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245章:戳破

息桐 第245章:戳破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其实从景瑟和小姚氏入宫开始,便是这棋盘上的棋子,一举一动都由不得她们说了算。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能避开一时,也不能避开一世。

    况且景瑟非常有把握,陈太后对她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是看不上眼的,而且她也知道陈太后虽然让陈家在朝堂上独大,却不会任由其他人来挑战皇权。

    即使是长公主,若她乱了定燕帝的计划,那么长公主也会被当做是障碍一般的清楚。

    皇室里哪有什么真的亲情呢?

    “姑母您放心,我去去就回。”景瑟走到景温宁身前,“正好,祖母有许多话想和你说,你们可以说好上好一阵子的话。”

    景温宁皱着眉头,犹豫了片刻后站了起来走到妆台上,从上面拿出一枚雕花的玉簪给景瑟戴上,“你要小心一些,若是长公主说什么难听的话,你也别去顶撞她。”

    景瑟在看见景温宁拿那枚簪子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淡淡的错愕。

    这枚簪子是无垢皇后的遗物,当年这簪子是戴在她的头上的。

    看来这些日子景温宁真的做的很好,以至于定燕帝真的开始把对皇后的感情放在了景温宁身上,以至于把这枚簪子都赏给了景温宁。

    景温宁这样做,无非是在告诉长公主,她已经知道长公主要做什么,更是在狐假虎威的震慑长公主。

    “我知道的。”景瑟莞尔,“姑母您放心。”

    景温宁自然是不放心的,她让伺候了自己多年的蓝嬷嬷陪着景瑟一起去了长公主的寝殿,而闻小月也跟在了景瑟的身后。

    或许是因为定燕帝病了,这高高的红墙内即使依旧和从前一样奢华,可却多了太多的沉闷和不安。一路上小爆女和小太监们都闭着嘴,一脸不安的穿梭在各自的位子上。连禁卫军的人,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来日会变成什么样子,在他们的心里,或许下一刻便会听见定燕帝驾崩的消息。

    大燕虽有祖训不许用活人陪葬,可若是死人,却是可以陪葬的。暗中已经有人在传言,说是定燕帝已经下了旨意,他去世之后要让黑云卫的人勒死或者毒死一批宫人给他陪葬。

    在皇宫里的人,谁又不想多活几年呢?他们怎么会甘愿给定燕帝陪葬。

    景瑟从前也听过这样的传闻,而且定燕帝本人是真的有这样的打算的。

    年轻时候的定燕帝是个十分骁勇善战的人,最后更是灭了无垢皇后的出生的楚国,更是降服了不少小部落。可无论是绝世红颜还是如天神下凡的英雄,他们终究是会苍老,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诸多的东西。譬如定燕帝,现在的他已经没了昔日的有勇有谋,心里居然对小柄有了那么几分忌惮。

    是忌惮,而不是防备。

    从景温宁住的慧芳斋到长公主住的寝殿的距离并不远,而领路的小太监更是脚步匆匆,只想快点办好这件事情。

    等到了长公主住的寝殿,小太监让景瑟站在廊下,自己进屋通传。不过片刻,长公主就吩咐景瑟进屋。

    小太监拦住了要跟着景瑟一同入屋的蓝嬷嬷和闻小月,景瑟转身看了一眼她们,笑着点了点头。

    她刚进屋还未来得及行礼,便看见长公主拿起茶盏砸了过来。

    景瑟没有惊慌失措的闪避,而是看着茶盏砸到了她身后的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长公主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她瞧见景瑟的样子,像是恨不得吃了她一样。

    “见过长公主。”景瑟缓缓地走上前,似乎方才要被砸到的人,并不是自己一样,“长公主万福。”

    长公主并没有让景瑟起身,而是这么冷冷的看着她,“四小姐真是好难请啊!”

    她的言语略带了几分讽刺,“咱们家桐丫头这是攀上了高枝,已经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

    “长公主这话便是说笑了。”景瑟依旧从容不迫的笑着,“你知道的,我姓景,是景家的孩子。”

    她是景家的孩子,所以和白府的人没什么关系。而她的母亲白氏也并不是长公主的孩子,白氏为了长公主也妥协了太多,也完全的偿还了长公主的抚养恩情。所以,她和母亲都不欠长公主什么。

    “你还未嫁入裴家,也不是裴家的主母,现在就急着要和本宫撇清关系了?”长公主自然听出来景瑟话里的意思,她这些日子已经被景家的小动作弄的很厌烦了。她是大燕皇室的长公主,是定燕帝对嫡亲姐姐,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所以,长公主如今像是彻底和景瑟撕破了脸一样,她想要好好的教训这个小丫头,“若不是本宫瞧着你年幼没了母亲一直对你多有照拂,你能有今日的天地?”

    “这做人最要讲的便是良心,可你却一再二再而三的推却本宫的好意,甚至愿意嫁给一个蛮夷!景瑟,你当真是让本宫失望!”

    景瑟的姿势没有改变,她的声音柔和,“母亲曾同我说,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这些年,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都明明白白的记着呢!”

    “陛下从前也说,无论是为人还是为臣,最重要的便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所以,他替裴家翻了案子,更是亲自下旨派人去接回了老国公爷和裴大人,更是重重的赏赐了他们,还吩咐工部重新修葺了裴家的宅子。在陛下的心里,只要天下太平,至于臣子们的身上流着什么血统,都是一样的。”

    “陛下心怀天下,想要四海升平。我想,长公主和陛下乃是一起长大,自然知晓陛下心里的大志,断然不会做出违背陛下旨意的事情。”

    长公主闻言微微敛目,她捏着的帕子几乎要扯裂了。

    定燕帝的确不许人私下议论血统二字,因为当今的太子身上,还流着大楚的血液。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本宫既然不能说良国公的不是,那么本宫作为你的长辈,自然能教你什么叫尊卑有别,什么叫规矩。”长公主笑的讽刺,“出去跪着吧,等你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再进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