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最新章节 - 第32章 姨娘

如意枝头 第32章 姨娘

作者:翠锦书名:如意枝头类别:玄幻小说
    听说徐简和徐婉如要去外祖家住几天,宋红妆的心里,就暗自高兴起来了。眼神也不停地往女儿徐婉淑身上瞟,就想她去燕国公主面前卖个乖,讨个好。趁着徐婉如不在家,先争了宠再说。

    朱念心的两倒霉孩子,母亲一死,他们就天天在萱园里住着。跟燕国公主见面的机会越多,关系就越亲近。宋红妆见了,自然是眼红不已的。

    以前,燕国公主为了挤兑朱念心,时不时表现的,很看重宋红妆和她的子女。可说到底,徐简和徐婉如才是嫡出的孙子孙女。外家是正正经经的诗书世家,舅舅还是肃宗的重臣。

    宋红妆的子女,庶出的先且不说,还有个倡伶出身的母亲。燕国公主心里,终究是不喜欢的。这样的孩子,就算长的十全十美,出去了人家一问,哦,那个倡伶生的,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嘛。

    宋红妆的女儿徐婉淑,长着一张怯生生的巴掌脸,脸色苍白眼睛又大,穿条石榴裙,活脱脱就是个小宋红妆。

    明明只比徐婉如小四个月,看起来却像个缩小了的小美人,有腰身有风韵。徐婉如虽然脸长的美,却还是一团孩子气。

    燕国公主见了徐婉淑,就会想起宋红妆的出身来。所以,她对徐策倒是不错,时不时会抱上一抱,可对这个孙女,却很少有个好脸色。

    燕国公主是个上过战场的女子,婚后徐坤一有外室,她是亲自带着仆妇,当着自己的面,活活打死外室。这样的人,本质上就讨厌妖妖娆娆的风流姿态。

    要不是燕国公主讨厌朱念心,宋红妆又很有眼色,十分会讨好人,她在忠顺府做妾,不见得有多舒服。

    徐婉淑跟着姨娘长大,她只看见宋红妆在徐铮面前的矫情和小姿态,却看不懂宋红妆在燕国公主面前的卖乖。

    所以,徐婉淑一开始的技能点就点错了,动不动就很委屈地含泪看人,哽咽着啜泣,翘着兰花指喝茶,把腰身绑的很紧,琴棋书画上非常掐尖要强,等等。

    燕国公主最见不得人家在她面前哭,如果是真心痛哭,一次两次她也忍了。就恨这种半死不活地哭法,徐婉淑的抽咽,在燕国公主眼里看来,就是龙生龙,凤生凤,戏子的孩子还是戏子。

    宋红妆虽然世情练达,可她自己就是这个性格,平生所见的女子,也大多如此。

    所以,她虽然发现燕国公主不喜欢徐婉淑,却一直以为,是因为徐婉如住了萱园的关系。

    其实,前世徐简发烧去世之后,徐婉淑也搬到萱园住了一段日子。她和徐婉如一见面,一个哭,一个打,关系极为恶劣。

    徐铮活着的时候,被她们两人气了个半死。后来徐铮死了,徐婉如在燕国公主这里得宠,就越发霸道了,直打的徐婉淑根本就不敢在她眼前出没。

    只是,徐婉如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她自己剃头担子一头热,非要嫁给七品的翰林编修陈奇可,住到小小的陈府去了。

    反而是庶妹徐婉淑,因为没有嫡姐挡路,得了门和忠顺府相匹配的高门婚姻,过了几年舒服日子。

    燕国公主不愿意让妾室养孩子,可朱念心生了徐简徐婉如,宋红妆也跟着生了。朱念心自己得了两个孩子,根本就忙不过来,哪里有空帮宋红妆看孩子。

    更何况,宋红妆进门之后,朱念心对燕国公主和宋红妆都恨之入骨,帮仇人养孩子,她能得什么好处?

    燕国公主难看她,朱念心也早已经学会点头认错不吭声了。她已经有儿有女了,好好拉扯大孩子,爵位必定是徐简的。

    连徐铮,她都不用讨好了。哪里需要讨好燕国公主,甚至小小的宋红妆呢。养个庶子庶女,放眼前折磨自己,有什么意思。

    后来,朱念心的身体不好,就更不能让她带孩子了。所以,徐婉淑自小就跟在宋红妆身边,母女感情虽然好,却学了一身的小妾作风。

    这一点,徐婉如今生重头来过,也已经发现了。就早上这么一会儿功夫,徐婉淑的眼神,也太灵活了。

    桌上摆了一溜的白瓷茶碗,别人那里,徐婉淑都不敢去。桌上唯一一个小女孩,就是徐婉如。

    徐婉淑还小,心里也没有嫡庶之分。她隐约觉得,祖母对徐婉如好一些,心里就有些不服气。

    朱念心刚去世,现在正是徐婉如和徐婉淑的磨合期,等徐铮死了,徐婉如就会占据高处。可是眼下,一个进攻,一个反攻,正在磨合决定,谁才是家里第三代的霸主。

    所以,徐婉淑就喜欢挨着徐婉如动手脚。

    徐婉淑到了徐婉如身边,指着她面前的茶碗,问,“这个是茶吗?”

    徐婉如虽然不喜欢她,可她们姐妹也多年未见了。少年时的互殴,她也是占上风的那个。所以,徐婉如很有风度地点点头,“是祖母的龙井。”

    谁知,徐婉淑却突然回头跟宋红妆喊,“娘,我口渴!”

    按理,她是庶出女儿,只能喊朱念心为母亲,喊她的亲生母亲宋红妆为姨娘。可她日夜跟宋红妆住一块儿,喊娘喊习惯了,在外面就脱口而出了。

    姚小夏一愣,马上看了一眼燕国公主,这事,她这个当舅妈的,是有资格管的。如果燕国公主不开口,她就要开口提醒了。

    徐婉淑只是撒娇,茶水好喝与否她不知道,她就看见,大家面前都摆了一盏茶。所以,她觉得这是好东西,她也想要。

    宋红妆黑了脸,燕国公主也不想小题大做,当着外人落她的面子。

    谁知,徐婉如却悠悠地开口了,“原来,妹妹都喊宋姨娘为娘的啊。”

    她这话,说轻也轻,说重也重。说轻,她也没跳起来反对,更没有严词指责。说重,一句话,她就否定了徐婉淑正儿八经侯府小姐的地位。

    姨娘可以是生母,却永远不是母亲。宋红妆在忠顺府,说到顶,也不过半奴半主的身份。如果徐婉淑非要自甘堕落,认宋红妆做母亲,那她连半奴半主的身份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