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244章:暗潮汹涌(4000字)

息桐 第244章:暗潮汹涌(4000字)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刻,景铁铭终于在心里承认自己这一生有多么的失败。

    若是他父亲在世,哪里需要往宫里送女儿来保全家族,更不可能让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孙女和家族的主母去当人质。

    这无论是那件事情,说出去终究都是丢人的。

    “你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你祖母和你姑母都是大人了,她们知道该做什么!”景铁铭看着眼前瘦弱的小孙女,口气终究是软了下来,“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去贸然顶撞她们。”

    景瑟见景铁铭是真的内疚,便急忙开口安稳他,“祖父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而且也不会让祖母和姑母出事。”

    “你信我。”

    景铁铭听了这句话后却是笑了起来。

    从前若有人和他说这句话,他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去相信一个小泵娘的话?除非他彻底的疯了。

    可是景瑟是个聪明的小泵娘,而且这次瘟疫的事件,若不是景瑟布置得当,也不会那么容易抓住张含玉。更重要的是,张含霜的病情,也因为景瑟整日来回奔波的陪伴,而彻底的稳定了下来。

    “好!”景铁铭点了点,转身走到不远处的多宝阁处,从上面拿出一个木盒打开。

    他从盒子里拿出一把匕首递给景瑟,“这把匕首是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你曾祖父给我的,它削铁如泥又轻便好携带。如今,我把它送给你,在必要的时候你要学会反击。”

    景瑟从景铁铭的手里接过匕首,然后缓缓的从刀鞘里拔了出来。

    匕首很小,只比她的手大上一些,但是即使放了这么多年,刀锋依旧锋利,没有染上半点尘埃。这刀刃在烛火光下,显得十分冰冷且明亮。

    这的确是一把难得一见的好匕首。

    “多谢祖父。”景瑟把匕首放在袖口里后,见时辰不早了便主动提出告辞。

    景铁铭的眼神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心,却也知道这件事情由不得他说了算,所以便没有挽留景瑟,让景瑟回院子里去收拾东西。

    等景瑟走了后,景铁铭才缓缓地走回了书桌前,最终叹了一口气。等韩文昌送茶水进来的时候,便瞧见景铁铭垂着头,双眼闭的紧紧的,一脸不安又痛苦的样子。

    韩文昌自然也知道景铁铭在担心什么,他走到景铁铭身边说,“如今是多事之秋,老夫人肯定也知道你的不得已,她不会怪你的。”

    “我一直都怕有这么一天,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我从前冷落她,无非是希望别人以为,我心里没她这个人,即使来日景家和我出了什么事情,她也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景铁铭抬起头来看着韩文昌,又说,“可是,我忽略了她这些年来受的苦,所以极力想要弥补。文昌,你不知道那场梦里,锦心她有多么的倔,她……”

    关于景铁铭的曾经做的这场噩梦,韩文昌也断断续续的听景铁铭提起过,所以他也知道为什么景铁铭会转变的这么快。

    从前景铁铭故作冷落小姚氏,无非是希望来日为人质的是大姚氏,而并不是小姚氏。

    可景铁铭却忽略了大姚氏的阴险和自私,大姚氏即使做了人质,也会为了顾全自己而彻底的出卖景家。到时候不止保不住小姚氏,连带景家的上上下下,几十口人都要被大姚氏害死。

    “老夫人不会有事的。”韩文昌安慰景铁铭,“有四小姐陪着她呢,会没事的。”

    听到韩文昌提起景瑟,景铁铭的脸色更难看了,“四丫头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孩子,她还未及笄。”

    “可是人生在世,总有诸多不顺心的事情。你想护着四小姐,可我却认为四小姐更愿意站在前面。”韩文昌说,“你不能护着四小姐一辈子,来日她嫁到良国公府后,便是良国公府的主母,得管良国公府上上下下百来口人。所以,早点让她知道人心险恶,她才会更好的驾驭下人们。伯爷,你放心吧,我瞧着即使宁贵人,也不一定比的上四小姐会为人处事。”

    景铁铭苦笑,“你说这些话,我更是内疚了。”

    “若不是事事不顺心,她又怎么会早早的明白,该怎么察言观色,该怎么保护自己呢?”

    景瑟和景笙不一样,当初白氏生下这两个孩子的时候,景瑟的身子便不如景笙那样好。景铁铭听小姚氏提起景瑟在襁褓里的时候,说瘦的像一个小猫一样,连白氏都害怕景瑟就这样夭折。

    白氏在世的时候,还能护着这两个孩子,可白氏去世的早,所以景瑟自幼除了景笙便没有庇护她。

    可是景笙也是孩子,能做的事情也实在有限。至于小姚氏?小姚氏远在庄子上,唯一能做的便让景瑟在庄子上小住一段日子。

    但是景瑟是长宁伯府的小姐,总不能一直在庄子上长住,会被人说闲话,更会被人议论像个乡下丫头,会影响景瑟来日亲事。

    可是这个孩子硬是靠着她的聪慧,自己闯出了一片天地,如今还要用她幼小的身躯来护着这个残破的家族。

    景铁铭只要想起这些,心里便愧疚的说不出话来。

    在主院里发生的事情,景瑟自然不知道。

    她回到自己住的院子后,便开始盘这次入宫要准备些什么。期间闻小月来问了一次,说是钟家送的东西太多,她暂时放入库房里,等从宫里回来之后再登记在册子上。

    景瑟倒是不担心这些,她琢磨着这次入宫会有些危险,所以对闻小月说,“这次入宫,你就不要陪我去了。”

    “小姐是嫌弃我会连累你吗?”闻小月一脸错愕的看着景瑟,“我不会乱说话的。”

    景瑟摇了摇头,对闻小月说,“若不是你父亲出事,你也是个官家小姐,如今你在我身边伺候我,是委屈了你。况且……”

    “四小姐您怎么能这样说呢?”闻小月打断了景瑟的话,“我愿意伺候你,从不觉得委屈,我是自愿的。而且这次入宫有多危险,我也很清楚,但是小姐我保证我不会连累你的。”

    闻小月没有再忙手上的活,而是转身走到景瑟身边,眼神十分的真诚,“这伯府内,除了我便没有更适合陪你入宫的人了。况且四小姐,我也不怕死,我想要陪着你。”

    景瑟抬起头看着身前的闻小月,最后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

    前世的闻小月过的太苦了,没有和杜柴在一起,最后更是郁郁而终。景瑟不愿意闻小月为她冒险,想让闻小月有个好归宿。

    但是她也清楚闻小月的性子,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闻小月都是个极其难改变主意的人。所以在闻小月说出那番话后,景瑟便知道闻小月是不会改变想法了。

    她想着又从袖口里拿出匕首,微微敛目。

    这一夜景铁铭没有合眼,而小姚氏也没有睡好。

    清晨宫内的来接小姚氏和景瑟的马车到来的时候,小姚氏牵着景瑟的手,下意识的护在景瑟的身前。

    来迎景瑟的小太监和宫女们都生的十分乖巧清秀,他们对着小姚氏和景瑟行礼后,便扶着她们上了马车。

    小姚氏坐稳后,便握着景瑟的手说,“这次周妈妈陪着我们入宫,桐桐你别怕。”

    “我不怕。”景瑟笑眯了眼,任由小姚氏轻轻的抚摸自己的掌心,“有祖母呢!”

    昨夜小姚氏和景铁铭聊了许久,向来温顺的小姚氏在得知了长公主的打算后,终于是生了大气。当年景温宁入宫的时候,小姚氏便觉得亏欠女儿良多,如今自然不愿意看着景瑟步上景温宁的后路。

    景温宁入宫了十多年,她都不知道景温宁长成什么样子了。

    想着这些小姚氏握着景瑟的手又紧了紧,“嗯,有祖母呢!”

    马蹄踩在青石板铺成的路上发出‘’的声音,驾马车的人是个熟手,所以马车驶的极其平稳。等入宫后,小太监便领着景瑟和小姚氏朝着景温宁的住的地方走去。

    等到了景温宁住的地方,景瑟的眉头微微一蹙。

    景温宁如今住的这个地方便称慧芳斋,离长公主和陈太后住的地方都不远,最重要的是若景瑟没有记错,前世住这个地方的人,乃是景温贤。

    “老夫人和四小姐来了。”候在慧芳斋外的小爆女,在见到小姚氏和景瑟,便让不远处的小太监进去通传,而自己急匆匆地迎了上来,“宁贵人等老夫人和四小姐有一阵子了,她一直念叨着你们呢。”

    与此同时,景温宁也从寝殿内走了出来。

    小姚氏抬起头便看见了自己十多年没有见过的女儿,眼眶顿时就红了。

    景温宁今儿穿着一件海棠红的长裙,是当年小姚氏在景温宁入宫的时候送她的那件,上面的海棠花还是小姚氏亲自绣上去的。景温宁比十几年前更瘦了,而且即使用了上好的脂粉,有依旧掩盖不住的苍老。小姚氏几乎挪不动脚步,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哭出了声。

    “母亲!”景温宁甩开扶着自己的小爆女,急匆匆地小步奔到小姚氏身前,吓的小姚氏赶紧扶住她。

    “宁……”小姚氏刚要唤景温宁的小名,便被景瑟扯了扯衣袂,她立即改口,“贵人你小心一些。”

    说完,小姚氏退后一步,和景瑟一起给景温宁行了礼。

    景温宁心里有些难受,却又不得不受了这个礼,等小姚氏和景瑟行了礼后,便让她们进了屋内。

    寝殿内桌上放了不少精致的点心,而茶也是今年刚送入宫的贡茶,定燕帝赏了景温宁一些,她一直都舍不得用,唯有定燕帝来的时候,才泡给定燕帝喝。这次在听闻小姚氏和景瑟要入宫后,景温宁几乎把寝殿内的布置换了一个遍,让自己看起来过的不错,以免小姚氏担心自己过的不好。

    “这是江南今年送来的贡茶,还有御膳房做的小点心。”景温宁像是献宝一样把东西推到了小姚氏身前,“母亲快尝尝!”

    屋子内的小爆女和小太监们早早的退了出去,屋内只剩下了她们三个人后,景温宁便也没有方才的拘束了。

    “这些年,贵人过的可好?”小姚氏此时哪有什么心情去用点心,她扫了一眼屋内的布置,见入目的都是金银玉器,心里更是难受了。景温宁是个不喜欢奢华的人,从前在长宁伯府内住的时候,屋子内的布置也是极其的简单,说是这样看起来颇有风雅的气息。小姚氏拿这样的景温宁没有办法,却也不好违背女儿的喜欢。骨子里的喜好,其实很难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的。所以,小姚氏猜测的出来,这些布置是景温宁故意弄出来的,好让小姚氏知道她过的很好。

    果然,景温宁笑了起来,安慰小姚氏说,“母亲,我过的很好。”

    “陛下待我很好,如今我又有了身孕,太后娘娘也对我很照顾,让我安心养胎就好。”景温宁解释,“母亲呢,这些年过的好吗?”

    “好,母亲一切都很好。”小姚氏没有跟景温宁提起自己在庄子上过的日子,她以为自己瞒得很好,却忘记了景温贤会把这些告诉景温宁,以至于景温宁夜夜牵挂她,很少睡好。

    小姚氏强撑着笑容,“你父亲也很牵挂你,只是他是男子,不方便来见你。”

    “我知道。”景温宁心里很清楚这些年来,因为她在宫内,景铁铭多了多少牵绊,“我也很牵挂父亲。”

    小姚氏叹了一口气,眼里有点点的泪光。

    景铁铭和她说,他对不起景温宁。

    可是,她又何尝对得起这个女儿呢?

    就在这个时候,候在外面的小太监敲了敲门,“宁贵人,长公主派人过来了,说是想请四小姐过去小坐片刻,有些东西要交给四小姐。”

    景温宁听到这些话后,那双秀气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你去告诉长公主派来的人,说四丫头要陪我说话,今儿怕是……”

    “姑母……”景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打断了景温宁的话,“让我去见长公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