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回眸之浴火重生最新章节 - 第二十八章 他乡遇故知

回眸之浴火重生 第二十八章 他乡遇故知

作者:央角豆书名:回眸之浴火重生类别:玄幻小说
    药毒城位于三国交界之地,实则自成一体,几乎不受三国管束。

    药毒城比较特殊,有药有毒,龙蛇混杂,因此大部分都在城外交易,渐渐的就形成了药毒城的副城明城。明城十分繁华,大街上到处都能看到药铺、医馆。反而药毒城本身和普通城池没什么区别。

    墨公子三天前就到了明城,当然是隐藏了身份。墨公子一身华丽的衣装,有如一位贵公子,还带了一张人皮面具。这样的面具墨珂有三张,不同的身份会有一张固定的人皮面具。另外墨珂还有额外的金属面具,这些都便于墨珂隐藏行迹。

    来到明城才知道形式远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复杂。

    夏家自从三小姐疯癫之后,后继无人,日渐没落。夏家主又是个势力的,当年宠三小姐如宝,如今弃之如敝履。

    凌家自给自足,明哲保身,一切置身事外。

    而原本繁荣昌盛的谢家,一夜之间风吹云散,几乎所有产业都一夜之间易主,几近消亡。而消失的谢家老夫人和小孙子一直没有下落。

    欧阳家和宇文家结成姻亲,互相帮扶,一丘之貉,几乎在药毒城一手遮天,又善用毒药,想要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查到车铃子是不是在欧阳申手里,简直难比登天,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具体的眉目。

    墨公子就坐在临街的茶铺楼上,听着手下汇报,心思沉重。这时楼下传来一阵吵闹。

    “滚滚滚!哪来的老婆子,没钱还敢来要包子?昨天那顿打还没挨够吗?告诉你,实在没钱可以把你小孙女卖了。”

    围观人群中传来一阵阵讪笑。

    “你这小妮子还敢瞪我,瞪我也没用,你们两个要饭的还反天不成?给我打!”

    “行了,老的老,小的小,不就是几个包子吗?玉羽你去结账,然后把人带来客栈吧。”

    一辆华丽的马车里传来颇具磁性的声音。

    “是!”

    一个清秀的小厮带人挤进人群。

    “带这对祖孙两个去见老爷。小二,这祖孙可欠你什么包子钱吗?”

    “不欠。”

    小二见来人不是善茬,秒怂。

    小厮满是不屑,也懒得和这种人说话。径直转身直奔客栈而去。

    墨公子坐在楼上端着茶杯若有所思。

    夜幕降临,墨公子悄悄来到白日里那商队住的客栈。墨公子几个起落就落在他们包的小院子的房顶上。

    墨珂隐在房顶上,朝院子里望去,只见院中凉亭里正坐着一个青年男子,背对着自己和老妇人和孩子说话。看身量老妇人和那个孩子应该就是白天被打的两个人了。只是洗漱一番又吃饱了饭后,看起来倒是贵气不少。尤其小泵娘,面容白皙,左眼眉峰中一颗米粒大的痣,让一张未长成的脸,稚气中透着英气。

    “婆婆不用担心,只因你们极像我的故人,我思念她们,救你们也是我为缓解对亲人的思念之情,也不用你们报答。可有什么难处,尽避和我说。我这里有一些盘缠,你们若有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大抵也够用了。今后万事小心,若是有什么难处,可以把这个牌子挂在腰上,我的人若看见可以帮你们解忧。只是此牌只可用一次,用后我会收回的。若是婆婆还有什么别的要求也可,我会在这个客栈住几日,随时来找我就行。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听这口风,墨公子就心里开了花。这个老爷不是别人,正是肖青。

    肖青一直让青帮的人暗中查找车领子的下落。一个多月前收到消息有可能在药毒城,就在寻思脱身之计。肖青知道自从进了皇宫之后,皇上一直盯着自己。

    其实司马岚的人,夜氏兄弟早就发现了,告诉了肖青,肖青为了隐藏实力,也为了不打草惊蛇,装作不知道而已。

    想了好几天才想到这个金蝉脱壳之计。对于车铃子肖青是势在必得,不行就强取,肖青都做好了当强盗的准备。

    本来肖青是想低调行事的,没想到遇到祖孙俩。既然已经高调了,索性高调到底,租了一整个院子,若对方肯出售也是一件好事。

    趁着屋里没人的空挡,墨公子翻身进入主屋内,坐了一会就听见脚步声传来。墨公子也不隐藏,就坐在桌子旁看着门口。

    脚步声到了门口戛然而止,似乎已经感觉到屋里有了异样,静静站了一会儿,唰的拉开门帘,四目相对,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墨公子从听到肖青的声音就在尽力平复自己,如今真的见面,好像一切都是徒劳了。

    肖青也是一愣,竟然在这又见面了,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呢?

    “呦,我当是谁呢?墨公子好兴致啊!来药毒城做什么?”

    肖青也不叫墨兄了,是要划清界限的,也不装傻了,都找上门了,自然是已经识破他的伪装了。

    “你来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

    墨公子还没平复好,一听到肖青和自己说话,心情就无比愉悦。

    墨公子也明白自己算是掉在肖青的坑里出不来了。本来自己去皇宫就是想看看神鸟,没想到意外见到肖青。

    肖青一如既往,第一时间、不顾被暴露的危险救了自己。上一次见面,墨公子就知道,自己始终是放不下的,原来下的所有远离的决心都一瞬间烟消云散。如今见面,一听她的声音自己就如此愉悦,整个人也不似前几个月阴沉了。

    哎!既然不能让她回心转意,那就守着她也好。

    墨无墨有在屋顶上看得吐血,这几个月差点没压抑死。今天主子终于不用低气压了,可是正常的过了头吧!原本沉默寡言的好吧,不是情话绵绵啊!咱是高冷范的,不是痞子蔡啊!

    “你要那物事干什么?”

    肖青十分不解。

    “给你啊!你不是要吗?”

    肖青已经皱起了眉头,瞪了墨公子一眼。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