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42章:奇怪的梦

息桐 第142章:奇怪的梦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景从安自幼性子沉闷,相比景从武他在很多事情上都没有太多的主见。

    起初,景铁铭替他定下这门亲事的时候,他虽然没有半点不情愿,却也不算高兴。

    若不是后来发现张含玉如此的依赖他,他或许也不会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他什么都不如二哥,在所有人的眼里,唯有二哥才是最优秀的。

    “你既不愿意选,那么我替你选吧。”景铁铭转身对韩管事说,“去账房取五百两银子给从安,再带着人把他送出去。”

    “从此,景从安不再是我景家人,我也会和家族里的长辈说明,把他的名字从族谱上去掉。往后若是有人问起,便说他忤逆长辈,连母亲都要要挟……我景家容不下这样忤逆的东西,所以我亲自做主赶出去了。”

    韩文昌虽然不喜欢景从安,可在听见景铁铭的话后,犹豫了会说,“将军,这……”

    “不用再劝。”景铁铭挥了挥手,“烂入骨子里的东西,救不了。”

    韩文昌叹了一口气:“是!属下这就去办。”

    景从安看着景铁铭,终究没有挪动脚步,“祖父,我……”

    “你应该唤我一声长宁伯,我不是你的祖父。”景铁铭说,“你想要带走含玉?这是不可能的。若你要再闹下去,我现在就杀了她。”

    景从安翕了翕唇,目光落在一侧的张含玉身上。

    他从之前身边小厮的带来的口信里得知,如今张含玉要被景家人赶回江南,说是张含玉如今身子单薄,只剩下一口气了。

    景从安心急如焚,他和杜柴动了手,在伤了不少人后,才抢到了一匹马跑了回来。

    他握着长剑杀到府中,把张含玉救了出来。

    他想,一定要带张含玉走。

    结果他终究没有做到,他觉得自己太没有用了。

    “啊”就在这个时候,景铁铭拔出长剑,毫不犹豫的用剑戳到了景从安身边小厮的胸口里。

    小厮还未反应过来,就瞬间倒在了地上。

    他下手极狠极准,直接朝着胸口上去的。

    “往后,谁敢吃里爬外,这就是他的下场。”景铁铭看着院子里站着的下人们,又说,“你们的身契,都在我景家,能左右你们生死的人也是我。往后嘴闭紧一些,主子们轮不到你们议论。”

    他话音一落,周围的下人们都跪了下来。

    这些年,景铁铭从没有太插手内宅的事情,他骨子里有着那么一点大男人主义,认为男儿不该插手女子的事情。

    但是现在他清醒了。

    这些在内宅里的女人们,其实有的时候,比战场上的敌军还要可怕。

    景从安不再说什么,被韩文昌带了出去。而张含玉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张含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处境会变成这样。她想即使再糟糕,也不过是景从安和她成亲,然后把她带离景家。况且,她明明和大姚氏说了,若是大姚氏不帮她,她就把当年知晓的事情说出来。

    明明一切都在她的盘算之中,可为什么景铁铭会回来了?

    不应该的呀!

    景铁铭的脚程也太快了。

    “把含玉带下去,软禁在她的院子里。”景铁铭说完后,张含玉却没有再反抗。

    她很清楚自己再反抗也没有意义,若是在此时把大姚氏的事情揭破,来日的她想要再离开,怕是更难了。

    而且景铁铭现在没有杀她,肯定不是顾念什么旧情,而是想要从她的身上得到某种利益。

    只要她有利用的价值,那么她就是安全的。

    等前庭再一次安静后,陆逊才从屋内走了出来,他同景铁铭说梅氏这胎他费了不少力气,现在终究是保住了,可不代表这孩子不会胎死腹中。

    张含玉让梅氏用了太多不该用的东西,所以这孩子只能听天由命。

    陆逊说若孩子再大一些,即使早产了也能养活,可如今生下来却是一定活不了了的。

    景铁铭亲自和陆逊道谢后,又让众人回屋子里歇下,留了景瑟和景笙。

    景铁铭还未说话,景笙便开口了:“祖父,来日我不想继承爵位。”

    “大哥还在,他虽然身子单薄,可这些年却为景家做了不少事。四哥虽然一直都在战场上,可他却也不是什么鲁莽之人,也领着景家走很长的路。”景笙说,“况且,我也有自信,来日能靠着自己挣到功名。”

    自古兄弟之间反目成仇,都是为了利益。

    景铁铭在担心什么,景笙自然清楚。

    他看的很透,而且景笙对这个所谓的爵位,当真没有留恋过。

    这本就不是该属于他的东西,他不会要。

    “好孩子。”景铁铭叹了一口气,“这些年委屈你了。”

    “我不委屈。”景笙说,“是妹妹委屈了。”

    景铁铭随着景笙的目光望去,在他记忆里那个瘦弱又胆怯的小泵娘,如今却变了一个模样。

    景铁铭不知不觉有些失神,想起梦中曾看到的景瑟,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在回京的途中遇见了陆逊。

    他这些年来在战场上厮杀,所以残留了不少病谤,尤其是右边的额头时不时的疼痛,让他夜里总是睡不好。

    他被这个病煎熬的厉害,曾经疼的恨不得拿刀砍掉自己的右额头。

    陆逊的马车出了点事,而他帮了陆逊,作为感激陆逊给他治病。

    陆逊说他这是想太多了,脑海里有诸多的压力,需要缓解。

    然后他喝了陆逊准备的药,在陆逊的话语里睡了过去

    这一睡便是一日。

    在睡梦中,他梦见了景家败落,他像是个一个孤魂一样,看着儿子和孙儿们被斩首。看着自己的妻子跪在宫门外,最后挥剑自尽……再看着景瑟出嫁,看着景瑟用着自己单薄的力量逐渐的扶持住景家,留下景家的最后一丝血脉。

    梦中的景瑟穿着一件用暗色金线绣了牡丹的红衣,头饰华丽夺目,眉眼间一片妖娆。

    只是微微抬眸,便像是能摄人心魄。

    可眼前的少女

    一身素雅的袄裙,眉眼间却是一片纯善和安宁。

    景铁铭有些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梦境里,还是已经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