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尚书大人易折腰最新章节 - 第338章:姐妹心态

尚书大人易折腰 第338章:姐妹心态

作者:八匹书名:尚书大人易折腰类别:玄幻小说
    那么他们可就危险了。

    谢元娘摇头,“驿站的人当时也在,还好好的,可见那些人并不担心这一点。”

    还有小叔叔在,小叔叔处理的事情,应该也不用担心后面。

    谢元娘没敢说出来,不过她前面分析的话很对,孔澄这才放下心来,又笑道,“元娘大了,难怪能入圆寄大师的眼,你想的这些,四哥都想不到。”

    孔澄是真的很惭愧,却又很欣喜,妹妹能这么厉害。

    谢元娘吐吐舌头,“我就是瞎说的,原是想宽四哥的心,你这样夸我我真要羞愧的见不了人了。”

    孔澄哈哈的笑了起来。

    谢元娘也笑了,有时真的要相信血源这一点,难怪从小她就与四表哥亲近,如今身世被揭穿了,也就明白为何亲近了。

    当天,一行人就在镇里找了最大的客栈住了下来,而孔家在这镇上还有一间的小店铺,孔澄这次还是警惕了一些,他和元娘住到了铺子的后院,下人安排到了客栈。

    铺子的后院虽然小,不过里面却种了一大棵的桂花树,已高过了房檐,谢元娘的窗户对着这棵桂花树,晚上风吹过桂花树,哗啦啦的响。

    谢元娘白天睡了,晚上就睡不着了,前世湛哥和衡哥一到桂花开的时候,就吵着要吃桂花糕,谢元娘哪里会做那个,可是衡哥很调皮,弄了东西到小厨房里,自己弄了一身的面粉不说,就是过来拦着她的湛哥也被弄的一身都是。

    谢元娘那时虽对生活没有期盼,可是却又舍不得儿子们被小叔叔训斥,所以就耐着性子的进了厨房和他们一起弄,这样一来小叔叔那边知道了,只以为是她的提议,也不会怪到孩子们的身上。

    谢元娘抿嘴笑,回想前世,那些她不注意又不放在眼里的东西,现在回想起来,却也是她人生中最美的东西。

    人生其实就是这样,在你羡慕别人的同时,却不知有很多事情也被别人羡慕着。

    她也想到了谢文惠,谢文惠说嫉妒她,明知道真相却也一直没有说破,甚至享受着她的弥补。

    此时此刻,谢元娘也理解也明白谢文惠为何还会嫉妒她了。

    “一个人傻笑什么?”孔澄从外面刚回来,然后就看到妹妹趴在窗口傻笑。

    谢元娘闻声看过去,“四哥。”

    声音尽是笑意,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

    孔澄都能感受到她的快乐,他大步走到窗边,打量着眼前的人,以前一直也没有这么细看过,虽是表兄妹亲近,却也不能太过亲近。

    “你长的和母亲很像,以前没有注意这一点。”孔澄不由得感慨,“这些年来母亲任何节日都惦记着你,府里的人也没有不多想的,可是想着姑姑是祖母唯一的女儿,所以母亲才会对你们姐妹如此好。自从懂事之后,往谢府送东西的都是我,我却能知道你和谢文惠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有些东西有你的,砚姐却也没有。”

    “你看,母亲心里一直觉得对不住你,所以她想尽一切办法的弥补你,其实我明白这样弥补也不会让你心里好受,在你看来一个从小就将女儿送人的母亲,不配为人母。”孔澄说这些时,面上带着淡淡为的笑,眼里也尽是苦涩,“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家里会有这样的事情,也曾一时难以接受长辈们这样做。”

    “四哥,你别说了,我都懂。”家中有长辈,又是那样的世家,怎么能忤逆长辈呢。

    外祖父,现在应该叫他祖父了,那样一个古板又看重名声的人,当初能应下这事,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吧。

    孔氏扔了自己亲生的女儿,孔家出来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孔家的名声也完了,这也是逼着把孔家嫡女送出去的原因吧。

    谢元娘前世做为妇人,婆婆教了她很多东西,就是守寡的大嫂也教她很多东西,特别是一些世家为了所谓的名声,而做下了多少腌事见不得人的勾当,亲情与良知对他们来说,早就不知道是何物了。

    相比之下,孔府这件事做的还不算泯灭人性。

    “其实你不用委屈自己,你埋怨他们那就怨,四哥今天和你说这些,并不是帮父母们说项,而是想让你明白,亲人一直也没有忘记你,而你心里的苦也不必藏着,把我们当成你的亲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孔澄伸手揉她的头,“好了,和你说说,四哥心里也好受了很多,不然真是没脸见你。早点睡吧,咱们明天起早赶路。”

    谢元娘抿嘴笑着点头,乖巧的样子让孔澄忍不住又揉揉她的头,与砚姐比起来,还是元娘可爱。

    被孔澄拿出来做比较的砚姐,在外祖父找上门来踹了祖父的书房门之后,她这才知道发生什么事。

    她坐在窗前发呆,身边的丫头却沉不住气,“姑娘,你是不是要去找夫人问问,若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以后府中多了一位姑娘,又是当年被送出去的,夫人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疼爱姑娘。”

    “姑娘,奴婢知道你淡泊,不在乎那些,那是以前府中只有姑娘一个人,现在可要马上多一位姑娘了。”

    “寻桃,越发的没有规矩,这些事也是你一个下人能说的,还不退下去。”常嬷嬷从外面走进来,训斥了一番,这才将人赶出去。

    常嬷嬷是孔墨砚的奶嬷嬷,管着墨院的一切事物。

    常嬷嬷将茶放下,又拿了斗篷走过去披在人身上,“姑娘,下雨天屋里阴冷,窗口又有风,小心身子。”

    “嬷嬷,我没事。”孔墨砚笑了笑,回了她一个安抚的笑。

    常嬷嬷叹了口气,“姑娘哪都好,就是性子太冷。平时在夫人那边像现在这样常笑笑,与夫人也能亲近一切,哪有亲母女之间处的像外人一样远。”

    孔墨砚端起茶静静的喝着,“府中的事自有长辈做主,也不是我非议就能做到的,至于与母亲之间,嬷嬷也说了,我们是亲生母女,即便是不像旁的母女那般亲近,可也是亲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