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80章:面对

息桐 第180章:面对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能逃避一时,难道还能逃避一辈子?

    况且以定燕帝对汝阳王府的态度,汝阳王要倒塌还得需要不少的日子。

    俞昭昭本就是个张扬的性子,她怎么可能放过景瑟和裴长庚呢。

    没准她还会选择玉石俱焚的方式。

    与其这样,不如现在景瑟还能把控一切。

    闻小月有些担心景瑟,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景瑟的情绪看着风平浪静,却实际上在想什么,闻小月却总是看不透。

    外人只会觉得这些伯爵府里的贵族小姐们高高在上,比谁都过的幸运。可是当她接触到景家的人后,她一点也不羡慕这样的景瑟。

    如柳行知所言的那般,后日定燕帝的确举办了家宴。

    一个人老了,不但没了野心,更是喜欢和和睦睦和热闹。

    定燕帝就是如此,他坐在上座看着精神还不错,陪在他身侧的人除了梅妃,还有景瑟多日不见的宁贵人景温宁。

    景温宁今日穿着一身海棠红的袄裙,梳一个惊鹄髻。其上还插着一枚白玉兰镶嵌红宝石步摇。

    这支步摇做的极其精致,上面雕琢的玉兰花栩栩如生,而镶嵌的红宝石若是稍微搭配不甚,便会让人觉得这玉兰不似那么纯洁。可做这个簪子的工匠的确是厉害,他把一颗不大却颜色极好的红宝石镶嵌在上面,像是心上的朱砂痣一样,色泽让人心颤。

    宁贵人本就生的清秀,再配上她头上的这支步摇,竟也生出了那么一丝妩媚。一双眼眸噙着浅浅的一汪泉水,一副美人含情的模样。

    这簪子景瑟很熟,前世……定燕帝在离世之前,赏赐给了她。

    “四小姐。”汝阳郡主俞昭昭的声音打断了景瑟的思索,“我能坐你旁边吗?”

    景瑟故作不安的看着俞昭昭,低着头说,“你坐。”

    “你这是怎么了?”俞昭昭坐在景瑟身边后,压低了声音说,“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听闻长宁伯府的小姐们个个都淳朴善良,怎么就你这么小气?”

    “那日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对你。”俞昭昭说,“我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我只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心!”

    俞昭昭像是真的在和景瑟和好似的,扯着景瑟的衣袂说,“我自幼什么都不缺,唯有他对我不理不睬,所以他才会成为我的执念。可是,四小姐我真的没办法了,我不想放弃的。你和我不一样,你只是伯爵府的小姐,而我是汝阳王府的嫡小姐,我母亲还出自陈家,这世上就没有我想要却拿不到的东西。所以,我才觉得你不好,你不适合他。”

    “我那日说了那些话后,既伤了你也伤了他。我回去之后就被梅妃娘娘狠狠的训斥了,她说我不懂规矩,还对你和良国公不礼貌。”

    “我知道错了。”

    俞昭昭难得放低了身份,“我虽是郡主,可我也大不了你几岁,想的也不似大人一样多。所以四小姐,你就别和我计较了呗?”

    景瑟看着俞昭昭,看着俞昭昭的眼里藏着笑,却颇有些无奈。

    她觉得俞昭昭这样的性子,还当真是藏不住什么东西。

    明明是为了算计她,才故意来讲和的。可话语里的那些又把她自己抬的高高的,把景瑟说的似乎一文不值。

    “郡主这话言重了。”景瑟倒是不愿意多说什么,而是缓缓地说,“我觉得你那句强扭的瓜不甜说的很对,这世上的感情还是两厢情愿的好。”

    俞昭昭倒是不惊讶景瑟直言不讳的谈论感情,若是换成别的姑娘,怕是早就羞红了脸。

    可是,这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喜欢一个人就该把他拽在掌心里,不许他离开。

    俞昭昭心里想的很明白,她不要和常人一样,喜欢就该拿在手里。

    况且父母都很支持她和裴家结亲,尤其是母亲,她说,“我瞧着小裴人不错,这个孩子的出生虽然不好,可我们家也不在乎这个。只要他跟我保证,往后一心对你好,再拿多一些聘礼出来表示诚意,这门亲事我也会同意的。”

    “只要你开心,娘什么都愿意听你的。”

    或许也是因为有母亲的这句话,俞昭昭的胆子比从前大了不少。

    “我听梅妃娘娘说,永乐公主很喜欢一种果酒,这种果酒味道极好,是当年那位薛将军给郡主从边境带回来的。”俞昭昭说,“这位将军现在不在了,不过这酒倒是还有。不如四小姐也尝尝?”

    “这种好东西,也就今天能用一些了。”

    景瑟的目光随着俞昭昭的话,放在了不远处永乐公主的身上。

    其实永乐公主比长公主更明白,公主手中的权利依附的是谁,所以她这段日子没有半点的异常。不过,永乐公主终究和长公主又有那么一点不一样,永乐公主的心里终究是藏着那么一丝善意。

    所以今日永乐公主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柳行知没有出现在这里。而且过了时辰后,柳行知就不能离开潇湘馆了,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单凭俞昭昭一个人,不会害到景瑟。

    永乐公主在用自己的办法,阻止这场事情的发生。

    “你在想什么呢?”俞昭昭有些不悦的推了酒杯给景瑟,“你尝尝啊!”

    “你不会还生气吧?四小姐你怎么这样斤斤计较,我都和你道歉了,你还想要我怎么办?”俞昭昭说,“让我给当着陛下的面,站起来给你道歉?”

    “若你愿意我也不是不乐意,只是怕陛下会责怪你不懂事,不顾全大局。今日本就是家宴,闹的不开心又何必呢?”

    “你快喝了这酒吧!”

    俞昭昭的动作的确是很快,连景瑟都不知道她是在什么时候在酒里做了手脚。

    就在这个时候,宁贵人突然走到定燕帝的耳边说了一些话,定燕帝点了点头,难得露出了笑容。

    所有的人好奇心都挪到了上面,而俞昭昭也是如此。

    景瑟前世为了讨好人,学了不少把戏。

    换酒杯这种动作,她也做的极其熟练。

    所以俞昭昭根本没发现,她们面前的酒杯已经被换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