,却走的很近。

    苏夫人存了迎合陈家的意思,自然经常招呼陈奇可来苏家玩了。苏家的三个儿子,长子三子都是嫡出,长子苏继业今年也八岁了。苏夫人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跟陈奇可学着一些,日后读书进学也有个好榜样。

    朱老太太赶紧吩咐左右,给陈奇可递了个荷包,算是见面礼。苏夫人也没料到,陈奇可会在这里玩,所以,也没跟朱老太太说过。

    陈奇可收了荷包,彬彬有礼地道谢。朱老太太倒是有些喜欢这孩子了,就问了他多大年纪,读书读的如何。

    陈奇可一一回答了,徐婉如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这大冷天的,她站在这冬日的阳光下面,却脸上忽冷忽热,恍惚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先前发现苏继芳,她还有些愤怒。可这会儿见了陈奇可,明明那么恨他,却手足无措的很。

    苏继芳嚷着要毽子,陈奇可就弯下腰,蹲在徐婉如面前,捡起了毽子。

    前世徐婉如虽然嫁得陈奇可,两人之间,除去一次酒后同房,几乎没有这般近距离过。

    现在,陈奇可的脸,离徐婉如的膝盖,只有那么几寸的距离。近的,似乎连他呼出的热气,徐婉如都能感受的到。

    徐婉如一愣,赶紧退了两步,低头避到了朱老太太的身后。

    苏夫人见了,就笑着夸徐婉如,“小小年纪,就这样礼仪周全,不愧是侯爵府的大小姐。”

    陈奇可捡了毽子,扫了徐婉如一眼,把毽子递给了苏继芳。

    苏继芳接了毽子,盯着徐婉如,突然走到她面前,把毽子塞到了她的手里。

    徐婉如一愣,这是干嘛?

    跟在苏继芳身边的婆子就笑了,“小少爷这是喜欢呢,这毽子他谁都不给碰的。”

    苏夫人也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儿子,心想,小小年纪,就知道慕少艾了。

    徐婉如毕竟活了四十来岁,突然见了陈奇可,虽然吓了一大跳,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心上虽然不喜,却也学会哄人了。

    “谢谢你,可是我不会玩。”徐婉如把毽子还给了苏继芳,“你玩给我看看。”

    苏继芳接过毽子,眼睛一亮,就笑着去给徐婉如演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