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93章:罪恶的过去

息桐 第193章:罪恶的过去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自从来到了这个朝代,张含玉从未如此狼狈过。

    她身上穿着的衣衫太过于粗糙,让她觉得浑身难受的厉害。本就被娇生惯养的她,自然不愿意吃这种苦。

    所以此时张含玉无比的恨景瑟和张含霜。

    她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少年,低声呵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那个瞒着你的女人?”

    少年的容貌在淡薄的火光里显得阴冷,瞧着有些人。

    这便是张家的长孙张凛间。

    张家老太太极其的疼爱这位孙儿,因为张凛间的确十分优秀,比昔日的张鹤卿还要打眼。可惜,这样出色的人却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

    其实,张凛间对张含霜的喜欢,倒是像兄长对妹妹的疼爱。因为他向来霸道又喜欢无理取闹,在家里有些肆无忌惮,而张含霜身为堂妹对他很是纵容,还会安慰在外受挫的他。

    张含玉知道只要给张凛间一些日子,张凛间绝对能成长为张家的顶梁柱,到时候张含霜仗着有这位堂哥的背景,能和江家的那位小鲍子过上极好的日子。张含玉不想看到这样的一幕,她在现代的时候就过的不如这个姐姐,现在她回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朝代,难道还要比张含霜过的更惨吗?

    所以,这些年张含玉一直在误导张凛间对张含霜的感情,让张凛间对张含霜的占有欲越来越强的时候,张凛间对张鹤卿也生了杀心。

    在一次无意的宴会上,张含玉凭着自己的医术和聪慧接近了齐王的小妾,后又因为这个小妾认识了齐王。

    齐王的癖好被张含玉知道了之后,张含玉更是利用这点,导致齐王对她开始十分的信任。之后,张含玉越来越大胆,她误导了父母出门,又让张含霜跟着去,在这场混乱里……她让张凛间夺走了张含霜的清白。

    即使后来张凛间知道这不过是一场陷害,可也没有办法回头了。因为张家现在的顶梁柱张鹤卿和妻子死在了这场筹谋许久的动乱里,他若是不和张含玉继续合作下去,那么且不说张家的所有人会不会保他,就是长宁伯府也不过放过他。也许是因为想着自己为了张含霜失去了诸多东西,张凛间对张含霜的执念也愈发魔怔。若不是张含玉一直让张含霜服用避子的汤药,或许张含霜都有了他的孩子。

    张含玉知道只要自己抓住了张含霜,就等于抓住了张凛间的命脉,张凛间不得不为她做事。

    所以这次她和张凛间里应外合,又借着最后在景家的人手还有景从安,才能顺利的逃了出来。

    “她没疯,她好好的!”张含玉说,“这些年,她一直在瞒着你。堂哥,我真的为你不值!”

    “而且这个女人显然是想攀高枝,想和你撇清关系。昔日的甜言蜜语都是敷衍你的,现在你还想为她卖命?你不想亲自杀了她吗?”

    张凛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情绪。

    不过,张含玉知道张凛间肯定不会甘心,张凛间这种人即使得不到张含霜,也会想办法毁了张含霜,让张含霜生不如死。

    在这个朝代,没有人会和她姐夫一样,站出来保护这个扮演小白菜的张含霜。

    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恨意,即使隔了朝代和环境,张含玉依旧抹灭不掉自己对张含霜的怨。

    “为我不值?”张凛间冷冷的笑了一声,“我倒是为景从安这个蠢货不值。”

    张凛间说完后,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远处陷入黑暗的村庄,笑的有些狰狞,“他在死的那一刻,早就知道你是在欺骗,可是还是想着要保全你,求我饶了你的性命。张含玉,你的却是个厉害的角色,从你让我进入你的圈套开始,你就希望我成为你的棋子。我是不愿意放弃含霜,而且也不会放弃……但是张含玉你要知道,你现在能活着,是因为齐王愿意救你。”

    “齐王愿意救你,可不代表我愿意救你,我多有恨含霜就有多恨你。”张凛间转过身盯着张含玉说,“我们都是像鬼怪一样可怕的人,会拖着心爱的人下地狱。”

    张凛间对张含玉是十分反感的,但是这些年张含霜在张含玉的手里,这也导致他不得不听从张含玉的话。

    可如今张含玉出来了,却没有按照之前信函里写的那样一起带走张含霜,这让张凛间十分的不满。

    张凛间走到张含玉的身前,抬起手捏住了张含玉的下巴。

    她的肌肤非常的嫩,只是微微一用力,便疼的张含玉眼眶泛红。

    张凛间看着张含玉的样子,像是看着牲口一样,“你不要以为这些年,我还和从前一样好骗。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就是好好的想出药方,让齐王的人来救这些人,在期间你还得让人把含霜给我送过来。至于第二……”

    张凛间压低了声音,在张含玉的身边说,“第二,就是药方什么都不要了,我让你也享受一下,当年含玉在山上受到的遭遇。”

    张凛间说完也没有等张含玉给答案,转身就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张含玉瞪圆了双眼,看着张凛间消失的身影瑟瑟发抖。

    这个时候张含玉才终于开始后悔了,她当时若是不是狠心让张凛间杀了景从安,那么此时的景从安会再一次带她离开这里吗?

    她也在这会才明白,为何她说要杀了景从安的时候,张凛间会笑的那么恐怖。

    原来,是她自己斩断了自己唯一的一条生路。

    张含玉彻底的慌了,因为在她的眼里,现在的张凛间看着文质彬彬,但是实际上却是个疯子。

    一个带着一群有瘟疫的人在路上走了几个月的张凛间,彻底的疯了。

    而张含霜自然不知道张凛间已经到了京城,因为这件事情她被瞒的很好。

    翌日等用了晚膳后,景瑟才借着夜色带着张含霜上了马车。

    景瑟握着她冰凉的手,轻声的安慰,“表姐你别害怕。”

    “良国公和陆逊大夫都很好的。”景瑟说,“他们不会让人伤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