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39章:含玉,跟我走吧

息桐 第139章:含玉,跟我走吧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时候梅氏很清楚,见不见这个人已经不重要了。

    或许景笙也是知道她的想法,所以起初就没有唤这个铁匠进来。

    “多一个外人知道,就有人知道景家的事。”景笙说,“钱财是不能彻底的封住一个人的嘴的。”

    梅氏冷的打了个冷颤。

    若是消息传出去?

    那么张含玉毁了就毁了,可是景钟怎么办?

    景钟现在已经丢失了容貌,若是名誉再不好,谁家会愿意娶景钟呢?总不能把堂堂的伯府小姐,配一个小厮或者是小秀才吧?况且或许是秀才,都不一定会娶景钟。

    这些读书人骨子里比谁都傲气,即使想奉承,也不愿意听外人的指指点点。

    梅氏越想越是觉得害怕,而下一刻她觉得腹中一痛。

    “啊”梅氏额头上逐渐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子,“我肚子疼!”

    陆逊身为大夫多年,只是看了几眼便知道梅氏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动了胎气。

    今日他会在场,也的确是怕梅氏动了胎气。

    陆逊赶紧走上前替梅氏扶脉,之后更是皱着眉头对身边的人说,“来几个人帮帮我扶太太去内室躺下。”

    梅氏动了胎气,而且看起来还麻烦不小。

    跟在梅氏身边的老嬷嬷们更是急的团团转,若是梅氏这胎出了问题,那么往后梅氏要靠谁呢?景秉之如今本就对梅氏有了不满,会纳妾也是人之常情了。

    即使不纳妾,也会不再碰梅氏。

    一个没有儿子的女人,在内宅有多难站稳脚跟呢?她们比谁都清楚。

    陆逊和梅氏还有一群老嬷嬷们去了内室后,外室就显得空了不少。

    连一直不喜欢多管闲事的房氏都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树大招风

    景家这棵大树,已经爬满了白蚁,若是不好好的处理,离倒塌的日子也不远了。

    “我今日会唤大家来,也是想让你们都明白,景家不是牢不可破。”小姚氏缓缓的说,“我和瑞容商量过了,就在这几日把含玉送走,直接送回江南张家。”

    “还有,她和从安的婚事,不作数了。”

    小姚氏终究没有做的太绝,没有一碗毒药拿走张含玉的性命。因为小姚氏知道,若是她真的杀了张含玉,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所以干脆放张含玉回江南,让张家去解决这件事情。

    私下,她会跟张家说,软禁张含玉。

    “嗯。”景姚氏也开口了,“从安和含玉的婚事就这样算了,往后,若是外人问起,就说从安和含玉不适合,我家……“

    “不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生打破了本来已经平静的局面。

    景瑟随着男声望去,只见景从安发髻凌乱,而身上还沾染了不少的血迹,像是从战场上厮杀回来的。

    跟在景从安身后的,还有一头长发未曾被束起的张含玉,张含玉哭的厉害,“三哥,求你别闹了。”

    景从安手上的长剑还滴着血,也不知到底是砍伤了谁。

    景笙下意识把景瑟往身后一护,丝毫没想起自己的手脚并不怎么利索,也没什么防身的武器在手上。

    “我和含玉今日就成亲,往后我的事情,也由不得母亲说了算。”景从安因为见了血,所以一身戾气,像是要和景家断裂关系一样,“你们如此污蔑她,还有良心吗?”

    张含霜看着不远处的景从安,苦笑,“三少爷你说良心?你有良心吗?”

    “你身后的这个女人,她杀了我的父母,还让我丢了清白,把我推入了地狱!”张含霜双眼通红,“三少爷您在战场上多年,可曾见过哪些士兵是怎么对待女人的?”

    张含霜几乎哭了起来,她想起她的母亲在死之前,为了保全清白,直接撞到了那些山匪的刀上,随着父亲一起走了。

    而她因为力气太小,只能活活的被折磨。

    那一日天很蓝,山间却弥漫了一股弄弄的血腥味,每一次午夜梦回,她都会想起那一日头顶上的天空。

    明明是青天白日,却让她冷的恨不得用匕首戳进自己的胸口里,似乎唯有这样才会有半点温暖。

    “你以为她喜欢你吗?你错的离谱。”张含霜讽刺的笑了笑,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手受了伤,继续说,“她只是利用你,你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个蠢货!她怎么可能看的上你?三少爷你真的以为她会嫁给你吗?不会的,她会害死你,再用你的手,害死你全部的亲人。”

    “三少爷你不糊涂,可你却一味的相信自己的想法,你还问良心?”

    “良心这种东西,你有吗?”

    张含霜问了两次,她问景从安你有良心吗?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景从安的确有松动。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含玉突然从不远处站了起来,朝着景从安就冲了过去,“三哥,不要再为我犯错了。”

    她拿起景从安的手,想要用景从安手里的长剑,捅进自己的胸口里,求一个安稳的死。

    可是张含玉方才追着景从安跑了太长的路,再加上她本就是在闺阁里长大的娇弱女子,所以她这一扯只让锋利的长剑,割掉了她的一些碎发。

    黑色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都落下,景从安也立即恢复了理智,“你要做什么?”

    “含玉,你这是要让我心疼死吗?”景从安收好手里的长剑,半搂着张含玉说,“你别怕,我相信你。”

    “即使全天下的人不相信你,可我依旧相信你。”

    景从安看了一眼远处站着人,最后咬牙说,“我现在就带含玉离开,现在她就是我景从安的妻子!”

    景从安说着就要抱着张含玉走,而韩管事和杜柴也赶来了。

    杜柴受了一点伤,脸色不太好,韩文昌更是气的差点拿刀砍了过去。连很久不碰武器的杜毅,都拿起了昔日的长枪。

    就在这个时候景姚氏缓缓地从内室走了出来,她走到景从安的身边,对景从安说,“你今日从这里走出去,往后景家族谱上就没有你的名字了。而我,也不再是你的母亲!”

    景姚氏认真的说,“你想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