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28章:给你最后一次生机

息桐 第128章:给你最后一次生机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张含霜此时已经醒来,但是在小竹林伺候她的婆子,怕她又跑出去伤人,所以直接把她给捆了起来。

    张含霜本就瘦弱,此时苍白的容颜藏在凌乱的发丝中,显得极其狼狈。

    哪怕张含霜的脸沾了不少污渍,却依旧能看的出来,是个清秀的小泵娘。

    比起张含玉,张含霜的容貌更多了一份书香气。

    景瑟的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张含霜也没有因为景瑟的话而抬起头,依旧是一副失神的模样,傻笑着盯着地面。

    “这些年你必定受了不少委屈,也有自己的苦衷。可是,你即使被所有的人抛弃,心里全是怨恨,也终究没有变成恶毒之人。”景瑟说,“若你一心想要陷害我哥哥,那么你应该不会受伤。”

    景瑟看着张含霜带了血迹的裙摆,“你的腿受伤了吧?”

    方才所有人都以为张含霜没事,但是实际上张含霜穿的衣衫是暗色。若不注意查看,很难看出血迹,只会让人觉得是水沾在裙摆上了。

    即使有血腥的味道,也会认为是景笙和窦渊的。

    谁会注意到一个疯子呢?

    景瑟也是入门来后,从空气里弥漫着的淡淡血腥味里,发觉张含霜是受了伤。

    她有些疑惑,她记得哥哥是护住了张含霜,怎么张含霜还会受伤?

    景瑟看了看张含霜的伤口,又想起了前世一件被她遗忘了很久的小事。

    前世的张含霜一直都在小竹林里,后来因为发疯咬伤了一个小丫鬟,这让景姚氏不得不赏了一些药给这个丫鬟。这药叫什么名字景瑟已经不记得了,据说这药在京城里寻常百姓是买不到的,在贵族的府邸内却很常见。小丫鬟有个弟弟刚好需要这药救命,而小丫鬟也因祸得福。

    景姚氏赏赐来治小丫鬟的药,救了这个小丫鬟弟弟的一条性命。

    当时,不少人嘀咕说这个小丫鬟其实被咬的也没那么严重,只是看着流血多而已。

    景瑟当时也觉得巧合,若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她都要怀疑这个人精通药理还会揣摩人心了!

    可这事发生在一个疯子身上那就纯属巧合了。

    很久以后,张含霜去世了,是这个小丫鬟替张含霜办了后事。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当年张含玉苛待张含霜,在张含霜的膳食里经常丢石子和沙。这个小丫鬟看不过眼,会带馒头给张含霜,让张含霜填饱肚子。

    景瑟会记得这个事情,是因为她通过这个事情明白,这世上的人心,并非全都是黑的。

    “我不知道你的苦衷,我也不知道怎么感同身受。因为,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代替另一个人,帮她受苦。”景瑟继续说,“但是你的心里还有善意,你怕我哥哥真的受伤,也怕我哥哥出事。所以明知,你自己受伤不会得到救治,也要替我哥哥挡一些伤。”

    景瑟走到张含霜身前,声音温和,“你别怕。”

    她蹲下身子,掀起张含霜的裙摆,却看见了张含霜那双满是疤痕的腿上鲜血淋漓。

    “疼吗?”景瑟缓缓的叹了一口气,“我晚些会请大夫来替你处理下伤口。”

    张含霜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开始低吼了起来:“啊啊”

    守在院外的闻小月吓的直接跑进来,开口问,“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景瑟站了起来,对闻小月说,“你继续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我的意思是所有人!”

    闻小月不知景瑟到底是怎么了,居然要和一个疯子独处。

    不过景瑟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所以闻小月点头:“奴婢知道了。”

    很快,闻小月又走了出去。

    屋内恢复了安静,留下瑟瑟发抖的张含霜还在努力的挣扎。

    “你别怕,你别怕。”景瑟柔声的说,“那就不找外面的大夫,让二伯母过来怎么样?”

    景瑟想了想又说,“不过你不能再动手了。”

    “窦家的这位三少爷是个心善的人,他替你扶脉后一直想治好你,还费了不少心思。”景瑟说,“无论你有多么难,可是你现在却伤到了他?”

    “表姐,我觉得人再怎么凄惨,也不该恩将仇报。”

    景瑟很有耐心的对张含霜说了很多话。

    她说起了这些年自己的经历,后来又说到了张含玉的一切,更是把这段日子伯府内发生的事情讲给张含霜听。

    张含霜没有再嘶吼,而是安安静静的看着景瑟,眼里却是空无一物。

    “我总想着,你这样的人,不该被困在小竹林里一辈子。可是,你也知道这次的事情,太太再闹下去,你又要被送回江南了。”景瑟犹豫了会,“我想,张家其实没那么好吧?”

    “你回张家后是什么日子,我想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景瑟的视线和张含霜直视:“我知道你也有很多委屈,但是这些事情不是我造成的。现在,你虽然不想犯大错,却依旧伤害到了我哥哥,也伤害到了景家人。所以,我不会帮你留在伯府。”

    “一个疯子,一个会害人的疯子,像是埋在沙里的利刃,随时会伤人。”

    “我不能因为你可怜,就让你用你的悲惨来伤害人。”

    “所以”景瑟顿了一顿,那双黑色的眼眸里,是一片宛若被墨汁染过似的漆黑。即使屋外的阴天冷冽,却依旧能从她泛着寒意的眼里,看到最后一丝属于夕阳的余晖,“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若是你没疯,你就站出来帮我哥哥作证,说明一切。至于你以前的事情,那是你的伤口,我不会去主动打听,但是你愿意讲的时候,我也会倾听。”

    “你不用担心张家人和含玉会害你,他们没有机会了。”

    “但是若你是真的疯了”景瑟站了起来,身上的寒意渐浓,像是要抹杀掉眼里最后的一点暖意,“那你就回张家吧。”

    景瑟在赌,她在赌张含霜还有一点理智。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猜测很可笑。

    因为无论张含霜是真疯还是装疯,这些年被折磨下来,这个女人的骨子里,都是疯子了。

    她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可笑。

    景瑟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见身后一个弱弱的声音。

    她说:“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