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249章:遏制恶语(4000字)

息桐 第249章:遏制恶语(4000字)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其实想要破除谣言,并不算难。

    景瑟前世是懒得去解释,更显得去搭理这种谣言,因为言语伤不到她分毫,她自然不会在乎。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言语的攻击,恶毒的言语犹如杀人不见血的利刃,不止能杀了一个人,更能折磨这个人一辈子。

    所以景温宁此时十分的不安,这件事情怎么会是景瑟的错?

    “你还小,不知道这些谣言有多可怕。”景温宁握着景瑟的手,一脸担忧,“宫里的谣言,会流传到外面的。到时候,外面的人会怎么议论你呢?”

    “最重要的是,若陛下……”

    若定燕帝来日想起这件事情,又要捡起那可怜又微小的亲情时,倒霉的会是景瑟。

    “迟到的真相,叫什么真相呢!”景温宁苦笑,“这事,我来想想办法。”

    景瑟知道景温宁是真的担心自己,所以便没有再反驳,她依在景温宁的身边,像个孩子依偎着母亲,“好,都听姑母的!”

    景瑟的母亲白氏去世的早,一直护着景瑟的除了景笙便唯有小姚氏。可他们的能力终究有限,大多时候景瑟都要自己扛着。这些年,她早就习惯了自己解决一切,甚至觉得自己能比其他人办的更好。可就在这个时候,景温宁却给了她母亲一样的关怀,即使景温宁现在的处境也很危险,却依旧想着要护着景瑟。

    谣言,想要遏制住太难了。

    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但是想要让谣言破解,最简单的两个办法,其一便是把这个谣言弄上极端,当所有人都觉得这个谣言是笑话太过于夸大,那么谣言便不攻自破。但是这个办法,却不适合现在使用。宫里的这些宫人,他们在这座红墙内,心里也知道谣言是虚假的,但是或许是因为阴暗,更多的人都喜欢看高高在上的人跌倒在地上,被他们践踏。所以即使知道这个事情是假的,他们却依旧愿意去相信谣言,去指责这个人。

    人心都是这样,太多的人见不得旁人过的比自己好。

    所以景瑟想的办法是,转移目标。

    只要有比这个谣言更有意思的假传闻出现,那么所有人的视线就会转移,最好是和这个事情有关联的,那么景瑟就能全身而退了。

    景瑟知道长公主的喜好,也对童略知一些,想要弄出些谣言,于她而言并不难。

    若她没有记错,在膳房里有几位厨娘都是来自偏远的地方,这种地方的人往往看不起昂贵的烟花,所以铁匠们会用打树花来庆祝节日。

    只要提这个烟花这个话题,她们也会提起打树花这个词语。

    一个是容貌隽秀的东厂督主,一个是守寡多年的长公主,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太多人都喜欢看他们跌下来了。

    若他们喜欢的东西是一样的,那么又能传出多少谣言呢?

    等从景温宁睡下后,景瑟走出屋子对闻小月说,“等会你亲自去膳房拿糕点,若是有人找你谈话,你也跟他们聊。”

    “你说无论是我,还是我母亲,始终都记得长公主的话。当年长公主及笄的时候,先帝为长公主放了一夜的烟花,让京城的夜晚仿若白夜,火树银花不夜天。”

    “若他们继续追问下去,你便说我也喜欢烟花,这点是随了长公主。”

    闻小月有些愣了愣,“长公主真的喜欢欣赏烟花吗?”

    “不知道!”景瑟笑着摇头,“她喜欢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场烟花让人知道了她的地位。”

    先帝送给长公主的及笄礼,无论长公主喜欢不喜欢,长公主都必须喜欢。因为帝王的言语,永远都是正确的。

    闻小月不知道景瑟为什么要这样安排,但是晌午刚过不久,她就亲自去了膳房拿糕点。果然,这世上总是有碎嘴的人,喜欢问东问西,这些人恨不得事事都知道个所谓的真相,拉着闻小月盘问了不少的话。

    在闻小月说无论是白素梅还是景瑟都很尊重长公主的时候,这些人显然都露出了不相信的眼神。

    可在闻小月谈起烟花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老厨子却开口说了一句,“我入宫的早,所以有幸瞧见了那一夜的烟花,可真是好看呢!”

    不少人都开始转移了话题,谈论起先帝在的时候有多么的宠爱长公主。可不知怎么聊着聊着,幼年的时候虽然没有见过烟花,却见过铁匠们弄的打树花。

    闻小月也故不知,好奇的问什么是打树花?

    有人出言解释了一会,闻小月听明白后,只是笑了笑便拿了糕点就离开了。

    等她回了屋子后,就和景瑟提起了今日的事情。

    闻小月说,“小姐,这样真的能行吗?“

    景瑟笑着说,“行不行我不知道,但是至少会闹出一阵子的动静。”

    如今后宫之中只要有小小的动静,那么陈太后和定燕帝肯定会知道。定燕帝对童的掌控欲很强,作为一个君主,他最不喜欢的便是有人背叛自己,认为像童这样的太监,心里就只该有他一个人,视他若神明和天地。可若童和长公主真的有了来往,这是大忌。

    定燕帝一方面会认为童配不上长公主,毕竟长公主再不是,也是他的嫡亲姐姐,是大燕皇室里的女人,怎么能被一个太监惦记?

    而且,没准多疑的定燕帝还会怀疑上童!

    那一日童到长公主的寝殿的速度太快了,这连景瑟都能注意到的事情,定燕帝又怎么可能查不出来?

    即使后来定燕帝查明了最初的源头,不过是闻小月的一句话,也怪罪不到景瑟身上。

    因为今生的景瑟和童从未有半点接触,更不知道童私下喜欢什么。

    今生的景瑟‘不知道’童喜欢什么,可不代表定燕帝不知道。

    景瑟向来是个记仇的人,所以这次的反击也很迅速。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不少的贵族太太也逐渐入宫,而宣她们入宫的名义便是长公主和陈太后都病了,需要有人在一旁照顾着。因为入宫的人数多了起来,以至于景瑟和小姚氏必须跟着这群人一起去给梅妃和陈太后问安。虽然陈太后不能见她们,可梅妃如今却能和她们见上一面,安抚她们不安的心思。

    这些贵族太太在入宫的时候也知道危险,所以一个个的面容上都有掩不住的疲惫,唯有大理寺卿的夫人蒋氏,依旧是那副对什么都好奇的模样。

    景瑟并没有见过蒋氏,却知道蒋氏的出生不高,有些碎嘴。

    后来,因为她太过于碎嘴,大理寺卿都倒了大梅,差点第了官位。

    蒋氏和众人不一样,她打扮的很精致,像是被人看出她的出生一样,恨不得把金银玉石都挂在身上。她站在梅妃寝殿的前庭外时,犹如一只争奇斗艳的孔雀,恨不得和所有人都炫耀下自己身上的东西。

    景瑟和小姚氏站在角落里,没有和众人站在一起。

    前几日小姚氏去见了景温贤,被景温贤的训斥了一顿。好在,小姚氏的脾气向来随和,也没有把景温贤的话语放在心上,回来之后只是叮嘱景瑟,让景瑟瞧见景温贤便躲远些。

    景瑟笑着点头。

    其实景温贤想要做什么,景瑟都能猜个七七八八,但是无论景温贤有什么打算,小姚氏都不会答应的。

    小姚氏看似乎脾气柔软,但是一旦打定了主意的事,便是谁来和她说,她也不会更改。景瑟倒是不担心小姚氏会吃亏,反而是担心景温贤会没事找事。

    譬如现在,蒋氏和就站在景温贤的身边,也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自从无垢皇后去世后,定燕帝便没有再封谁为皇后,明知道太子庸庸无为的情况下,依旧和大臣们站在对立面,要让太子继承帝位。后宫因为没有皇后,而陈太后又因为诚心礼佛,没更有时间来打理后宫的事情,所以所用的事情都交给了梅妃。

    梅妃虽然只是个妃子,但是地位却堪比副后。

    今日的梅妃也摆足了场子,在她的寝殿外站着的贵族太太们,已经站了有半柱香的时间了,她身边的宫女却依旧没有宣人进屋。

    蒋氏是耐不住寂寞的,她和景温贤说了一会后,便抬起头来看着周围的人。

    其他贵族太太们一副不安的样子,满脸的警惕,她想要去攀谈都有些困难。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景瑟的身上,下一刻更是笑着走了过来。

    “这是,长宁伯夫人吧?”蒋氏笑着对小姚氏笑了笑,“我方才刚到这里,一眼就瞧见你身边的孩子了。”

    “她是?”蒋氏有些疑惑的问小姚氏。

    小姚氏笑了笑,下意识身子往前站了一些,想要挡住蒋氏的视线,“这是我的孙女,还是个小孩子,不懂事!”

    “不小了,到了该议亲的年纪了吧?”蒋氏笑着说,“我有个侄儿啊,今年也十七了,他前些日子中了举人,再过些日子就要入京了。”

    小姚氏怎么也没想到蒋氏居然和自己谈论起这个事情,她虽是庶女,可也是出入高门,所以出于礼貌没有打断蒋氏的话。等蒋氏一顿吹嘘完自己的侄儿后,小姚氏终于开了口,说是景瑟已经有了婚约。

    蒋氏怔了怔,显然也没有被这个消息惊到,反而是问了一句,“莫非这是四小姐?”

    小姚氏没有否认。

    景瑟和裴长庚即将定亲的消息,被传播了很久,向来喜欢凑热闹又嘴碎的蒋氏自然知道这个事情。她看着景瑟,像是打量什么东西一样,上上下下的瞧了许久。

    “难怪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四小姐生的真是标志,我一眼就看到了她。”蒋氏嘴里虽然是夸赞的言语,可眼神却有些怪异,“只是四小姐这个性子啊,得改改。”

    小姚氏讪讪的笑了笑,没有接这句话。

    蒋氏也不介意小姚氏不接话,继续说起了女子应该三从四德,景瑟的脾气太不好了,居然敢顶撞长公主。

    这些年长公主对景瑟肯定很好,不然景瑟也不会和长公主一样,都喜欢看烟花。

    说着说着,蒋氏突然压低了声音,“不知长宁伯夫人可知,这宫中有人的喜好,和长公主是一样的呢!”

    小姚氏懂礼,即使蒋氏说的再漫无天际、再过分,她终究是一副笑着的样子,以至于蒋氏到了最后,压低了声音说出了一句话,“童公公也喜欢烟花。”

    景瑟闻言微微挑眉。

    这件事情会传到童身上,是在她的计划之中,可现在如上次一样,传播的速度似乎有些太快,连蒋氏这样的人都知道了。

    她有些好奇,是不是裴长庚在暗中做的手脚。

    毕竟裴长庚似乎对童从头到尾都抱着敌意,尤其是前世她和童来往的时候,他还气的断了往她府中送小菜的事情。

    不过景瑟的确不知道厨房的事,以至于裴长庚没有送小菜来的日子里,她都没有察觉。后来还是裴长庚自己说出来,为什么她没有注意到他送来的东西时,景瑟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每天用的水灵灵又新鲜的青菜,都是裴长庚送来的。

    厨房的人瞒她瞒的太好了。

    想到这些,她的脸上在不知不觉上浮现出笑容。

    蒋氏没有留意到这些,依旧在和小姚氏说关于童和长公主的事情。

    蒋氏说长公主多年未曾再嫁是因为童,而且那日景瑟和长公主起了争执,童担心长公主,所以去的速度特别的快。不过,童再好看也终究是个不健全的男子,所以长公主才会从未公开过这个事情。

    蒋氏说的天花乱坠,像是自己真的看见过一切一样。

    她的声音不小,周围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小姚氏只觉得尴尬,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几步。

    “诸位,梅妃娘娘已经起来了。”有个嬷嬷站了出来,笑着对前庭站着的贵族夫人们说,,“诸位进来给娘娘问安吧!”

    蒋氏口中的话戛然而止,她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看了看小姚氏,眼里带了几分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