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34章:道路

息桐 第134章:道路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陆逊叹了一口气,直接答应了张含霜的请求。

    而作为报答,张含霜也答应陆逊在景家的事情平息后,愿意想办法去回忆父亲曾留下的线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屋子里的人才想起来,当年的张含霜在江南也是出了名的才女,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

    只是张含霜为人低调,处事更是不喜欢张扬,所以久而久之人们也不记得她的才华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子,有着大好的姻缘和未来,却被张含玉亲手毁掉了。

    “多谢。”张含霜跪在景瑟和陆逊的身前,“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景瑟扶起张含霜,安慰:“无需这样。”

    她会帮张含霜,也是想借着张含霜的嘴澄清一切。

    陆逊从紫薇院走出去后,又领着窦渊去了主院,之后再出去采买了一些药柴后,干脆在景家住了下来。

    窦渊因为有伤在身,所以陆逊便替窦渊担下替景姚氏扶脉的事情。

    对外,陆逊也说他能治好张含霜。只是因为景姚氏和景瑟对张含玉了有了防备,所以这消息一直都未曾传到张含玉的耳里,反而是传的满城风雨。

    陆逊敢说出这样的话,又有谁会去怀疑呢?

    梅氏也厚着脸皮来求陆逊替景钟扶脉,可惜陆逊看后只是摇头,说自己也无能为力。

    窦渊已经做的很好了,若换成其他的大夫,这景钟怕是也保不住了。

    梅氏对着陆逊就破口大骂:“我听闻陆家乃是悬壶世家,怎么你就这么心肠狠毒呢?你连张含霜这个疯子都能治,却不能治我钟儿的脸?陆逊,你当真是问心无愧吗?还是你也窦家的那几个一样,偏心紫薇院的那个小贱人?”

    “我告诉你陆逊,你不愿意医治我钟儿,我是绝对会怨你的!往后,你和紫薇院的那个小贱人,谁都别想好过!”

    之后梅氏更是不愿意让陆逊替自己扶脉,怒斥陆逊是个没有医德的小人。

    梅氏的吼的力气极大,惹的跟在陆逊的周妈妈一直皱眉。

    周妈妈这几日听自己的儿子杜柴传话回来说,景从安在马场其实并不老实,几次想要跑回来。若不是杜柴对景从安有防备之心,那么还真的让景从安给跑掉了。

    周妈妈觉得这张含玉当真是个厉害的人,能左右梅氏的思想,能让景从安对她死心塌地,即使丢弃家族里的所有人,也要保护她的安稳。

    “陆大夫您别生气。”周妈妈安稳陆逊,“五太太这阵子,有些魔怔了。”

    陆逊点头,“她是魔怔了,我瞧着她这次落水的事情还没这么简单。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知道她这胎的胎象极其不稳,若是张含玉当真懂医术,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胎有问题?”

    “那日还当真是老天保佑,若不是五少爷及时阻止了含霜小姐,五太太这胎肯定没了。”

    梅氏不止不让陆逊给自己扶脉,连对窦渊都很有怨言。虽然梅氏让窦渊给景钟治脸,却不太愿意让窦渊给自己扶脉。

    因为梅氏从身边的老嬷嬷嘴里得知,这窦渊是窦氏想要说给景瑟的。

    瞧着窦家这段日子的动静,想必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现在,就等着景铁铭回来,把这门亲事给定下来了。

    梅氏理智上告诉自己,景瑟再怎么不被景秉之喜欢,也终究是伯府的嫡女。景瑟若和窦渊成亲,也是下嫁到窦家的,算不得攀上高枝。可是明明知道,景瑟嫁给窦渊后不会碍着她什么,梅氏却依旧觉得生气。

    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和腹中孩子的安全放在窦家人的手上。

    尤其是在听人说:“五太太,你说他们把表小姐关禁闭,还不允许表小姐给你送东西来,是不是怕……”

    “是不是怕表小姐替你扶脉,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表小姐再不对,她昔日也替六小姐治好了脸啊。她也是一心向着太太您的,明明自己都过的那么惨了,却还替太太你铺路。”

    那人还说:“表小姐说她怕是不能报答五太太的恩情了,她回江南后会上山做姑子,替太太和小少爷诵经祈福。她说,太太您一定要好好的,小少爷也一定要好好的,来日伯府的爵位,一定会是小少爷的。”

    梅氏想起这些话,愈发的心烦。

    她怎么肯善罢甘休……可梅氏暂时也没有办法,她总不能冒着小产的危险,从景家悄悄的跑出去,然后回梅家哭诉。

    她现在根本走不了……

    所以,梅氏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陆逊和身边的仆人身上。

    陆逊行医多年,虽称不上老谋深算,可简单的事情他却也看的明白。

    他看明白了梅氏心里想的东西,所以才不愿意和梅氏继续纠缠。

    和一个疯子,没什么道理可讲。

    反而是扮演了多年疯子,为了活命的张寒霜,如今处事卑微的让人心疼。

    陆逊缓缓的叹了一口气,满腔的无可奈何。

    他开始盘算着景铁铭即将回京的日子,总觉得还有些漫长。

    毕竟景铁铭这次回来还带着不少伤势过重的士兵,而且景铁铭自己的身子骨也极差,若是贸然匆匆赶回来,太得不偿失。

    等入了夜后,陆逊在景姚氏的屋子里见到了景瑟和小姚氏。

    景姚氏的脸色虽然不好,却比前几日看着有了些精神,“就三日后吧,把各房的太太都叫到我这里来,有些事情必须要说清楚。”

    “这事我们不能再拖了。”景姚氏说,“等事情处置好,就让含玉跟着陆逊大夫走,含霜的话若她真的清醒了,就让她去南屏庄子上吧。”

    景姚氏对张含霜终究没有狠下心,“这孩子是无辜的,可我……可我却也不能好好和她相处了,就让她去庄子上吧,有什么需要再派人稍信来。”

    “三日后吗?”陆逊闻言有些担心,“可大太太你的身子还很虚弱,我怕你不能再受什么刺激了。”

    景姚氏说:“多谢陆大夫,我已经没事了,这事得尽快处理。不然,我怕拖的越久越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