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33章:她的责任

息桐 第133章:她的责任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陆逊看着张含霜,不由的开口,“小姐需要我怎么帮你?”

    其实这事对于陆逊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需要你告诉她们,我没有疯。”张含霜低着头,一脸歉意,“我为了活下去,伤了窦家少爷,又让景笙少爷被人陷害。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既然是我的错,我自然要出去澄清,我不能一直再错下去了。当然,我也不能因为我看着比常人可怜一些,就借着这些事情肆无忌惮。”

    “景家没有欠我任何东西,我不该连累她们。”

    张含霜怕陆逊不答应,又说,“陆大夫方才问的药方,是真的没有了。当年父亲带着这些东西回来,我因为总喜欢在藏书阁里看书,所以无意间听见父亲和母亲提起过,他说因为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些事,导致这些药方遗失了一些,现在残留下来的都是不全的。不过这件事情外人并不知道,因为外人只要知道,解药还在,就不会再学陈家二爷,人为弄出人间地狱。”

    “后来父亲去世后,张家因为内乱,有人偷走了不少东西。”张含霜说,“张家对外说没有丢什么贵重的物品,但是关于这场瘟疫的记载,却丢的干干净净了。父亲其实把这些重要的东西藏的很好,一直都放在藏书阁里,而藏书阁里除了一些孤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瞧着,这些东西会丢失,其实是这些人一早就计划好的。只是,我却不知道,残留下的半张药方,去了哪里。”

    景瑟琢磨了一会,又从前世知道的信息里,猜出了七七八八的真相。

    她对着张含霜说,“我想,张家会丢东西,应该是内贼。”

    “当年徐州的事情,知晓的人并不少,但是为何一直都没有闹到陛下这里,一是因为陈家家大势大,二是因为姑父的退步。”景瑟苦笑,“姑父只是想解决这件事情,从未想过要和他们争什么,又怕张家为此被牵连,所以选择了隐忍。”

    其实,张鹤卿也有诸多的无奈。

    他即使再有才华,却没有半点背景。

    最重要的是,张鹤卿的身后站了一群人。他不能因为自己想要个公平,而把妻子、孩子、亲人们置于最危险的境地。

    最后张鹤卿没有因为不满,闹出太大的动静。

    但是张鹤卿终究是为官之人,他在退让的时候,势必也警告了陈家人,不许陈家人再做出第二次这样的事情。

    因为景瑟曾听人说,陈二爷有一次喝醉了,曾说要去江南挖坟。

    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有江南的女子辜负了陈二爷,如今想来,陈二爷一直记恨在心的人,怕就是已经入土的张鹤卿了。

    “但是,知道这件事的人终究是太多了,即使陈家不想闹出动静来,但是那些站在陈家对立面的人,肯定想借此闹的天翻地覆。”景瑟继续说,“然而姑父不想配合,他们在无奈之下,只能杀人泄愤,然后拿走这些药方。”

    景瑟唯一不明白的便是,“这人的耐心太差了。姑父并非没有软肋,他其实只要找到了姑父的软肋,或许姑父会点头帮他对付陈家。”

    景瑟琢磨了一会,便想明白了。

    张含玉

    因为张含玉给了这个人更有用的东西,他便愿意舍弃张鹤卿这个棋子,让张含玉拿走药方就行。

    “我若没猜错的话,含玉应该也多次出入藏书阁吧?”景瑟看着张含霜问,“但是在姑父去世后,她去的次数,就少了很多。”

    张含霜的脸色愈发难看,“嗯。”

    景瑟说的没错。

    张含霜和张含玉虽然是双生胎,但是性子却完全不一样。张含霜喜欢安静,常年都喜欢翻阅奇奇怪怪的书籍,有的时候还会在藏书阁里睡着。而张含玉性子活泼一些,更喜欢在外走动,经常跟着张家老太太赴宴,很少会来藏书阁。

    张含玉曾和张含霜说,“我看书就犯困。”

    可是后来张含玉突然变得不一样了,起初对谁都很排斥,很快比从前往外走动的更勤快。

    有一次,曾有人说张含玉在外花枝招展,气的张含霜当时就和这个人翻了脸。

    她妹妹是什么样子,她难道不知道吗?

    直到五月

    他们一家人本打算出游,可是张含玉却突然病了。

    她说:“都是我的错,害父亲和母亲还有姐姐为我担心了。我是真想看看五月的景色,是有多么的好看。”

    “父亲,等你回来就送我一副画吧。”她说,“我会一直放着的。”

    张含玉当时说的极其可怜,又说自己很想看看那边的景色。而且张鹤卿这次出去,也有事要办。

    所以她们没有带上张含玉

    如今想来,当时的张含玉早就动了杀心了吧?

    张含霜捂着脸,想起张含玉曾和自己说,在多年前自己骨子里的灵魂就换了人。可是即使张含玉不是张含玉了,她和父母依旧对张含玉很好,尤其是父亲

    父亲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东西,都拿给她们。

    连张家老太太训斥她们不懂规矩的时候,向来孝顺的父亲都说:“含玉如今还小,喜欢热闹也是小孩子心性。等含玉长大了,就会好了。”

    可是就是这样的父亲,在张含玉犯错的时候,还会偏心袒护她的父亲。

    张含霜想不明白,张含玉怎么下的手。

    “那剩下的药方和记载的东西,都是张含玉拿走了。”景瑟直接说,“若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次想带来瘟疫的人,已经在入京的途中了。”

    陆逊皱着眉头,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谁要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

    若在医术方面,他还能说出几句。可是在这些事情方面,他还当真是不太明白。

    张含霜看着景瑟,而张含霜从景瑟的眼神里,已经猜出景瑟知道答案了。

    景瑟没有提,是因为有些事情不用对陆逊讲。

    陆逊要做的,便是好好的做大夫。

    这些暗处用的阴谋诡计,她来做就好。

    张含霜看着景瑟娇小的身影,难以想象这个和她一样是闺中弱女子的景瑟,是怎么能如此的坚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