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息桐最新章节 - 第111章:入局(上)

息桐 第111章:入局(上)

作者:总小悟书名:息桐类别:玄幻小说
    窦渊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他不似景从安和景笙一样,会考虑更长远的东西。

    这也是为何窦家人要拖延他去太医署时间的关系。

    窦渊还得更成熟一些,明白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

    其实这些年窦渊已经好了许多,也明白说话看场景……可今日不一样。

    他听窦氏提起过,说这些年来景笙和景瑟过的多么不容易,又提起当年景笙生天花的时候,是年幼的景瑟在一侧照顾。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景瑟留了一些病谤。

    景瑟现在不过十三

    可偏偏的,景瑟从未在窦渊面前提起过这些,她总是温和有礼,也不怎么说从前的事情。

    “窦少爷说笑了。”柳妈妈有些疑惑,“这饭菜是小厨房的人特意准备的,怎么会放不该放的东西呢?”

    “你看,这桌上的鱼都是特意从南屏庄子那边运过来的。四小姐和五少爷都很喜欢……说是没什么腥味。”

    窦渊只是冷冷一笑:“再厉害的厨娘做出来的鱼,也会带一股淡淡的腥味,一般人闻不出来,不代表我也闻不出来。”

    “你们做了鱼汤和清蒸鱼,想用这股腥味掩盖放了虾蟹的味道,可是你们怕是忘了,这鱼、虾、蟹的味道并不是一模一样。”

    这些日子,景从安忙着在韩管事身边做事,也听韩管事偶尔提起内宅的事情。

    连景钟这样被娇宠大的小泵娘,都因为窦渊的医术而折服,不敢再说什么话去刺激窦渊。

    韩管事说这事还好是遇见了窦渊,若是换成寻常大夫,那么景钟的脸怕是不止是留印子了,而是彻底的腐烂。

    景从安在战场上多年,见习惯了打打杀杀,自然能想出来腐烂的容貌是什么样子。

    所以在听闻兰草死的时候,他心里只是觉得畅快。

    该死

    这些刁奴。

    “是那几道菜?”景从安自然没想到,兰草的死还不警醒这些下人,“你能找出来吗?”

    窦渊点头,抬手就找了四道菜出来,尤其是最后一道汤羹,窦渊似乎还拿不定主意,还亲自尝了一口才确定下来。

    一桌子的菜,大半都放了虾蟹粉,这是出于什么目的,已经不用询问了。

    “看来,这伯府内有人不想我回来。”景笙苦笑,“我回来之后,又想要我的性命。”

    “前几日是想害桐桐,即使不能夺走桐桐的性命,也要想法设法的毁了桐桐的容貌。我还纳闷,六妹妹再不懂事,也做不出这样狠毒的事情,可现在我知道了……这景家内宅里的根,已经烂透了。”

    这种事情,无论是发生在谁身上,都会觉得太过于恐怖。

    下人们的身契是掌握在家主们的手里,这也等于他们的性命,是家主说了算。

    一般人谁敢忤逆家主呢?况且,即使放了他们出去,他们也未必会过的比现在更好。现在的他们,虽然家人和性命都掌握在主家的手里,可他们的靠山也是主家,有弊也有利。

    现在,这些下人们都疯了。

    景从安没有说话,他想起了前几日曾劝母亲,他说,“母亲应该多歇歇。”

    “我和你说的话你是听不进去的,你也知道我再怎么生你的气,也不会真的不理你。”景姚氏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充满了悲伤,“都说儿女是债,我前世怕是欠了你们。”

    “你现在不懂我说的话没有关系,可是从安你要知道,无论母亲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你不理解母亲,也没有关系。”

    “但是,人自私也该有个度,你自幼生活的锦衣玉食,即使后来去了战场上,可若不是景家的祖辈们,你现在能过的如此安稳?”

    “想想你的二哥,他有多羡慕你。”

    景姚氏一提起景从武,眼泪就簌簌而落。

    在外人的面前,她总是要装作坚强,因为儿子是为国捐躯,是为了保护百姓而死。

    可是,这是她的孩子啊,她十月怀胎又亲自抚养长大,现在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她又怎么不会难过?

    要知道年幼的景从武是最怕疼的。

    也因为景姚氏的这些话,景从安不好再提起要放张含玉出来,私下只能拜托柳妈妈和窦渊帮忙去看一眼。

    他不能再伤母亲的心了,尤其是在看见景姚氏头上的银丝后,他更是不愿意再忤逆景姚氏。

    就在前几日,窦渊曾和他说:“表姑娘什么事都没,吃的好也睡的好。我往后就不再去帮她扶脉了,她终究是个女儿身,我去的太频繁也会被人说闲话的。”

    “而且,从安我也知道我不该多言什么,可这个表姑娘,真没你说的那么纯善。”

    窦渊不喜欢说姑娘们的是非,因为窦渊觉得他的一句话可能会影响一个无辜姑娘的名声,所以谨言慎行。

    若不是真的看不过眼了,窦渊怕是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柳妈妈你说是小厨房的人准备的膳食,可你又说鱼是南屏庄子上送来的。”景笙打断了景从安的思绪,“可是负责去南屏庄子上运东西的人,是杜柴身边的。”

    “杜柴这几日挺忙的,他又怎么知道今日会有果酒送来,而果酒配上这些鱼和菜肴最好呢?”

    景笙低着头,声音低沉,“我和妹妹小的时候,母亲总是和我们说,她信柳妈妈。所以在她离世的时候,她才会对柳妈妈说,让柳妈妈照顾好我们兄妹。”

    “虽然后来我无能,没有护好柳妈妈,让你因为我的原因在外院受了不少的苦。可是柳妈妈,你在外院需要银子、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我又那一次没帮你呢?”

    “我记得两年前你的手生了冻疮,桐桐为了让你少受苦,还卖了她最喜欢的那枚玉簪子去买了二十两银子才能买到的雪玉膏。二十两银子的东西啊,桐桐身为伯府的嫡小姐,也很少会用这些的东西。”

    “所以,她和我又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呢?”

    景笙抬起眼,目光和柳妈妈的视线相接。

    不知道为什么,柳妈妈有些慌了。