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81章:破灭

息桐 第181章:破灭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好。”定燕帝的确是高兴的,他因为景温宁的话,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了笑意。

    “朕让人去取你的瑟来。”定燕帝说,“朕也很好奇,你一直想要弹奏什么曲子给朕听。”

    宁贵人笑了笑,神情里还带着小女儿家的娇羞,“多谢陛下。”

    因为宁贵人是有备而来,所以去拿瑟的小太监回来的很快。

    到了这个时候,俞昭昭才明白远处的景温宁要弹瑟给定燕帝听。

    这让她想起了死在海棠树下的方晓梦……

    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有些慌张,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掩藏内心的不安,只能拿起酒杯一口饮掉了杯中的酒。

    “你为什么不喝?”俞昭昭看着景瑟,皱眉说,“你别让我生气!”

    她的言语里带了一些威胁性,而景瑟只是笑笑拿起酒杯饮了酒,却在俞昭昭再次转移目光的时候,从嘴里吐在了丝帕之上。

    景瑟的酒量并不好,而且她也不敢确定这酒里到底有没有问题。若是俞昭昭提前服了解药,在两杯酒里都做了手脚,那么她还是会中计。所以景瑟并没有用酒,而是好奇接下来俞昭昭的安排。

    席上,宁贵人已经走到了堂下,拿着瑟对定燕帝微微一笑,开始弹奏了起来。

    曲子景瑟并不陌生,是她曾弹给宁贵人听的那曲。

    宁贵人会琴瑟,但是因为很多年没有碰过了,所以这个曲子她也练习了很久。

    景瑟想,自己的这位姑母怕是也知道了,那日在荒废的院子里,除了她身边的老嬷嬷外,其实还有其他人。但是这种事情,她们都无法站出来解释,所以宁贵人才会选择在这种日子里,弹奏这样的曲子给众人听,算是默认了在那一日在废墟里弹瑟的人是自己。

    然后谁都没有瞧见藏在暗处的中年男子,一双纤秀的眉却是皱的厉害。

    “督主,我查过了,真的是宁贵人。”有人压低了声音说。

    他摇头,“不是。不过你们也不用查了,我知道是谁了!”

    那人不再说什么,而是转身退了下去。

    中年男子的目光从宁贵人的身上慢慢的掠过,所以锁定在了席位上。

    景温宁的指法虽称不上天衣无缝,但是却也十分精湛,这首曲子在她的弹奏下,显得十分悦耳。梅妃的脸色很不好看,而比梅妃脸色更难看的是长公主。

    她看着景温宁,目光错愕。

    景温宁怎么会转给曲子?是谁给景温宁的谱子?长公主咬着下唇,又看了一眼不远处定燕帝的眼神,那双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喜爱,她十分的熟悉。定燕帝当年也曾有这样的眼神看着无垢皇后,像是情到了深处却不自知。长公主有些慌了,若是景温宁先入为主,那么她辛辛苦苦培养的景瑟,又算是什么呢?景瑟的指法比不上景温宁,最重要的是……景温宁的性子,绝对不会允许景瑟出现在定燕帝身边。

    完了,长公主在心里暗暗的想。

    她有些愤恨的看着景瑟,觉得这个小丫头真的是不中用。

    白素梅这个废物生出了一个毫无优点的女儿。

    与此同时,景瑟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她抬起头就看见了不远处长公主怨恨的眼神。那种怨像是恨不得亲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直接夺走她的性命。长公主的性子并不似表现出来的那么随和,长公主极有掌控欲。

    可是景瑟却丝毫不把长公主的眼神放在眼里,她觉得还不够

    她想看着定燕帝去世后,长公主手里的权利逐渐的消失,最后成为了一个可笑的存在。对于这种人而言,死其实只是一种解脱……所以景瑟希望长公主好好的活着,享受以后被人冷漠、无视的眼神。

    所谓大势已去,形容的便是长公主。

    景温宁一曲完后,定燕帝那双眼里竟有了点点的水痕,他还有些失态的唤了一声,“是你吗?”

    “是臣妾。”景温宁知道定燕帝唤的是谁,但是她却十分配合的走到定燕帝身边,然后说,“陛下,臣妾希望你开心。”

    “臣妾愿意陪伴陛下生生世世。”

    定燕帝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那双浑浊的眼眸又闪了一闪。

    “起来吧!”定燕帝对景温宁招了招手,吩咐景温宁坐下。

    可伺候定燕帝多年的太监们已经知道了,今晚的定燕帝怕是哪里都不会去了,只会陪在景温宁的身边。

    景温宁是景瑟的姑母,是小姚氏的女儿。景温宁突然被定燕帝重视,这让俞昭昭的心里更是烦闷了……她方才喝了好多杯酒,脸上已经沾上了点点的红晕。

    “啪”

    俞昭昭不小心打翻了酒盏和茶水,全部都洒在了景瑟的裙子上了。

    她本就喝的有些迷迷糊糊了,“对不住。”

    “采薇,带四小姐去换衣服。”俞昭昭唤了身边的小丫鬟过来,说是要领景瑟去换衣服。

    此时的定燕帝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了,见俞昭昭已经处置好了,便没有再说什么。

    家宴还有一会才会散席,中途可以离开,但是结束的时候,都要回来一起送定燕帝离开。

    “四小姐,奴婢带你去换一身衣裳吧。”采薇说,“郡主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近,很快就能回来的。现在眼看就要入冬了,若是您一直不换的话,怕是会感染风寒呢。”

    布置家宴的大殿离长公主住的地方有些距离,所以小丫鬟的话也说的过去。

    景瑟站了起来,回答,“好!”

    小丫鬟领着景瑟走了出去,而俞昭昭却觉得自己方才有些失态了,用了太多的酒。

    今日柳行知被永乐公主绊住了脚,可她却不能就这样放弃。

    而且柳行知不来也太好了……

    柳行知还想让景瑟入宫为妃,就景瑟那样也配?今晚定燕帝不可能会离席了,而且她也没打算让定燕帝和景瑟有什么关系。

    俞昭昭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杯子,迫不及待的想看着景瑟是怎么走到自己的陷阱里,然后身败名裂。

    “采菊。”俞昭昭说,“我有些醉了,你带我出去走走,吹吹冷风清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