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270章:囚蛟(4000字)

息桐 第270章:囚蛟(4000字)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童挑眉看着裴长庚,那张妖媚的面容上全是讽刺,“看来这景家的四小姐,当真是有点本事,以至于国公爷你如此的维护她。”

    其实,童完全看不透眼前的少年。

    这个人处事并不能称作慎密,也时常露出破绽,可也恰好是因为他的不仔细,却深的定燕帝的喜欢和器重。

    定燕帝私下和人说,无论是白睢也好,还是他童也罢,每次替他做事都做的太完美,堪称天衣无缝。

    因为太好了,所以定燕帝其实有些不安。

    帝王自古有疑心病,而年迈的定燕帝也不例外,他怕身边的人背叛自己。童知道,在定燕帝的寝殿里,藏着一把锋利的剑,这剑削铁如泥是定燕帝拿来防身的。

    “前些日子,梨园那边的侍卫告诉我,在一座荒废的院子里找到了火石。”裴长庚没有去接童的话,“不知童公公知道这座院子吗?”

    “你入宫晚,不知道这座院子也很正常。”裴长庚压根没等童回答,继续说,“这院子的之前的名字,很多人都记不得了,但是私下他们都称作这座院子叫‘囚蛟’院,因为当年大楚的皇子曾在这里居住,可惜在大楚灭国的时候,被活活的烧死了。”

    “不少人都说这院子不吉利,囚蛟的地方晦气的很。可我觉得,不吉利是真的,晦气却是假的。因为那位皇子,顶多被称做一条蛇,怎么能算得上是蛟呢?”

    “一条小蛇即使蜕皮了,也无非是长大了一些,能翻出什么风浪呢?而且,人都已经死了,便什么都没了。”

    童神色不改,听着裴长庚的话似乎没有半点兴趣,“所以裴大人是要说什么呢?让我的人多多行走,不要再生一场大火?”

    “钟家前些日子也生了大火,高大人的院子被烧毁了,不少人都说是高大人做的事情得罪了钟家的祖宗。可是,这种话也有人相信?既然能察觉火石,自然也能发现这火是人为。”童冷冷的哼了一声,他本就生的好看,如今这个动作跟更显得生动,“这世上并没有神佛,与其相信神佛,不如相信自己。”

    “什么蛟啊,什么龙啊,都是假的……”童压低了声音,在裴长庚身边说了一句,“不知怎么的,我每次瞧见你和你那个未过门的小妻子,都觉得十分碍眼啊!”

    童说完,便再一次站直了身子,看着裴长庚的眼神十分的不屑。

    其实,童当真不喜欢和裴长庚来往,有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睛,还会觉得有些人。

    裴长庚嗜睡,而又因为眼眸颜色的不同,所以比大燕朝的人的眼睛,看着更是神幽一些。这是一双极其吸引人的眼睛,尤其是深情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不免会沉迷其中。所以童不难猜测到,景瑟是怎么落入这个人布下的情网的。可是,这个世上最可笑的便是感情,这景家四小姐来日不知会多后悔……昔日有多么沉迷这双眼眸,来日就会多恐惧。

    她迟早会和自己一样,讨厌这双眼睛,恨不得抬起手给他扣出来。

    不过童却不打算提醒这位沉迷在爱恋里的四小姐,因为他更喜欢看热闹。看着一个美丽的物品被慢慢的摧毁,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童说完,也没有继续和裴长庚再说下去,而是转身便离开了。

    他这次会插手钟家的事情,其实是有原因的。

    有人告诉他,钟老爷子真的活不长了。

    裴长庚站在前庭,看着童缓缓地走出自己的视线,微微敛目。

    童会对钟家有动作,他之前就猜到了。

    用景瑟的话说就是,童这张脸长的有多完美,那么他本人的性子,就有多么的难以捉摸。

    这些年身在高位的童,即使手里握了不少大权,还能左右定燕帝的想法,可却没有得罪多少人。他办事向来是随着心情来,而此后在童身边的人,都是跟随了童多年的人,渐渐的也捉摸到了这个事情,所以会随着别人送来的银子来办事情。童知道手下的人贪银子,和定燕帝解释的时候,只说了一句,“水清则无鱼。”

    定燕帝没有训斥童什么,只是让他收敛一些。

    这些年来,若不是黑云卫的人办事出色,那么童的地位绝对不会被动摇。

    等回府的时候,裴长庚把关于童要插手钟家的事情让诸谨去告诉了景瑟。

    如今裴长庚和景瑟定了亲,等于是把两个人的关系放在明面上了,而再加上京城局势并不稳当,所以有不少双眼睛盯着良国公府和长宁伯府。若是裴长庚贸然而去,来日也不知会被传成什么样子,景瑟虽然不在乎这些虚名,也不在乎外人怎么议论她,可是他却不愿意让人说景瑟的半点不是,所以现在即使要见景瑟,都是慎重的再慎重。自然,诸谨也很乐意帮裴长庚跑腿,自从江卧雪的事情出现后,张含霜也愿意再见他了,偶尔还会和他说说话。

    诸谨是个耐心十足的人,只要张含霜愿意搭理他,他就恨不得日日都想去见张含霜。

    感情这个事情当真是邪乎,他孤身了那么多年,在瓦刺的时候也没少见过女子,自然也有比张含霜更温柔更好看的。可这些人,他一个都入不了眼,偏偏是遇见张含霜的时候,却动了心。

    他不喜欢说话,张含霜便给他煮茶。

    他说事,张含霜便很认真的听,偶尔还会帮他分析一下。

    他看的出来,她是真的不介意自己的嗓音,而且也不相信外面的传言,是真的全心全意在相信自己。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恨不得把张含霜藏在自己的院子里,让她一辈子都不要再遭受痛苦了。等他忙完,回来的时候便能看见她坐在院子里,笑着和他说,“你回来了。”

    若是这样,他再辛苦再累,也是值了。

    不过张含霜明显是不太相信人了,所以诸谨也不着急的去逼迫她必须给自己一个答案。有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也不一定要用世俗来约束他们,他得空了就喜欢去长宁伯府,而景家的人都很好,没人喜欢摆架子。所以他也愿意和这些人接触。

    诸谨想着,骑着马的动作显得有些急促。

    等他见到了景瑟,和景瑟提起裴长庚让他传的话后,景瑟那双纤细的眉头的就皱了起来。

    其实童这个人做事,有的时候还当真是损人也不利己,自损八千也要让无关人员败落。所以景瑟是在担心,这次童会突然出现,会不会和从前一样,做出搅乱局势的事情?

    因为童并不贪财,现在站的位子也足够高,而插手钟家的事情,定然是会让定燕帝不满的。可是定燕帝不高兴童也不在乎,他似乎就是要让钟家的事情闹的更大……

    景瑟揉了揉眉心,“多谢你了。”

    “无事。”诸谨见景瑟又为这件事情发愁,难得的安慰了一句,“主上说,这事姑娘无需担心,他能解决。”

    “他说,是人就有弱点,谁都不例外。”

    景瑟闻言却是叹了一口气,她还当真觉得童没什么软弱,也没有软肋。

    童是个当真不在乎生死的人,他曾经兴起的时候曾在大牢里和人玩起了赌命游戏,让犯了事的贪官选择两杯酒里的其中一杯,而他喝下其中一杯。后来,若不是童身边的人真的怕童沉迷这个赌命游戏,匆匆地换了一次酒,在某次里童就真的死了。提炼出来的毒药,是见血封喉的。即使是神仙来救,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后来童知道毒酒被换了,还把换了自己毒经的人狠狠的打了一顿,把这个人赶出去了。不过后来,童也就没有再玩这个游戏了,也不知是这个手下感动了童,还是因为其他。

    童就像个喜欢冒险且站在悬崖上的人,随时会跳下去。

    可是这个人,即使死的时候,怕是也会闹出不小的动静,拖着人给他陪葬。

    “你让国公爷小心一些,童为人……邪门。”景瑟说,“这事我会同钟老爷子说的,他们那边也会防备着的。”

    “如今陛下还在呢,陛下心里是想要维护钟家的,所以应该没什么大碍。”

    诸谨闻言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退了出去。

    夏日炎炎,烈日下花草更是显得恹恹的,没有半点精神气。

    景瑟看着窗外的花木,心里更是烦乱了。

    若是旁人,她还能想办法来对付,可童是个不怕死的疯子,也丝毫不在乎他自己的一切,这种人若是跟他们这些有顾及的人玩起手段来,肯定是他们会束手束脚一些。景瑟不仅有些担心裴长庚和钟家的人,这件事情童到底会怎么做,她暂时还猜测不到。

    钟家那边是在晚上的时候得了消息。

    孙管事扶着精神好了一些的钟老爷子,“四小姐的意思是,让我们不要激怒这位公公。”

    “童?”钟老爷子想了想,“冤孽。”

    孙管事皱着眉头问,“老爷你说什么?”

    “没事。”钟老爷子拿起桌上放着的汤药,一口气喝了下去,“他要来插手就让他来,他没有顾及,难道我现在有吗?”

    “况且这个人,不可能没有弱点的。终究是他太可怜,我懒得去说破。”

    这段日子陆逊大夫照顾的钟老爷子很好,而景瑟也时常来陪钟老爷子说话,偶尔还会和他说起外面的情况。其实钟老爷子何尝不清楚,高若虚等的无非就是自己死了,掌握钟家的大权。可惜,高若虚当真是小看了他,他老头子一定要在钟明玉回来之前,好好的活着。

    孙管事叹了一口气,“这些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说起来终究是高家那位白眼狼的错……”

    其实孙管事听的出来钟老爷子是知道童的事情的,但是有很多顾及是不能提起的,所以他也不愿意继续问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说起了高若虚。

    “我现在不拿走高若虚的性命,其实是想看看是那位高人站在他的身后,给了他如此大的勇气。童不是想来搅乱这些吗?那就给童一个机会,让他帮我们去查高若虚的身后的人。”钟老爷子咳嗽了几声,又继续说,“我听闻东厂的人办事向来厉害,想必查出来这个事情也不难。还有古家的那几位你给我盯好,好吃好喝的送过去,也不要亏待他们。”

    “稚子无辜。”

    孙管事叹了一口气,“那孩子和高若虚不一样,他成不了事。”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计较他的出现,因为他威胁不到我家明玉。”钟老爷子又说,“这几日还有什么事情,你一起说了吧。”

    “程家送来了请柬,说是程家二小姐和献王的亲事,定了日期了。”孙管事从袖口里拿出请柬交给钟老爷子,可钟老爷子压根没接过去。

    “我现在这样也去不了。”钟老爷子说,“让高若虚去吧,我瞧着他应该很喜欢这样的场合。”

    程家和献王结亲,来往皇亲贵族肯定不少。献王再怂,再胆小,他也是陈太后和先帝唯一的孩子,众人都会给陈太后一个薄面的。

    况且,程家在京城里的地位本就不低,所以这场婚宴怕是会十分的热闹。

    “礼物也让他自己准备,他有月例银子,账房这边就不要拿给他了。”钟老爷子闭上眼,缓缓地吐了口浊气,“都成这样了,我和他也懒得伪装下去了。”

    孙管事闻言点了点头。

    半个时辰后,高若虚就拿到了请柬。

    其实程家今儿一早也送了请柬给他,但是又给钟老爷子送了一份。这说好听点,是程家人在意钟家,说难听点就是程家人也知道钟家的事情了,在他们的眼里,似乎钟老爷子更重要一些。

    同样是请柬,一封上面是洒的是金粉,一封是银粉。

    高若虚的脸色极其难看,低低咒骂,“程家这群东西,当真是狗眼看人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