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261章:献王(4000字)

息桐 第261章:献王(4000字)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钟家的事情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有不少人说钟家的小姐怕是已经没了,因为齐王失败了所以要拿钟家的人祭天。

    也有人说,齐王和钟家无冤无仇,肯定不会杀钟家小姐。这群人在知道齐王败了之后,肯定会拿钟家小姐来换银子。

    不过,无论谣言怎么传,大家都认为绑走钟明玉的人是齐王的人。

    连定燕帝也这样认为,他在处理好后宫的事情后,便吩咐黑云卫和禁卫军的人全城去找钟明玉的下落,务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搅翻了天,却依旧没有找到钟明玉。

    之后,钟明玉已经死了的消息,便之间的传出去了。

    景瑟坐在府内看着眼前的张含霜,一时也有些无奈,“表姐也认为明玉没了吗?”

    “不!”张含霜的眼睛虽然没有痊愈,但是视力却很差。陆逊的意思是让张含霜继续在裴家修养,可张含霜却执意要离开,而裴长庚尊重了张含霜的选择,亲自送她回长宁伯府。

    此时,裴长庚和景铁铭在书房商议事情,而景瑟便陪着张含霜。

    “若是他们真的要害钟家小姐,又何必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后,再动手呢?”张含霜说,“我这话不是安慰你。不过,这件事情有些怪异,众人都说是齐王抓走明玉的,可我却……”

    张含霜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我的愚见是,并不是齐王带走了她。”

    若是前几日的话,景瑟或许还会怀疑齐王,可现在她觉得齐王在这件事情里,被多人算计背了不少的黑锅。

    先是定燕帝算计齐王会谋反,造成了这次的宫乱。先帝不喜自己的子嗣为了帝位伤了彼此的性命,所以早早的就把齐王送了出去,之后更是对大臣们说,自己走了之后,也不希望看到皇子之间见血。碍于先帝这句话,定燕帝即使要动手,也得落不少口舌,所以他干脆让齐王先造成动乱,再把齐王散播瘟疫的事情抖落出去,到时候要诛杀齐王,也不过是顺从百姓们的想法,他只能大义灭亲。

    定燕帝是算准了齐王会谋反,用了这样的法子杀齐王。

    但是,齐王不知道这些。

    “嗯!”景瑟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

    “前几日我才知道,齐王进京如此的顺利,其实钟家帮了不少的忙。”景瑟压低了声音,“齐王一直在试探京城里的事情,而钟家给了他确切的答案。于情于理,齐王都应该感谢钟家,而不是动了钟家的人。因为他不知道,钟家和定燕帝联手了。”

    这个事情,景瑟也是前些日子才从孙管事的嘴里得知的。

    如今钟老爷子是靠着药物吊着一口气,他像是真的走投无路了一样,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景瑟的身上。

    其实,连景瑟对自己都没有太大的信心,他不知道钟老爷子为什么会如此的信任自己。

    孙管事告诉景瑟,其实高若虚还有个女儿,他们之前查到了。又加上景瑟之前的提醒,所以钟老爷子给定燕帝写过一封信,大概意思是会帮着齐王顺利进京。

    钟家多年不参与朝廷内的争斗,为的就是安稳。

    可钟老爷子为了钟明玉,还是插手了。

    可是,自古从龙之功并不是什么好事,钟家当年退的艰难,如今又步入,对钟家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不是齐王,又会是谁呢?”张含霜低着头,揉了揉眉心,“我当真想不明白!”

    景瑟见张含霜头疼的厉害,也知道张含霜明白自己担心钟明玉,所以匆匆地的赶回来,一是为了陪伴在自己身侧,二是想躲着诸谨。景瑟有些担心张含霜的身子,对张含霜说,“表姐,你去歇着吧!”

    张含霜摇头,过了一会才说,“我突然想起个事情。”

    “当初诸……大人带回张含玉的时候,并没有带回邓嬷嬷和张凛间。”张含霜说,“会是他们吗?”

    景瑟皱眉,“邓嬷嬷?”

    “邓嬷嬷是平州人,是齐王的奶娘。”张含霜说,“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当年邓嬷嬷是被人送进府来,而含玉说喜欢她做的点心,所以一直让邓嬷嬷陪在她身边。”

    景瑟好奇的问,“她既是齐王的奶娘,还有不错的手艺?她擅长做什么点心。”

    “江南的点心。”张含霜说,“她做的甜点向来是一绝。”

    景瑟听着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可我听闻,齐王不喜欢甜食,她……”

    齐王不喜甜食,当年身边怎么会有个擅长做甜点的奶娘?而齐王瞧着对邓嬷嬷也是十分的信任,所以才让邓嬷嬷跟在张含玉的身边,帮张含玉和他传话。

    张含霜本就疲惫,此时更是被景瑟说的糊涂,“齐王不喜欢甜食吗?”

    景瑟没有回答,因为这件事情是她在前世知道的。

    她前世喜欢甜的东西,而有人就说景瑟吃的东西太过于甜腻,不喜欢和景瑟同一桌。后来景瑟才知道,这些人是为了奉承齐王,因为齐王不喜欢甜食,所以在齐王府内也没有擅长会做甜食的厨娘们。

    不过,张含霜见景瑟一直不回答,也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再坐了一会便离开了。

    景瑟独自坐在屋内,一时有些失神。

    裴长庚到紫薇院的时候,便远远的看见景瑟愣坐着,而闻小月想要去给他通传的时候,他却摆了摆手直接走了进去。

    对于裴长庚的到来,景瑟倒是不意外,她问,“这次含霜表姐回来了,我想着她约摸是不同意和诸谨的婚事。”

    “嗯,她不同意。”裴长庚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离景瑟不远的凳子上,说,“不过,她回来并不是想躲着诸谨。”

    景瑟疑惑,“发生什么事情了?”

    “外祖父前些日子托人给我送了些东西过来,和诸谨一起长大的姑娘,也来了这边。”裴长庚说,“这姑娘身手很好,我想让她来你这边伺候,不过含霜估计是误会了。”

    景瑟挑眉,“误会诸谨和这个姑娘了?”

    “对!”裴长庚说,“这事,是他们两个人的的感情事,我不好插手。所以,也没有去多问什么。”

    景瑟低着头,摸着茶杯的边沿,缓缓地说,“我这个表姐是个苦命人,如今敏感多疑又怕受伤,自然是想避让感情的。可若是误会,还是早早的说清楚了好,纵使她再聪明,怕是也猜不透诸谨在想什么。”

    “你怎么总是担心别人,却不操心下我们,嗯?”裴长庚的笑容极淡,但是看的出来他的心情很好,“诸谨和含霜的事情,他们自己会去解决。反而是我们,我想着等明玉找到了,我们的亲事也该定了。”

    景瑟活了两世,前世也是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的人,可如今在听见裴长庚说这句话的时候,却依旧有那么一些羞涩。

    眼前的人,是她喜欢了两世的人,是护了她两世的人,也是她未来的夫君。

    “不过,即使找不到明玉,我们的亲事也该定了!”裴长庚说着,“我知道你不在乎赐婚不赐婚一说,不过我还是会去求宁妃娘娘让她和陛下说说。”

    景瑟有些错愕的看着裴长庚,“你方才说什么?宁妃娘娘!”

    “嗯,今儿早上陛下刚下的旨意,抬了宁嫔娘娘的位分。现在,她是宁妃娘娘了,且还掌管六宫庶务。”裴长庚看着景瑟一脸惊讶的样子,自然也明白前世的景温宁死的冤枉。所以,无论谁也没想到,景温宁这一世居然能走到妃位上,“宁妃娘娘护驾有功,而且在处理后宫的庶务上做的很好。前几日,有几位诰命夫人还特意去谢了宁妃娘娘。”

    景瑟听了却是安心了,“陛下,应该是信了姑母。”

    很多事情,景瑟也只是能简单的提醒下景温宁,而实际上要怎么做,怎么和定燕帝说话,却是要景温宁自己去做。

    她不知道景温宁和定燕帝说了什么,导致定燕帝对景温宁如此的信任,直接抬了妃位。

    这些年来,定燕帝是十分不喜欢景家,如今却依旧愿意给景温宁这个位子,可见定燕帝心里是有景温宁的。

    景瑟没有提起成亲一事,而裴长庚也没有再说这个话题。

    “你还是在担心明玉?”裴长庚叹了一口气,那双灰蒙蒙的眼,也有几分落寞,“我同大哥说过这件事情,大哥也派了人手在周围帮忙找她的下落。”

    “如今无论是黑云卫还是禁卫军,其实都被人盯着,想要有其他太大的动作,很难。”

    “大哥在京郊,也没有人察觉他的到来,他行事会比我们更方便。”

    景瑟见裴长庚似乎有些不开心,她起身走到裴长庚身边,放低了声音,“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我的却是担心明玉。”

    “我不想明玉和前世一样,过上那种日子,我看这她总会想起自己。”景瑟说,“上天给了我恩赐,让我能重活一世,我自然是要偿还前世别人对我的恩情的。”

    裴长庚干脆拦住了景瑟的腰,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那你和我成亲,也是要偿还恩情吗?”

    景瑟摇头,笑了笑,“不是,我心里是有你的。”

    她也知道裴长庚明知故问,可她却依旧愿意耐心的回答他这个问题,前世她没有说完的情话,她愿意慢慢的一点点的说给这个人听。

    “你如今在禁卫军,能接触到天牢里的人,你去帮我查查邓嬷嬷的事。她是齐王的乳娘,但是却没有和含玉一起被抓。”景瑟说,“我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或许是因为心上人在自己的怀里,裴长庚的笑容又浓了一些,“我让诸谨去办,等有消息我就告诉你。”

    “还有……”景瑟压低了声音说,“前几日的事情,你不觉得怪异吗?”

    裴长庚挑眉,“你说的是?”

    “献王的事情。”景瑟说,“前世,献王死在了这场瘟疫里,所以我们对他并不了解。都在说献王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丝毫不像陈太后。当年他取的妻子,也不过是空有爵位的清远候的嫡女刘氏。后来,刘氏因为难产,和孩子一起去了,献王就也没有再娶妻,身边只有几个妾室。前几日,魏国公家的小姐在花宴上瞧上了献王。”

    “这事,太奇怪了。”

    魏国公家的二小姐程娇娇,其实幼年的时候和人有婚约,可惜后来成为了一个望门寡。

    但是程娇娇却不是人如其名,她虽是望门寡可在程家却没有受什么委屈,这些年其实也有人上门提亲,可是程娇娇都瞧不上这些人。魏国公心疼二女儿,一直都养着这个孩子。

    魏国公和空有爵位的清远候是不一样的,他的大儿子手里握了兵权,而他自己又入了内阁,在朝堂上说话是很有分量的人。

    程娇娇的脾气不好,可有魏国公护着,也没有人敢说程娇娇什么。

    前几日魏国公府举办花宴,献王也被人拖着去了,结果哪里知道喝醉了酒的献王,在院子里遇见了出来散步的程娇娇。

    献王虽然性子胆小,但是却遗传了陈氏一族的好相貌,所以程娇娇对献王一见倾心。

    之后,程娇娇更是和父亲提起了献王。

    这件事情,闹的还很大。

    结果献王在知道这件事情后,直接躲进了宫里,似乎一点也不想娶程娇娇。若不是陈太后强迫献王去和程娇娇说几句话,献王估计都恨不得立即回自己的封地上了。

    “献王不喜欢热闹,更是不喜欢人多,他为什么会突然去赴程家的花宴?而且,在薛家出事后,程家在朝堂上的地位,比从前高了太多。”景瑟继续说,“若是献王真的如传闻里的胆小,他就不该去这场花宴。”

    “听闻献州出美酒,而献王的酒量,怎么会差到误入内宅附近的院子?他是王爷,身边的侍从和丫鬟们呢?”

    裴长庚看着怀里的女子,却是笑了起来。

    “是啊!”裴长庚点头,“所有人都以为是程家想高攀献王,可我却认为是献王在设计程家二小姐。”

    “他们会见面,的确没有传言里的那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